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尊在下[穿书]+番外 作者:v紫月狸v(下)

字体:[ ]

 
第51章 萌芽
  夜凉如水, 裹挟着寒气的夜风从耳畔吹过陆渊的湿发,冰冷刺骨。
  湖水被风吹动的波动波动了一瞬后又重新平静下来,在其上影影绰绰倒印出陆渊神态紧绷的脸。
  见灵力没有效果, 陆渊摊开掌心, 拿起一旁的溯雪剑就划开了手心, 暗红色的鲜血瞬息就从掌中滴滴答答滑落。
  陆渊收敛了眸子, 他是天生魔体,血液对魔族来说是大补, 不然父亲就不会一直攫取他的力量了。
  同样,师尊修灵气多年,作为仙尊,身体对魔气有抗姓,这次身体受创严重, 也是因为那处秘境不简单,甚至险些让师尊在里面殒命, 但在两相刺激下,没准可以苏醒。
  他动作小心地托起殷栗的腰,避免触碰到殷栗的伤口,殷栗已经弥漫背后的血液沾染了他的手心, 明明又湿又滑, 丝毫没有温度,却散发着引诱陆渊蚕食血液的本能。
  陆渊牙关紧咬,墨染的双眸在黑与红直接交错不定,他情绪波动起伏太大, 魔族的本能几欲挣脱牢笼, 虽然危险,但只能强行压制, 眼下确定师尊无碍才是更重要。
  当陆渊紧张地攥紧掌心,让自己暗红色鲜血滴落在殷栗唇齿中,殷栗的一声喘息终于发出。
  “咳咳……陆渊?”
  殷栗头脑发涨挣扎着苏醒,自己嘴边貌似有什么又腥又甜的东西,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便发现自己躺在岸边,而陆渊在水中神情紧张地看着自己,他匆匆一瞥陆渊,却忍不住愣住了。
  往日陆渊虽然脸色苍白,但唇却好歹是殷红的,今日却也一同褪去的颜色,光在水中便似褪去颜色的海棠,形容枯槁。
  陆渊见到殷栗有动静,又惊又喜,立马撤回自己流血的手,背在身后,伸出手握住殷栗的胳膊紧了紧。
  “师尊,我在。”
  虽然殷栗胸肺难受的紧,但理智也在逐渐回神,他迷茫地看了一眼四周后,便想向陆渊问话,但还没有直起身子就又开始接连不断地咳嗽,肩膀颤动的厉害宛如杜鹃啼血。
  “咳咳……咳……这是哪里?”
  “这里是思情湖畔。”陆渊看着怀中人冰冷的脸柔声安慰,眼眶微微发红,伸手顺着殷栗背拍了拍,“我们现在就去找人医治。”
  说完他立刻把方才流血的手在暗地里面止住了血,强行愈合,因着殷栗在岸边,自己在水中的缘故,干脆伸手去抱殷栗,打算直接从水中御剑,不多移动殷栗本就受损的腰部。
  殷栗的脑袋原本就迷迷糊糊成了一团糨糊,被陆渊这么一抱后,整个人都僵直了,连忙就要挣扎着下去。
  “陆渊我没事,你先放手。”
  陆渊却打定了主意,固执地抱紧了殷栗,准备驱动溯雪剑,双手的力道不重的让人难受,但也难以挣脱。
  “师尊你的伤严重,现在就需要治疗。”
  “你在想什么呢?不用去!”
  殷栗再度试图挣扎开,语气也带上了几丝恼怒,因为腰上的伤只是看起来吓人,在他醒了之后就自发地开始愈合。
  虽然这伤落在修为一般的人身上恐怕就是命丧黄泉,但他是殷栗,是睥睨众生的仙尊,如何会被这样伤口索命。
  可惜抱着他的陆渊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第一次在面对殷栗时如此强硬且固执,剑刚飞起,殷栗坐不住了。
  这样的姿态飞入渝清城内给别人看见了,以他们两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的身份都有问题。
  “我再说最后一次,放我下来,陆渊,不要忤逆我!”
  “师尊不必再说,很快就到城内,我不会放的。”
  殷栗气急,直接抓住了陆渊的衣领,对方却压根不去看他一眼,固执地抱着他从水中出来,飞到半空中。
  叛逆!太叛逆了!
  殷栗太阳穴气的突突直跳,这还是第一次陆渊这么光明正大地不听他的话,是可忍孰不可忍!
  见自己挣扎不开,殷栗狠了心。
  “啪啪——”两声响起。
  他借着陆渊微怔的时候,一脚踏在剑上,没想到溯雪剑转瞬回了陆渊体内,殷栗一时不查,两个人一并从半空中坠落,再度落入湖水内。
  “哗啦——哗啦——”坠入湖中传来巨响。
  水花四溅,陆渊苍白的面上双颊微红,带着殷栗从湖中浮出水面,拉着殷栗的手如何也不松开,一言不发地看着殷栗眼里却像失去了焦距。
  “冷静了吗?”
  殷栗目光有些担忧,抓着陆渊领子又摇了摇,陆渊目光僵硬似要落下泪来,半响才吐出两个字,语调无奈又苦涩。
  “师尊……”
  “方才你发什么神经。”见陆渊恢复正常了,殷栗才松了一口气,眼中神色却晦暗难测。
  他心里明白,如今比之前些日子打陆渊那次,现在自己心态却迥然不同了,这次陆渊的状态不对,明摆着这和自己有关,陆渊担心他,害怕他有意外,这是赤裸裸的事实。
  殷栗难得愧疚了一丝,虽然如此,动作丝毫也不见手软,谁让陆渊非要抱着他去渝清城内。
  不过该表示的还是得表示,于是他胡乱扯了一句问道,“什么感觉。”
  陆渊缄口不言,却定定看了殷栗半响,像在确认什么。
  “……大概有些疼。”
  “咳咳……这个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说的‘不会放’我才打你的。”
  殷栗有点心虚,清咳了一声,看着陆渊红肿的脸,暗忖自己是不是打太重了,但又觉得自己没错,原本还怒气冲冲的气势霎时间就萎靡了起来。
  “师尊啊……”陆渊心中酸胀,低低喃出这一句,在水中倏然往前游了一步,随后张开修长的双臂,抱紧了殷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