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尊在下[穿书]+番外 作者:v紫月狸v(上)

字体:[ ]

 
  文案
  原名《我从坟墓爬出来后》,仙侠修真+穿书+师徒年下,欢迎入坑~
  殷栗纵横仙界万年,却因为寿辰这天徒弟送的一本书,穿到了一个见鬼的地方,重生在一个入土多年的老妖怪身上。
  “本尊天不怕地不怕。”殷栗坐在棺材板上,看着舞刀弄剑围过来的一群人,如是说道。
  殷天尊确实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对一个人没辙。
  殷栗:“卧槽?傻徒弟为什么也跟过来了?而且身份似乎比他还流弊?”
  徒弟:“过来宠着您啊。”(阴森一笑)
  殷栗:“……”
  师尊面前小白兔师尊后面大灰狼的装乖徒弟X看似邪魅实际略有沙雕的高武力师尊
  感谢阿秋大大的手绘封面!炒鸡喜欢!
  作者还在磨练文笔中,欢迎大家多多留评,爱你们。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栗、陆渊 ┃ 配角:各种沙雕 ┃ 其它:
 
 
第1章 殷仙尊
  寒潭深处的洞穴中,温度滴水成冰,长且漆黑的洞壁都结了白色的霜,一簇簇冰晶也肆意生长着。
  四周用灵力打上了数十张净魂符,阴气森森的法阵呈圆形埋伏在其下,洞壁两侧呈现半包拢的模样,易进难出,俨然是一个天然的墓穴。
  外来的风穿堂一般地掠过洞穴内,风声被扯的细长就像是婴孩的啼哭声,无端令人毛骨悚然,被风融化的雪水缓慢往下滴落,落在了洞穴内正中央的一方玉棺上。
  玉棺通体呈碧色绝非凡品,让整个墓穴内结冰的寒气,便是从这玉棺中散发出来的,四周的寂静使得水滴玉棺的清脆滴答声越发明显。
  玉棺内的人面容被玉色模糊掩盖,让人看不清楚,但见棺材上雕刻的繁琐花纹,还有可保尸体万年不腐的法阵,足以见躺在里面的人身份不容小觑。
  一阵悉数的脚步声从远处逐渐接近,十个身穿黑袍玉带的修士从寒潭内进来,为首带队的人面容苍老,正阴沉着脸,面容肃穆。
  后面几个年纪轻轻的胆子大些正低声交谈着,“今日怎么会让吴缘师父带我们到这里来?平日里不是说不让进的吗?”
  “这里埋着的是老祖宗,自然不让进来,瞧瞧这法阵,哪里是平常人能够见到的?”
  “老祖宗为何会封印在此处?”
  “听闻老祖在世的时候,可是修真界顶天立地的人物,可最后居然走火入魔死了,为了压制老祖的尸体,这些法阵也都是连日倾尽全派财宝才做出来的……”
  “你们两个!”带队的吴缘见后面声音越来越大,一掌挥过去封了两人的嘴,冷声道,“老祖岂是你们可以妄言的,快闭嘴跟上!”
  这一声斥喝之后,众弟子果然安静了许多,转而都到了墓穴内室。吴缘打开封印禁制,立在棺材旁边,手心冷汗涔涔。
  今日他倏然察觉到寒潭墓地有异动,顾不得其他,连忙带着几个弟子前来查看,原以为是不对付的那些个宗门想闯入老祖墓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他围着玉棺环伺一圈,心中却不免有些唏嘘,转眼老祖已经殒殁三百年了,曾经的天纵奇才,如今也只是这棺中一具尸体而已。
  想起老祖在世时走火入魔的惨状,吴缘一时背脊发凉,这样恐怖的男人,不论是生是死,还是一辈子都禁锢在墓穴才好。
  在确认了整个墓穴内并无异常,吴缘正要带着弟子们出去的时候,一声不舒服的闷哼声,却突然打破了周围的死寂。
  众人惊诧回首,只见原本死寂的玉棺不断振动起来,灵气疯狂从内往外膨胀,几乎浓郁到接近实体。
  弟子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下都乱了手脚,“师、师父!这是——”
  吴缘当即甩袖,揽着众弟子往后退到墓穴边,“镇定!”嘴上这么说着,他心里却也战战兢兢起来,凝视着玉棺,心中不断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了?
  灵气从玉棺中涌动出来后,不断凝聚在玉棺之上,四周的的寒霜冰柱也飞速消融起来,一时间,竟然有着玉石碰撞的声音。不少冰柱瞬间化为齑粉被裹挟着往玉棺上飞去,冰晶在几缕幽暗的光线下折射着光辉,照的漆黑的墓穴瞬间亮如白昼。
  “砰————”的一声巨响后,灵气停止转动,一人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自半空中落坐在玉棺上,紧闭眉眼,灵力和冰晶围绕着他白底黑纹的衣袖打转,似眷恋着这人的全部。
  男人皮肤苍白如纸,眉眼蔚然而深秀,长眉入鬓,眼尾一抹酡红,唇浅淡且薄,却自带一股风流气韵。长及后腰的乌发被一根雪色缎带束起,几缕垂落脸颊旁边,添了几分恣睢肆意之感,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机却又无比完美的傀儡人。
  吴缘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原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否则怎会看到老祖宗坐在玉棺上,但却在发现对方眼睫轻颤的时候,双膝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其他弟子也纷纷下跪,这是来源于血脉的恐惧,亦是对至尊至强者压制实力的怯弱。
  玉棺上坐着的殷栗头很疼,他原以为是前几日自己一万岁诞辰的时候,多喝了几杯琼浆玉液,仔细想想,却好像是被自己那个不肖徒弟陆渊所赠的贺礼给吸了进去。
  他捂着脑袋晕晕乎乎的起身,刚刚睁开眼睛,就听见一片跪拜声音。十个黑袍玉带的修士跪倒在地,为首者面容苍白,见到他就跟见到鬼一样,从牙缝挤出两个字,“……老祖。”
  吴缘现在很惶恐,老祖破棺而出了。
  他偷偷抬眼看向殷栗,见对方眼中闪着红芒,当下内心叫苦不迭。
  老祖当初是走火入魔而死,如今复活,不知道又要做乱什么,他方才已捏碎了玉简联系宗主,今日,必须将老祖重新封印回玉棺中!
  话虽如此,但吴缘的膝盖却一点都抬不起来,不论过了多少年,老祖恐怖的威压还是无人能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