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景色无端+番外 作者:顾大叔

字体:[ ]

 
 
文案
魂穿的神医顾衍卿遇见了长相绝色的小攻,
在你来我往之间彼此有了不正当的关系,然后处着处着就变得狗血了~~~
正文已完结,偶尔会修一下文中BUG,
作者智商不够,有江湖,写不了阴谋恩怨,有宫廷,写不了深宫争斗,有君臣,写不了勾心斗角...
总而言之就是简单的相遇,简单的困难,简单的离别,简单的结局
 
内容标签:生子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衍卿,玄凛 ┃ 配角:墨迹元,红倩 ┃ 其它:人多
 
 
 
  ☆、雪
 
作者有话要说:  先说明,我对于人物的描写不好,所以请不要介意,更新也会很慢。。
  是冬天,下着雪,满地的白,刺得眼睛直疼。沁雪的天气一向是飘着雪的,只是不知这镜良国居然也有那么大的雪。
  “诶,这怎么又下雪了呀。”一个穿着粗制的棉衣的男子,有些略显年老的脸,抽着烟,驾着马车,还不住的感叹到,因为这马车实在走得太慢,那车中的人,掀开了帘子,一件蓝色的丝绸长衫,领口是暖和的绒毛,一头黑色的长发,整齐的披在肩头,有些过于白似凝脂的肌肤,微挺的鼻尖,唇红齿白,倒是那双眼透着些什么,他温柔的笑着,那老汉一见他出来,连忙阻止,
  “公子,这可使不得,外面冷得很。”
  “没事,看来这马车是不能走了,我还是走着去吧。”老汉被吓了一下
  “公子啊,你不知道啊,这几天雪特别大,听说还死了人呢。公子是盟主的客人,我可不敢让公子出什么事啊。”此时,男子早已下了车,踏入雪中,才发现这雪深得很,过了脚踝,微皱着细眉,而老汉早就快急死了,看着男子越走越远,老汉忙下了车,正欲追去,却不想被几个黑衣人拦住,老汉一见是自己人,也安下了心,于是几个黑衣人一到追了进去。老汉转过身,抽了一口烟,叹了一声“也不知他们还能不能回来。”马车朝着另一条路而去,比起先前的速度,此时的马车十分快,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车痕。
  蓝色的长衫上,已经沾满了雪,呼出的一口气,也能很快的化成浓霜,要不是自己在沁雪住习惯了,现在应该早就冻死了吧?雪地上是一串脚印,每一脚都踩得很深,甚至可以看见雪下黑色的泥土。而无论走了多少的路,眼前总是一片的雪白。
  “啪!”那几个黑衣人终于熬不住了,从树上摔了下来。男子看了一眼他们,之后深深叹了口气,男子将几人拍醒,示意几人跟着自己,便一起前往目的地。几人兜兜转转总算是到了那栋高大而华丽的山庄前。
  门前守着的几个侍卫一见那些个站在男子身边正冷得发抖的正是自家的高手级别的人物,再见男子,虽也站着,却是面色如常,并无不妥。几个侍卫就有些觉得丢脸,但心中也多少有些清楚此人的身份。于是就连忙上前将那男子扶住,带进了前厅,那几个黑衣人也被人领了进去。天依然下着大雪,只是似乎小了点。
  男子被带进了前厅,那大堂上正坐的一个男子,穿着青色锦衣,剑眉鹰眼,却笑得花枝乱颤,倒是少了几分冷酷,多了些许柔美。
  “顾兄?!你这是怎么了?”那剑眉鹰眼之人忙下了坐,上前扶住他,一扶才知,这人的身子冷得很。
  “顾兄发生了什么?”顾衍卿坐了下来,换过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道
  “盟主这次找我来,可是为了这雪的原因?”
  “雪?雪怎么了?”对方不解地问,顾衍卿一愣,咳了两声。那人马上为他顺气。他挥挥手。
  “罢了,你找我来究竟是为何事?”顾衍卿正色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病了,想请顾兄看看。”顾衍卿挑眉。
  “这人有病你就去找大夫,找我做什么?”那人笑的谄媚,道:
  “诶呦,顾兄不是号称神医吗?况且,我也找过大夫为他治疗了。只是没有人治得了,若不是有人和我说这沁雪有个顾神医,我到现在怕还是不知道顾兄还会治病呢!”见他笑成这样,顾衍卿还是答应了下来。
  “走吧,带我去见那人。”顾衍卿站起身,身体已经恢复了。于是武林盟主墨迹元狗腿的替顾衍卿带路。
  盟主府从外面看只会觉得和普通那些高官贵族的府邸差不多。但只有走进去的人才知道,里面绝对的庞大。此时他们正在一条小路上走着,两边种着红树,现在血红的树早已被雪覆盖的白色了。倒是这小路上不沾一点雪,顾衍卿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墨迹元,墨迹元笑道
  “怎么几年不见,未到我府邸,倒是把我这府邸的位置给忘了啊?”顾衍卿这才算是回过神来,这府邸所建在的地方,是一座火山,所以它的底下是热的。顾衍卿轻轻叹了口气,道
  “盟主可知这雪为何下的如此之大?”
  “诶?不是因为现在是冬天吗?”墨迹元一副疑惑的样子,顾衍卿倒也是习惯了,无视他的脸
  “这雪快大过沁雪的雪了,莫非你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墨迹元停下了脚步,脸部也恢复了正常,于是看着天空中不断落下的雪,道
  “自然是觉得奇怪,只是我的事实在太多,在加上这制雪一事本应该是朝廷的人管。”
  “你不管吗?这不是普通的雪患啊。”顾衍卿有些疑惑了。
  “呵呵,顾兄,想我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为国为民,赤胆忠心。。。”
  “所以呢?”在墨迹元讲的激动的时刻,顾衍卿有些无奈的问道,墨迹元瞪了他一眼,说
  “所以我请你来救人啦!”顾衍卿不问了,于是三人又走向小路的深处。
  小路虽然七拐八弯,倒也算是还好,不过一会也就到了。那是一栋大院,门外把手着重兵,此人身份定然是不简单。顾衍卿在心中暗想。墨迹元变回了面瘫,走上前,几个侍卫一见是他,忙行了个礼,便给他们让了道。由墨迹元带路,他们走到了门口,墨迹元直接推门而进。里面有不少侍婢,一见墨迹元,也都行了礼出去了。 床上躺着一个男子,有些凌乱的长发落在床榻上,刚被侍婢掖好的被子,又被他掀开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亵衣,胸口落处大片白色的肌肤,眼角有些雾气,呼出的气也时浅时深。那一张脸,微微涨红,有些冷冽。苍白的薄唇,不自觉的透着痛苦的气息。墨迹元上前,温柔的为他盖好锦被。显然此人是不愿意盖上的,纤细的胳膊伸出被子想要拉掉,墨迹元无奈的看了眼顾衍卿。顾衍卿虽也有些意外,墨迹元对待这个少年的态度实在是太好了,但还是走上前,示意墨迹元先离开。
 
  ☆、蛊
 
  “顾兄,小凛他怎么样了?”见顾衍卿出来墨迹元就上前询问,顾衍卿想了回答道:“不是什么大病......就是中了蛊。”墨迹元本来一听前面的话心中一松,再一听他大喘气之后的话差点没想当场揍他。
  “是什么蛊?严重吗?有得治吗?能不能好?会不会有什么影响?...”顾衍卿无语然后摇头。
  “他的蛊叫血蛊,以他身体中的血液为食,这事得种下蛊的人来解,找我没用。”
  墨迹元急了,想抱人家大腿哭吧,又怕他讨厌,诶~~就在墨迹元还在郁闷时,顾衍卿开始回想刚才的事
  那小孩并不乖,墨迹元一走,他就被那人掐着脖子,那人眼里满满的杀气,顾衍卿叹气,也不管自己娇嫩的脖子,抬手替他把脉,明显感觉脖子放松了不少,就开始认真看病。整个过程就这么安静而灵异的展开,谁也不说话。等顾衍卿确定了,脖子也就解放了,小孩也是朝里头埋头睡了,顾衍卿很是郁卒。
  “老爷老爷,不好了!!这城外方圆几十里地全部被大雪覆盖,城里头的百姓出不去,城外的进不来啊!”老管事的驮着老腰匆匆忙忙的进到大厅之内,彻底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回忆和郁卒。
  墨迹元和顾衍卿一听这事,都皱着眉。
  “顾兄看这事是为何?”顾衍卿也不答,思索了会,然后迈步出门,盟主府外早已是大雪纷飞,地上的雪都快过膝盖了。
  “墨兄,现在虽是入冬了,可如此大的雪不知墨兄可曾见过。”顾衍卿问的不经意,也没看见墨迹元眼中露着的杀气,不过也只是一瞬的事。两人关系也算不上有多亲,只是顾衍卿在去年的盛夏不巧救了此人,本来只是收钱救人的事,此人却偏偏身份不一般,给了钱,还留了姓名,若早知会有此事,哪怕给他一万两黄金他都不干。
  “倒是有过一次,那次也恰是小凛生辰。”
  “看来此事与小公子所中的蛊有关。”顾衍卿轻叹,那人倒是个美人,只可惜,也活不久喽。墨迹元听那称呼倒也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己什么也没告诉人家的。
  墨迹元不说话了,他是知道的此事和玄凛的病是脱不了关系的,只是,这病由还不可细说,真是难办。
  “那顾兄可有什么妙招?”不得不说,他墨迹元绝不是什么好人。
  顾衍卿抬眼望了望那男人一眼,那人生的就一副奸相,此时一见什么小打算都是表漏无疑,顾衍卿本不是多言的人,只是看着那人,还是说了一句
  “墨兄还是小心些,那虫蛊指不定专挑些心跳的勤劳,脑子转的迅速的小人寄生。”说这还用一种‘我什么都知道’的眼神深深的看了眼墨迹元。墨迹元一时无语了。
  “墨兄,我们去城外看看吧。”墨迹元回过神来,点头,在不去想别的了。两人带了几个家仆便悠悠的走去城外了,墨迹元披了件深灰色的貂皮外套,身子一下子比顾衍卿高了许多,顾衍卿郁闷了。也不说话,接过家仆手上的外套就出去了,墨迹元跟在后头,城中很安静,因为大雪的缘故,偶有几人出来采购些食材什么的。城门是关着的,顾衍卿看了看高高的城门,然后抬脚,打算去城楼上看看,一伙人登上城楼,在看城外,都是一愣,果真是方圆几十里都被雪覆盖了,毫无人烟可言。倒是不得不说,此景极为壮观,放眼望去一片雪白,高大的树木还能看见,矮小的早已是尸骨无存了。
  “不要盯着雪看,对眼情不好。”顾衍卿出声提醒,几人也不再感叹
  “墨兄可觉得有些怪异?这雪再大,生物总还是有的,只是现在,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景象,我要是没猜错,你们惹到的人请了个好帮手,此人对蛊极为擅长,此景也应是那人用蛊所致。”
  “又是蛊?!”墨迹元纠结了,正想问有没有解决方法,就见顾衍卿在一个家仆身上抽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条,墨迹元一愣
  “顾兄,你这是?”
  本来如此冷的天气,手流了血,血只怕会结冰,只是那血却新鲜的很,竟是一直不断的留下。
  “顾兄...”墨迹元上前想阻止,却见顾衍卿摆手
  “去找些火来。”几个家仆看看自家老爷,老爷点点头,就去找火了。
  “顾兄,你难道是在用自己的血引那些蛊出来?”顾衍卿不说话,然后伸手捂着他的嘴。只见那白色的雪地上,有细细麻麻的红色点点向这边爬来,看的墨迹元一阵鸡皮疙瘩,那蛊可真恶心。再近些时才算是看清楚,那些个虫蛊,和现在的虫子差不多,大小就要小得多,通体呈红色,很多很多,密密麻麻的,看着就觉得恶心。
  “他们有没有找到火了?”
  “来了来了,火来了。”几人手上都有火把,顾衍卿松了口气。那蛊虫已经爬上了城墙,一点点的舔着顾衍卿落下的血。
  “我们下城楼。”
  “你要把这些东西引到城中?”
  “如此才可一网打尽,放心,它们喜欢的是血。”
  几人走下城楼,在城门旁的地方停下。蛊虫们走的不慢,很快就来了。几个家仆一见这种恶心的东西,也是一阵阵的鸡皮疙瘩。随后的事并不难,因为蛊虫嗜血对其余的人倒是并不在意,只是一个劲的靠近顾衍卿,所以其余的人将那堆密密麻麻的蛊虫包围,然后扔火把,然后就传来了一阵阵清脆的爆裂声,以及一股浓浓的烧焦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