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每天都在逃离霸总 作者:明摇(上)

字体:[ ]

 每天都在逃离霸总
  作者:明摇
  宋絮棠时运不济拿错女主剧本,家道中落,遭人诬陷,为了一部戏的选角,被人送上不可一世的前女友越氏总裁的床,彻底沦落成可怜的金丝雀,每天想方设法感化她,成功进军娱乐圈。
  谁知没多久,她发现自己怀了越大小姐的孩子,为了保命,唯有剑走偏锋,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
  多年后。
  宋絮棠参加明星座谈,端庄优雅,身材纤细修长,身边竟然带着位稚嫩可爱的女娃,瞬间吸引众人的视线。
  主持人羡慕嫉妒恨 : 宋小姐跟夫人真是鹣鲽情深,怎么不来参加这次座谈。
  宋絮棠微微一笑 : 抱歉,孩子她妈已经去世多年。
  越白氲:???
  主持人:???
  众网友:???
  芳心纵火大小姐·宋絮棠X人美心野有病女财阀·越白氲
  Tips:同性可婚,本文有狗血,甜度度70%
  女主不走心,追妻火葬场
  文明看文,谢绝人身攻击,爱你们~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絮棠,越白氲 ┃ 配角:接档文:伪装丑女[穿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感化霸总
  立意:女主决定生个孩子促进感情。
 
 
第1章 火花
  H传媒大学开学半个月不到,刮起一阵八卦疾风。
  论坛一水的今日要闻帖子,学员们都在看热闹。
  惊天大消息!
  传媒系的系花宋絮棠,与刚获得娱乐圈新秀的徐安娇发生不名争吵,宋絮棠没能耐住一身高贵大小姐的脾气,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的赏了她一巴掌。
  徐安娇当场哭的梨花带雨,惹来不少心疼的视线,加上她纤弱柔软,犹如一朵随风摇摆的娇花,更是获得一堆同情心泛滥的观众。
  这件事半天里搞得腥风血雨,众所周知。
  有人说,宋絮棠完了,徐安娇是越氏总裁越白氲带出来的女人,动了越白氲的人,不死也重伤。
  香城之都,越家乃名门世家,经历过风雨动荡,几代更替,由年仅二十五岁的越白蕴一手撑起。
  越氏为多元化涉足娱乐圈、金融、商业等多个领域的资本集团,与当今江氏朝相辉映,无人敢惹的女财阀。
  这个神秘的女人据说极其护短,尤其自己的人,谁敢动准弄死她。
  宋絮棠在系里出了名的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说其是大小姐也不为怪,宋家还未破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没有干过,纤若笋尖的玉指仿若雕刻的工艺品,玉肌冰骨当真将她的美刻画的淋漓尽致。
  不甚昏黄的角落,无人问津。
  从窗外瞭望,残阳泣血。
  宋絮棠泼墨的长发散在细瘦的背脊上,一双漂亮的小挑眉微微低伏。
  浮光暗影间。
  她独自一人安静的坐在教室一角,粉软的唇瓣含着温热,脑袋懒懒抵着座椅,安然自若的拿着手机刷微博,察看近期热搜。
  新闻停留在昨天吵得热火朝天的凤凰男搭档,这热搜都明晃晃的火了两天还没捻灭。
  娱乐圈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进去了想出来也难。
  宋絮棠垂下黑密密的睫毛,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钱财奔波,涉足浊世,拗着心思闯进她从小不屑一顾的圈子。
  自从宋家破产欠下高额高利贷,不少债主每个月都会上门讨债,日子无法安生。
  宋家是她一直默默守护的地方,那里囊载着她从小到大的回忆。
  如今过得越来越贫瘠,身上所剩全无。
  手机倏然响起,打破片刻安宁。
  她双目流转,狭眼亮起的屏幕,犹豫几秒。
  手指拨开接通键。
  态度温软:“你好,刘姨。”
  电话一端的女人,声喉开亮,话语带着几分不解说:“宋絮棠,你确定要进娱乐圈?”
  女人是她妈妈生前的密友,宋絮棠见过很多次。
  想到她是娱乐圈某公司经纪人,由衷的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帮助。
  宋絮棠轻声说:“刘姨,我现在什么情况,你应该清楚。我很缺钱,想挣钱将债清掉,拜托你刘姨。”
  刘珊寻思半秒,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情,花开的年纪也不容易,何况她知道宋絮棠相貌在娱乐圈肯定吃的开,这等绝色,多少老板抢着要这等姿色。
  她想了想,笑说:“以我跟你妈妈的交情,我肯定帮你。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发一份简历给我,我会尽快给你安排。”
  “好,谢谢你刘姨。”
  “还有。”刘珊停顿了一下,“你自己做好准备,多少人想进娱乐圈,你现在也不是那个宋家大小姐,脾气该收一收,你跟路边那些一抓一大把的路人甲没有区别,想要进这个圈子,重要的是让人记住你的第一印象。”
  “我明白。”宋絮棠忍住性子,现在她在求人,奈何要学会低头赔笑。
  今天她打了越白氲的人,有七分私人恩怨。
  若不是徐安娇抬出越白氲的名字,她都快忘这个女人是谁。
  昔日穷的身无分文,苦苦追求自己数月的女人,结果在宋家没落,灰姑娘越白氲摇身变成越氏集团总裁。
  让她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她挂断电话,嘴角的笑意缓缓淡去,收拾着书本,准备回住处。
  十月份的校园蝉鸣啾唧,天空一片蔚蓝,迎合着醉醺醺的清风,拂去身上的躁意与潮汗。
  椭圆的花圃蝴蝶飞舞,百花香萦绕在空气中。
  她穿过梧桐树,走在林荫间。
  转而走来一位戴着墨镜的男人,越看越觉得眼熟,越看越是诡异。
  这人……不是越白氲身边的管家?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