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帝心 作者:卯莲(上)

字体:[ ]

 
  文案:
  【溧阳翁主幼得帝心,八岁嫁与表兄明德帝,十八为高顺帝所夺,天姿国色,一生荣宠
  三朝帝心皆付一人,红颜祸水,不外如是】
  如果,只活到二十也算荣宠一生的话……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书中这位早逝的女配,阿悦回忆书中内容,不禁陷入沉默
  #成了书中所有男主/男配的白月光,且身边的人都对自己有非分之想怎么办?#
  软妹纸女主~又乖又软
  架空设定,不考究,只求写得开心
  很苏,接受不了苏文请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悦兮 ┃ 配角:魏昭,傅文修,宁彧,郭雅 ┃ 其它:穿书,苏文
  作品简评:
  阿悦穿进了一本书,书中她是男主男配的白月光,出身高贵、绝色天成,唯一的缺点就是死得早。女主角是她八竿子外的表姐,和她长相相似,将来还会踩着她的死步步高升,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阿悦想了想,觉得还是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先多活个几十年……
  本文背景在大争之世,新朝更迭,帝王更换,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接连几代帝王对女主阿悦的宠爱,是本不折不扣的苏甜文,情节跌宕中不失热血,平淡中不失温馨,人物剧情丰满。
 
 
第1章 
  春雷滚滚,竹简被吹得四方滚动,漆红槅扇反复开合,打得啪啪作响,仿佛有狰狞的巨兽在怒吼。
  长春宫外红墙转深,宫婢用宽袖遮在额前挡雨,急急跑过泥泞小道,眼角随意一瞥,便瞥见了倚在美人榻上的少女,眼中雾蒙蒙,像是映着整片黑沉的天空。
  她一时怔在原地,直到被一声惊雷吓得打了个哆嗦。枯枝坠在头顶酥麻麻的像是蛇虫,她顿时手忙脚乱地拍打。
  再回过神抬首,那扇小窗已经阖上了。
  宫婢心中遗憾,她识得那位贵人,前朝太|祖最宠爱的外孙女,亦是前朝明德帝最为宠爱的皇后。
  说是前朝,其实覆灭也不过六个月而已。明德帝一朝失势,被陛下废黜幽禁在百人巷,他的皇后却留在了深宫。
  抖落雨水,宫婢去换了身衣裳,在炭盆前暖了会儿手,另一人捂着小腹皱眉道:“湘湘,帮我把这碗汤送进去可好?我腹中疼痛赶着去净手,怕惊扰了那位贵人。”
  私底下她们都用“那位贵人”来称呼这位被幽禁的前朝皇后,盖因陛下把人留了半年,每日看望,时而过夜,却至今无名无分。
  想到方才的惊鸿一瞥,湘湘拒绝的话就咽在了口中,“好,还要做甚么,你一并交待了。”
  认真听过,理了理裙裾,湘湘捺下心中莫名的紧张,轻轻推开槅扇。
  门内有门,帘幔深深,她一道道挑开,待看到坐在最深处的美人时,脑中兀得浮现“金屋藏娇”四个字。
  仔细一想,陛下可不就是在金屋藏娇么。
  “娘娘——”湘湘声音情不自禁轻柔了许多,“近日天儿冷,您身子又弱,以防受寒太医给您煮了药。”
  湘湘把药放到近前,添了一句,“陛下嘱咐要婢等伺候您喝下。”
  说完她咽了口口水,微垂的眼注意到少女缓缓坐了起来,柔软的乌发垂在美人榻上如云似雾,纤细的手指搭上碗沿,根根瓷白。
  那双手在碗上停了一息,随即就慢慢地把整碗喝了下去。
  湘湘心想交待的话儿可真没错,只要提到陛下,这位立刻就柔顺了。
  只不知是真的乖,还是怕的。
  她大着胆子仰眸瞧了眼,再度安静倚榻的少女雪肤花貌,气质娴静,即便一直沉默,鲜妍的容貌也好似照亮了沉沉的寝宫。
  只是……不过十八年华,却比寻常年事已高的妇人还要安宁些,若再说得重些,便是死气沉沉。
  湘湘突然就想到了那个传言,好像……陛下的父亲是这位贵人父亲的叔父,也是前朝太|祖的结拜兄弟,贵人小时候还曾唤陛下为叔父。
  但陛下登基后,与这些关系有关的传言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所谓的结拜无证无据,陛下和这位前朝皇后自然也没有任何辈分。
  不过在大晋,这些其实并不稀奇。毕竟无论皇家还是那些高门世家中,什么强纳弟媳、夺父美妾的事都不少,有美人在的地方就容易有争端,陛下这般做法也不知是为自己心安还是让这位娘娘接受。
  注意到少女幽幽的视线一直凝在花窗那儿,湘湘道:“娘娘喜欢看雨景?其实半开着雨丝也不会打进来,婢帮您支开。”
  语罢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上前开了窗,发觉少女眼眸被窗外些许的光芒映得明亮了些,湘湘心底就高兴。
  这阵高兴没持续多久,湘湘就听到雨中传来熟悉的甩鞭声,那是御驾清道。
  她悄悄瞥了眼榻上少女,想说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安静退了下去,而榻上的人仿若木偶,连眼珠也未曾因此转动。
  殿内燃起熏香,浅雾氤氲,沉稳的脚步声裹挟风雨气息而来,直奔美人榻边,黑色皂靴上纹了几重金色祥云。
  来人先是看到几案上空荡荡的碗,微微一笑,“阿悦今日乖乖喝了药,朕很高兴。”
  他顺势在少女身旁落座,成年男子高大的身躯带来无形的压迫感。
  少女动也不动,依旧静静地看着窗外,傅文修神情冷肃,眼底泛出戾气,伸手让宫人将他带的东西呈上,琉璃盏内盛着一份点心,还是热的,溢出浅浅的香味。
  “这是下面研制出的新玩意儿,阿悦尝尝。”
  他亲自动手,就不容人拒绝。
  一口汤喂下,他轻声问,“味道如何?”
  没有应答,他也不介意,自顾道:“这可是朕亲自去取魏昭的心头肉让御膳房熬制的,你那般留恋他,应该也会爱极这个味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