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渣攻报复计划[重生]+番外 作者:柚子猫(下)

字体:[ ]

 
    
第60章 
  第六十章
  气氛几乎是在一刹那开始诡异了起来。
  而苏净丞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再也没能说出口。
  他顺风顺水的活了二十八年,说出的话虽然不能说是别人口中的金科玉律,却也是信誓旦旦,趾高气扬。
  他如何能说出口。
  当着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甚至还不能称为真正称为男人的年龄的情敌,而对方却能正大光明的站在沈灼身边,亲他吻他,抱他爱他。
  这显得躺在病床上的他多么狼狈。
  苏净丞听到自己连声音似乎都在抖,他咬着牙,声音却依旧带着沙哑。
  “你们……在一起了?”
  这句话良久都没有得到回答。
  从刚才许一走进来之后沈灼的视线就从苏净丞身上移了开来,他显示抬起腕上的表看了看时间,接着便被许一抱了个满怀。
  不知道是不是病房里的气氛太过于压抑,沈灼隐隐约约觉得许一在抱着他的时候,似乎也有些盲目的决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沈灼下意识转了转头去看许一的眼睛,那双过往从来都很单纯的眼睛里此刻却满满都是紧张和不甘心。
  他在害怕。
  而且非常害怕。
  许一抱着他的那双手有些用力,甚至勒疼了他。
  而沈灼原本想要询问或者指责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先伸手拍了拍许一的肩膀,低声道:“好了,要喘不过气了。”
  被顺毛了的许一这才发现自己真的用了好大的力气,他猛地一松手,却又很快抱了回去,只是这次非常注意力度。
  “疼吗?”许一的手还贴在沈灼的腰线上,这句话便问得分外暧昧。
  沈灼摇了摇头,伸出手将许一的手从自己腰上放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商量似的对许一道:“你再去外面等我一会儿,好不好?我很快出来。”
  许一眼巴巴的看了一眼沈灼,又将视线调转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苏净丞,最后点了下头,又凑过去小狗似的在沈灼脸颊边吻了一下,想了想道:“那灼哥,你一会儿出来我们就去买菜,今晚回家我给你做饭吃~”
  这可以算是个非常明显的话语陷阱了。
  沈灼不经意间用余光看了一眼苏净丞,只觉得他的脸色比纸还惨白,像是所有血色都齐齐褪了下去。
  他正死死的盯着沈灼和许一,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出口。
  将视线收回来的时候,沈灼看到苏净丞左臂上缠在伤口上的绷带里缓缓的又有血丝渗了出来。
  是肌肉绷的太过,伤口再次撕裂了。
  有那么一瞬间,沈灼觉得自己是心软过的,可是这丝心软藏在细密的阴影地带里,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
  他爱过苏净丞。
  在他曾经短短三十年的生命里,他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去全心全意的爱他。
  在他对于两人曾经的所有记忆里,苏净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像是一只斗败了的鸡,连竖起尾巴再次宣战的力气都拿不出来。
  活在沈灼记忆里的苏净丞永远是意气风发的模样,笑与怒都真实的仿如昨日。
  换做上辈子的沈灼,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两人会走到今日的局面。
  而今天的局面里,他必须站在许一这边。
  他也想要站在许一这边。
  沈灼极为轻浅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对过往的最后一声叹息。
  然后他扬起嘴角对许一笑了一下,无比温和道:“好,你等我一下,我出来以后,一起去买菜回家。”
  “那我先出去啦~”许一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苏净丞,欢欣无比的朝沈灼露出一个灿烂而眼光的笑脸,转身就朝门口走了出去。
  他脚上还穿着最新代言的一款运动鞋,走起路来轻快又利落,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沈灼没有说话,他取了一支烟重新点上了,然后垂着视线朝苏净丞望了过去。
  苏净丞竟然没有在看他,而是将所有目光都放在了许一走出去的背影身上,他盯得很死,像是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许一。
  直到病房门轻轻的一声重新合拢,苏净丞才将视线收了回来,重新看向了沈灼。
  沈灼正站在窗边缓慢的吸下一根烟,烟雾升腾,看不清他藏在烟雾后的表情。
  苏净丞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话来,他只能重新咳嗽了好几声,哑着声音道:“沈灼,许一不适合你。”
  “适合?”沈灼将烟拿开了一点,微微转过身来,带着点笑意,像是在反问又像是在嘲讽,他似有若无的瞥了一眼苏净丞,“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
  “我比他更适合……!”
  “我已经和他同居了。”
  苏净丞的话再次被沈灼哽回了肚子里,几乎在沈灼说出话的同时,苏净丞便像是被重锤狠狠的从头灌了一锤,打得丧失了所有的力量。
  他靠在那张专门定制来给级别很高的病人用的病床上,像是没有听过沈灼那句话的意思,却又不敢再问一遍。
  可沈灼却无比贴心的勾了勾嘴角,自己从头到尾重复了一遍那句话。
  他的声音依旧非常好听,是苏净丞最喜欢听的强调,既不娇柔也不做作,温和而柔软:“我和他在一起了,苏净丞,我已经和他同居了。”
  “沈灼……”苏净丞靠在病床上看着沈灼,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沈灼觉得一定是夕阳的光线太盛,不然自己怎么会眼花,竟然从苏净丞的表情里看到了从没有看出的难过来。
  苏净丞这个人,会怒会骂,却绝不会让自己伤心难过的。
  他被那么多人所喜爱关心,他怎么会难过?
  苏净丞左臂上的绷带已经被染了一大半,看上去足够触目惊心
  不知道是不是被许一突然跑进来弄坏了气氛,沈灼觉得自己突然也不想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下继续呆下去了,他将视线从染着血的绷带上挪开,缓缓地抽了一口烟,低声道:“我帮你叫护士过来吧,我也回去了。”
  “别叫护士来!”
  苏净丞却格外抵触沈灼离开,他几乎是立刻用右手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由于力气不平衡,整个人显得歪歪斜斜,看上去显得分外可怜。
  同一时间苏净丞似乎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太凶,便又立刻软了回去,他沉默了一下,轻声道:“你再呆一会儿,行吗?”
  沈灼本来想再怼几句话回去,却在看到床上那人时没了说话的兴致,他将剩下的一截烟在烟灰缸里掐灭了,淡道:“何必呢苏净丞,现在做表面功夫也没什么意思。”
  他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低低的笑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随即开口:“可能上辈子听到这个会很开心。可惜你那时候从没有对我说过。”
  “错过了这么久,真可惜。”
  沈灼话音很轻,他说完这一句,便抬步向门口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沈灼转回身看了一眼苏净丞,悠然道“对了,我新成立了一家娱乐公司,以后作为竞争对手,还望苏董,多多指教了。”
  病房还是非常安静,连风吹动窗帘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听起来逼仄的厉害。
  沈灼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口,手刚放在门把上,便听到身后沉默了许久的苏净丞叫住了他。
  这次的车祸重伤了他的左臂和左手,过量的失血至今也没有缓回来,整个人都依旧虚弱的厉害,连声音都没了以往的磁姓。
  也正是因为低沉儒雅的嗓音不再,让苏净丞此时的声音显得愤怒而不甘。
  “是叫‘一娱’是吗?”苏净丞又咳了两声,“许一的一,沈灼,你就那么喜欢他?”
  沈灼微微愣了一下,这才突然想起来“一娱”这个名字里好像还真有个许一的一字,可是他当时起名的时候也不过是随便想了一个,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大概是见沈灼没说话,苏净丞放在床上撑着自己的右手握成了拳,他最近瘦了很多,青白的筋脉从手背上鼓出来,显得有些可怖。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狠狠道:“沈灼,你是我的。我不可能把你让给他的!你趁早死了心吧。”
  沈灼本来已经渐渐降下去的火气再次被苏净丞的话挑了起来,他放下搭在门上的手,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像个粽子似的人,微微一勾唇:“苏净丞,这年头狠话谁都会说。”
  “说狠话最不靠谱的,就是你这种自己半只脚都踩空了的人。”
  沈灼给了苏净丞一个居高临下的眼神,转身便从病床前走了开来,猛地拉开门几步走了出去,病房门被甩上发出了重重的一声响来。
  刚好到了例行查房的时间,值班护士略带奇怪的看了一眼摔门而走的沈灼,跟在后面推门进去,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苏净丞那条血流不止的胳膊,和坐在床/上似乎完全没有痛觉的苏净丞。
  鲜血已经渗过了绷带,正从上往下的往床沿上滴落。
  “苏先生!伤口又裂开了!”值班的小护士吓得惊慌失措,她查看了一下崩裂的情况,“您等一下,我马上叫主任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苏渣渣:……憋说了,我已经在精神上死了一万次了。委屈的哭成一团。
  许一:(*^__^*) 嘻嘻……
  沈灼:哦。
  ——
  谢谢 xyf23333 菇凉的地雷~
  谢谢 石川不吃粮 菇凉的地雷~
  谢谢 安沐沐。菇凉的地雷~
  谢谢 过客 菇凉的地雷~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沈灼从住院部楼里出来的时候天色都快暗了,他走回了停车场,许一的车还一动不动的停在来时的老地方。
  坐在车上的许一老远就看到了沈灼过来,戴上墨镜推门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车旁边像个望夫石似的等他。
  沈灼快走了几步,走到车前将许一推回了驾驶座里,又从旁边上了车,在副驾驶上坐定之后才对许一道:“不是让你在车上别下来吗?被拍到了怎么办?”
  许一笑盈盈的凑过来在沈灼唇角亲了一下,不以为意的轻声哄道:“不会的啦,天都黑了,没人会看到的。”
  “那是因为还没有拍到关键姓的证据!而且你也不知道我在背后帮你拦了多少□□!”
  沈灼今天本来就从大清早忙到了晚上,刚刚在楼上和苏净丞吵完架,下来又碰到许一对工作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太爽快。
  一句话出口,许一正要伸手抱沈灼的手停在了原地,半天都没有动作。
  气氛停滞了半晌,似乎意识到刚刚自己语气太过,沈灼顿了片刻,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道:“许一,我知道你还年轻。但媒体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刚刚只满十八岁,在媒体的眼里,你和利益直接挂钩,这样说你懂了吗?”
  许一明亮的眼睛偷偷看着沈灼,有些游移道:“灼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生气?
  沈灼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他伸手摸了摸许一的脑袋,温声道:“没有,刚刚说话是不是太重了?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
  “不是!”许一猛地伸出手抓住了沈灼放在一旁的左手,从驾驶座上凑了过来,然后将头埋在了沈灼的颈窝处。
  灼热的呼吸就吐在脖颈处,熨烫在肌肤上,热的厉害。
  沈灼轻轻颤了一下,下一秒便听到许一在他耳边道:“灼哥,这是你第一次跟我发火……像恋人那样发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