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港口の他 作者:洒节操的高二子(下)

字体:[ ]

第96章 8:2——2:8
  御三家发展至今, 早已不是嘉仁天皇在位时那样、只打理自己负责的一片领域了。
  和真·单纯的有钱大佬铃木财团不同,从商的赤司征臣作为「非时院」的一员,早已迈进政治的领域。
  从政的日本名门须王,早就以金融产业为基础, 扩展到各个层面, 当代的当家须王让就是樱兰财阀的掌权者。
  是的,须王家掌管的财阀没有冠上须王的姓。主要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半世纪以前的须王家光靠从政已经过不上奢靡的贵族生活了, 所以就偷偷背着天皇做起了生意。
  生意起步阶段, 同为御三家的赤司和国常路也帮了不少忙, 不然单纯的一个政治官员要达到须王家现在的高度, 难度比地狱级别还要高。
  又因为国常路大觉继承了黄金之王的使命,拒绝了野心勃勃想要控制德累斯顿石板的家族老狐狸,国常路大觉和当时的国常路家主几乎撕破了脸。
  家主经过几代更换, 才终于上来一个看清局势的小辈, 主动归属了黄金之王, 决口不提黄金之王与国常路家的联系, 和国常路大觉井水河水分得清清楚楚, 甚至有隐隐伏低之意。
  家族已经让步,国常路大觉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 御三家继续为国家侍奉着自己的力量,只是对象从天皇变为了黄金之王。
  现在, 坐在黄金之王私人房间内进行会谈的, 就是赤司征臣与须王让。
  轰乡给了国常路大觉明确答复, 并在之后的半年表现一直很优秀,还代表国家出战U-17世界杯比赛,赢得了冠军。
  是的,国常路大觉把轰乡的比赛结果当成了青年主动递出的一个信号:
  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上任。
  在U-17集训期间,轰乡白天夜晚都忙得很,训练学习俩不落,黄金之王看到了这个继承人充分的认真态度,觉得是时候给自己的继承人一点保证了。
  第一步,就是对外宣布继承人的身份。
  从遇到轰乡起,已经过去了六年,磨了这么久才让当初冷漠的小少年答应,国常路大觉在得到对方准确回复的时候就恨不得从港黑把人抢过来。
  因为一直关注着轰乡,国常路大觉当然知道今年新晋前一百的「森和会社」的社长就是港黑首领森鸥外,他就是故意放他进来的!
  不过,安保情况他早就吩咐下去要加强,多位「兔子」盯着森鸥外,一半多的军警都混在港黑首领所在的晚宴会场内,绝对不会让他搞处什么幺蛾子的!
  “老来得子”,得的还是个优秀的子,经常和黄金之王见面的财阀世家都已经从本人的口风里得到一点消息了。
  赤司征臣和须王让便是其中之二。
  赤司家的儿子自幼便优秀,当时征臣的爱妻诗织还在世,想和儿子多相处一会,不愿将幼子送进「White Room」,征臣便答应了她,可相对的,在家的征十郎也会受到严格的教育。
  须王让和妻子是政治联姻,彼此之间并无感情,两人结婚多年一直无子。
  ……不用说是这两人了,国常路大觉几乎是每见一个人都会问候一番对方的儿子,再暗示一下自己有个很优秀的继承人。
  “……”所以那个继承人到底是谁啊!
  黄金之王:嘿嘿,等和晖拿着奖杯回国再说~
  在宣告前的几小时,国常路大觉还是没忍住跟赤司征臣和须王让唠起了嗑。
  有了继承人=离退休不远了
  黄金之王最近的行为很不黄金之王,但赤司征臣和须王让居然都有点习惯了。
  看着最近活泼不少的黄金之王,赤司征臣无奈的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还不让我们知道吗,御前。”
  “你们马上就知道了!”
  哼……要忍住!等会放一个大招吓死他们!
  聊到正是兴头的时候,桌上的私人手机响了。
  ……嗯,黄金之王也是要与时俱进的,比起城外狼烟飞鸽传书侍从传话……还是手机联系来得快和方便。
  知道这个私人号码的人,都知道黄金之王今日的行程,明知道还来打扰,证明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看到来电显示后,老者明显很惊喜,灰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按下了接通键。
  只是一个“喂”都没说出来,对方就说了一个长句,令国常路大觉连好好问候话都来不及说。
  「喂,你先派几个人去后舱、瞭望塔、驾驶室、管制室看看……不要普通的军警和非时院,叫上[兔子]。」
  被侵入了,警卫怎么回事?
  ……好像都被他下令去盯着森鸥外了。
  黄金之王是个很明事理的人,略微的惊讶后很快就猜到了大概情况。
  “老朽——”明白了。
  电话那头的人再次打断了黄金之王的话,「那个啊,我犯了故意伤害罪,你派个军警来逮捕我一下。」
  “……和晖君。”
  「恩?」
  “你在哪里。”
  「就在这里……」
  听到对方还在船舱外,国常路大觉揉了揉眉头,“你先回船舱,我派人来接你。”
  挂了电话,黄金之王迅速恢复成了黄金之王的模样,干脆利落的下令,又让瞬移「兔子」去把和晖接过来。
  见国常路大觉开启了「王权者」模式,赤司征臣与须王让对视一眼,开始品茶看海景,把自己当木头人。
  再后来,瞬移「兔子」领了四个人进来,其中还有自己的儿子。
  赤司征臣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儿砸你怎么回事?
  金发青年并不认识那两人,就无视了他们上前一步,快速的将自己听到的CAT情况简略的告诉了国常路大觉。
  黄金之王重复了一遍,“猫?”
  “他们是这么互相称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