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万丈红尘之轻 作者:四百八十寺(下)

字体:[ ]

 
 
第72章 回声也许与这世界和解的第一步就是重……
  明逾等到了中午, 陈西林等到了中午后的两小时。多出来的时间是时差。
  明逾的对话框停留在王祁的问题:在q基金下午的董事会前, 能否听听自己对于wm的看法?
  陈西林记得明逾上午有个会。她坐在酒店房间里,梳洗完毕,空调机的风“呼呼”地吹着, 带着某种动力不足的琐碎杂音,像感冒的病人。
  还有两小时董事会开始。
  她说过要打电话给明逾,可回了酒店, 洗了澡, 洗了头发, 喝了咖啡, 换了衣服, 化了妆,听了空调机的奋力低吼, 她又觉得没那么必要了。
  可她又想,王祁都告诉明逾了。
  王祁可没告诉, 明逾不再回复,王祁便也不再追问,反正陈西林说她去打电话,那就让她解决了。
  餐盒里的绿色罗勒叶在意大利醋酱中泡久了, 蔫蔫的, 明逾还是决定给王祁回一封简短的邮件, 回答他上午问出的问题,毕竟是公事,她不习惯不给答案。
  你好, 王先生……
  她一丝不苟地敲着。
  手机震了震,她没想管,有时候现代通讯工具那无孔不入的打扰让她厌烦。给王祁的邮件早在刚刚罗勒叶还是碧绿色时就想好了措辞,手机一震,分了神,她有点迷失。扫了眼手机屏,是那款聊天软件,是……
  她抓过手机,解了锁,是不是这一上午想了太多遍,视觉不诚实起来?
  视觉是诚实的,发讯人正是陈西林。
  ——hi,冒昧打扰,如果方便,请问可以通个电话吗?
  打扰吗?方便吗?可以通电话吗?
  好像答案都是yes,自成矛盾体的yes,明逾突然不知道怎么回,怎样显得既不会太过期待,又没有往事情绪的痕迹。
  大概过了五分钟,她回:hi,you may call +31(0)xxxxxxxxx, ext. xxx.
  特别公事公办,给的都是公司及分机号。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拨这个分机不用经过秘书,明逾自然也不会那么刻意让她经秘书转接,她提起话筒,还是用了中文:“喂?”
  对方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柔:“hey,是我。”
  “hi.”
  “谢谢你向我们推荐wm,我看了你写的举荐信,非常详细。”
  “不用客气,希望是一件双赢的事,你们和wm。”
  电话那头顿了顿,“你知道建房是‘珍奇岛’项目中比重最大的一块,对基金会来说意义非凡,所以谢谢你给我们机会,能在电话中具体聊一聊你对wm的看法。”
  明逾将面前显示器上那封给王祁写到一半的邮件逐字删除,陈西林听到轻轻的敲键盘声,很轻,又很单一,她也就凝神听着。
  “wm的话……黄达开和我们合作多年,他们的产品与服务质量都还是不错的,fates能一直与这样一个当地品牌合作,一定是一种肯定。”明逾缓缓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难民城是一个大工程,不瞒你说,我会有些担心他们的实力,据我所知,fates鲜有与wm合作大规模建筑工程的机会。”
  “你说得对,fates基本上只与wm合作过现房安置项目,我们不需要做建房这一项,我不知道wm有没有向你们提交其他与他们有建房合作的商业伙伴的举荐信。”
  “有,但没有像fates这么大规模的公司。”
  “可以理解……”明逾把玩着手里的笔,陈西林的电话打来,就和给王祁写那么一封滴水不漏的邮件不同了,她究竟该把话说多透?陈西林究竟对自己的话加了多少度的滤镜?甚至有没有加滤镜?举荐wm纯属商业行为,而这通电话,究竟是私人,还是商业?
  “wm的合同执行力还是不错的,前面我也说了,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质量我们是满意的,也许在这个工程上,他们欠缺的是做大工程的经验,这个你也一定想到了,就看你们的权衡,价格、沟通,等等,权衡之后你们觉得什么更重要。至于行业道德这一块,他们可以把事情做得很滑头,我见识过,但所谓‘无商不女干’,还是看你们能否很好地把控他们。我个人还是相信wm争取这项合作的诚心,毕竟这给他们带去的不光是利润,还有声誉。”
  陈西林消化着这些话,她知道,也许明逾能说的就是这些了。
  “好,我明白了,谢谢你。”
  “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谈话眼看进入了尾声。
  “哦,王先生也有给fates寄来善款申请信。”
  陈西林听到这里,顿觉尴尬起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没事,其实这对fates来说是个机会,马克有跟我提过,他们会与你们跟进的。”
  “好的,谢谢……”陈西林站起身,看了看表,阿巴度还有十五分钟就来接她去开会了,“阿姆斯特丹……”她说了这几个字便停住了,几个月来,这个名字在她脑中过了成百上千遍,今天却真真切切说了出来,仿佛每个字都承载着一段艰辛的旅程。
  “阿姆斯特丹……”不知为何,明逾跟着她低声重复了这个名字。
  陈西林眼眶热了,“你在那里还好吗?”
  明逾却不知如何回答了。
  很莫名的,她突然想起陈西林的一句话:来路尚可寻到,归途也还远。
  而紧接着这句话的是:“我在这里陪你。”
  她终究食言了,明逾却微微一笑,“挺好的,你呢?”
  陈西林在刚才的那个停顿里绷紧神经,现在被这个冷漠的回答击败。
  回之以同样的冷漠,那很容易,但她明明有些温度,想要传导给对方,又生怕显得轻佻,毕竟,说分手的是自己。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