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番外 作者:柿原纯

字体:[ ]

 
  备注:
  和恋人分手后司凝夏情绪失控,在买醉的路上出了车祸,灵魂剥离了身体。
  葬礼那天夜里,她看见冷听然抱着自己送她的猫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落泪。
  重来一次,司凝夏回到五年前,她强迫冷听然跟自己交往的第二天。
  冷听然本该是厌烦她的,可当她提出分手时她又拒绝了,看她的眼神还越来越灼/热……
  微博:柿原纯
  扫雷:
  同姓可婚背景
  甜美富二代受X影后宠妻狂攻
  双重生,主受HE,1V1,先虐后甜
  攻受前世都只有彼此
  作者文盲,可能会写成渣攻贱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凝夏,冷听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其实前女友很爱我。
 
  作品简评
  和恋人分手后司凝夏情绪失控,在买醉的路上出了车祸,灵魂剥离了身体。葬礼那天夜里,她看见冷听然抱着自己送她的猫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落泪。重来一次,司凝夏回到五年前,她强迫冷听然跟自己交往的第二天。于是她主动提出分手,可冷听然本该是厌烦她的,当她提出分手时她却拒绝了,看她的眼神仿佛换了一个人。
  过程有些纠结的重生破镜重圆文,讲述女主因为不平等关系和各种误会而让自己陷入绝路,最后将事情解释清楚,和前女友结婚,让上辈子彼此都遗憾的事得到完满的故事
 
 
第1章 
  内装易燃货物的卡车出了事故。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几乎要响彻整个城市,熊熊的烈火快将天空都染成橙红色,周围全是哭嚎与消防车鸣笛的声音。
  司凝夏漂在空中,之所以说是漂,是因为她感受不到大地的重心。
  她茫然的看着被撞得稀巴烂的宝马i3车内满脸是血的女人,刺眼的红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出,身后的火已经蔓延到这边,甚至烧到了她的身体,可她感觉不到丝亳痛苦,耳边却能听见火在烧的声音。
  那个满脸是血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朦胧中,她想起一些事。
  她跟冷听然又吵架了。
  哦,与其是吵架,不如说是她单方面的耍泼。
  她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是司凝夏的发小兼闺蜜,对方远比她善良得多,这句话是冷听然对她说的。
  听说她们在一起了。
  就在刚才,两天没有回家的冷听然在进家门之后没吭过一声。一句解释也没有,从她眼前经过时甚至不屑于给她一个眼神。
  即使是骗她,她也懒得装。
  司凝夏一团火忍了两天,当场跟她吵了起来。
  她和大多婚姻不幸的妇女一样,多疑,无理取闹,只能以胡搅蛮缠来博取对方一丝关注度。
  这种手段一旦用多了,就不受用了,并且适得其反。
  司凝夏每次闹情绪,冷听然都是冷眼旁观,一个字也不说,而她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痛又不痒。
  又一次的独自发泄完,她情绪失控的抓起钥题从家里跑了出来。她找不到人诉说,这几年来为了守着冷听然,她除了纪初竼,几乎没有朋友。
  而最后,这个她认为的朋友,闺蜜,发小,将她最心爱的人抢走了,亳无保留的抢走。
  心脏像被千万根细针扎着,抓不得挠不得。
  开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司凝夏和前面的车追尾了,狠狠的撞了上去之后她还没缓过神,她的车再次被人从后面狠狠一撞,车子被前后撞得变形,她被夹在中间,额前撞出一个大大的口子,血就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她好像是昏过去了。
  可又清楚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不是主要的追尾导线,在她的前面已经有至少七八辆车撞在一起了,她的后面还有三辆,连续几次的灾难姓撞击,她的车门被撞掉了下来。
  迟迟没有人救援,很快她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天亮了。
  现场暂时得到了控制。
  她的尸体终于被消防员抬了出来。
  血已经凝固,那张昔日她引以为傲的脸此时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他们从她车上找到沾了血的驾驶证,确认她的身份后,登记离开。
  还有太多跟她一样在这场事故离开的,哭嚎声比事故发生时更多更大声。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尸体旁边,从茫然慢慢到接受。
  她死了。
  冷听然终于可以光明证大的和纪初竼在一起了,也没有人再强迫威胁她。
  皆大欢喜的结局。
  临近中午时分,司博夏来了。那个疼她入骨的哥哥,此刻神情悲痛欲绝,签认领书时的手在发抖,之后默然领走了她的尸体。
  她跟着车回到许久没有回去过的司家,最爱的母亲无力的瘫在沙发,从小把她捧在手心的父亲双手合十,手肘放在大腿上,似乎很久没有休息,不知什么时候头顶窜出几根白头发。
  她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父母真的老了。
  司博夏跟张姨说了句话,张姨匆匆进了厨房一趟又出来,手里多了一杯水。
  母亲拒绝张姨的喂水,手一挥将水摔在地上,玻璃杯应声碎了。
  就像她今天开的车子一样,被砸得稀巴烂。
  也许是想到她的惨状,母亲突然双手捂脸,哭得像个孩子。
  父亲垂着头,大手搂住母亲的肩,母亲无力的靠在父亲怀里,没一下鼻子便哭得通红。
  她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冷听然没有出现。
  纪初竼来了。
  端庄优雅的自然直发很符合她的气质,今天规规矩矩的扎起了低马尾,耳边别着小白花,全身穿着死气沉沉的黑色西服,全素颜的眼睛通红,鼻尖也没能幸免,看起来十分伤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