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你罩我吧+番外 作者:满子(上)

字体:[ ]

  《你罩我吧》BY满子
  简介:
  帅哥儿,我这辈子就指望你了!
  陈荏高中时因为小事和同桌林雁行反目成仇,
  并不知道林雁行日后将成为超级巨星,而自己惨淡数年,三十岁不到就死了。
  总算老天爷看他死得惨给了个机会,
  他决定不遗余力和林雁行搞好关系,揪着这哥们儿不放,以免生活返贫
  现在当同学,以后当经纪人,或者当助理,
  当化妆师、造型师、司机、保镖、跑腿的,乃至老妈子……
  争取做到背靠大树好乘凉,少劳多获,发家致富!
  他真不知道林雁行喜欢他,知道的话,压根儿不用这么费劲!
  狗血日常校园文,攻暗恋受,1V1HE ,
  哈士奇健气校草攻 x 重生小可怜儿美人受
  标签:青春 甜宠 重生 情投意合 双向暗恋 HE
  ============
 
 
第1章 他又有腿了
  陈荏坐在教室里,茫然地望着自己两条腿。
  人有腿很正常,但他应该没腿,至少没右腿,因为他被截肢了。
  截了两次,一次自膝盖,一次从大腿根。
  一场翻落陡坡的车祸导致他腿部骨折,手术虽顺利,但术后他不知从哪里感染了一种耐药病菌,伤口坏疽,高烧不退,不截肢只有等死。
  当然截肢后也没能活,他在ICU躺了大半个月,不幸病逝时享年三十岁。
  所以他应该是死的啊……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儿?
  他继续捏右腿,那腿居然还有感觉,不像假肢。
  窗外亮光炽烈清新,他被刺得视线模糊,脑中更是恍惚,他想为什么死人还能听见看见,甚至还能闻到同桌泡咖啡的香味?
  同桌???
  他抬头望向侧面,看到了林雁行。
  “……”
  哟,大明星啊,了不得。
  陈荏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还在电视里见过这大明星呢,道貌岸然戴副墨镜,陷落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被簇拥得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陈荏那时就扶着鼻子下面的氧气管对朋友说:“天天被……围追堵截……成这样,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朋友红着眼眶说:“你就别操心他了,操心你自个儿吧,人家吃穿不愁,你好歹活过三十岁去啊……干嘛还看他?认识?”
  认识,高中同学,还当过同桌,不说是穿开裆裤的交情,至少也是运动裤的交情,这不奈何桥上还见了一面。
  话说这是奈何桥吗?
  陈荏脑袋转向前方,看见课桌以及课桌上的书,随后是老师、同学,悬吊的风扇,窗外的绿荫,画在黑板上的值日表,两侧白墙上的励志语录……
  奇怪,这是他的高中教室啊。
  丽城第十一中学,高一(1)班。
  十一中是市重点高中,本科上线率高,如果能坚持把高中读完,而不是高一下学期退学闯荡社会,他或许能上一个不错的大学,比如师范学院,比如警官学院,他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陈荏不停地打量四周,好像一根在混乱磁场里的指南针。
  不久前他还在和医生商量捐献眼角膜呢,怎么就到这儿了呢?
  他因为感染而衰竭,全身器官没几个好用,但眼睛能使。医生割了他的眼角膜去了吗?眼角膜能产生幻觉?眼前到底是回忆还是梦境?
  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会有回忆?
  如果是梦,那到底眼前是梦呢?还是过往三十年的惨淡人生是梦?
  最后,他痴痴呆呆地望着林雁行。
  正在上课,全班只有林雁行站着,课间泡好的咖啡还没来得及喝一口。
  林雁行穿着运动款校服,白底蓝领子,左胸口有学校logo:一本打开的书,上面冉冉升起一轮清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当年俗称读书顶个球用。
  衣服最丑不过,但林雁行就是穿得比旁人好看。
  这人的帅从其读小学高年级时就开始出名了,他初一时被初三学姐追,初二时被全校女生追,初三时艳名远播,连外校的都赶来瞧热闹。
  他进了十一中,十一中就门庭若市,总有人在班级门口或者体育场上探头探脑。
  他的嘴在动,但陈荏听不到一丝声响。
  所以这是梦吧?
  陈荏听出租屋楼下的阿婆说过:梦中如果听到人说话,那梦便是假的;若听不到,那便是真的,会实现的那种。
  这一段深埋心底的记忆形成了一个真实的梦,在他死亡之际又展现眼前,是为了逼他认错吗?
  他犯过许多错,但最不应该、最愧对的就是林雁行,尽管后者没有责怪过他一个字。
  林雁行还穿着短袖,这么说梦里还是夏末,还没到他犯错的时间。
  林雁行居然转过脸看他。
  这帅哥儿生日大,在九月初,高一刚开学就满了十六岁;陈荏生日略小,第二年早春。两人年龄只上下半岁,看上去却像差了好几年。
  林雁行嘴唇开合,陈荏听不见。
  他与林雁行对视数秒,缓缓坐直身体。
  即使在梦里,即使晚了十五年,即使已经烧成灰,他也想跟林雁行道个歉。
  他轻声说:“林雁行,对不起。”
  林雁行眨了眨眼睛,那表情仿佛在说“嗯?”随后变为“没关系”。
  陈荏内疚,提高声音:“林雁行,对不起啊!”
  林雁行说:“没事儿!”
  这一次陈荏居然听见了,不是很清晰,就像信号很差的广播电台。
  渐渐他又听到了另外的声音,比如同学们哈哈大笑,头顶电扇哗哗作响,以及女老师的尖嗓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