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恐怖世界也不能阻止我恋爱+番外 作者:第五舜(下)

字体:[ ]

 
第86章 狼人杀!大逃杀!
  贺安翼在精神空间跟绿豆豆闹了一会儿, 最后直接就枕在它的软肚肚上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极其香甜, 大概是因为狼人游戏暂告一阶段, 整个人都有一种安下心的轻松感。
  对于即将到来的12人局总决赛,贺安翼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反正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一步看一步吧。
  六个小时后, 绿豆豆把他叫醒了。
  “到点了吗……”贺安翼迷迷糊糊地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从床上半撑着身体坐起来,迷茫的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 然后才慢慢恢复了清明。
  身旁突然传来咔哒一声轻响,贺安翼循着声音看过去, 原来是床头柜的机关启动了, 弹开的抽屉里摆放着齐全的洗涮工具, 紧跟着而来的, 是熟悉又聒噪的广播声。
  【请所有玩家即刻起床,十分钟内必须赶到大厅就餐。】
  贺安翼拿起崭新的牙膏牙刷和杯子, 趿拉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去了洗手间, 前前后后不过用了三分钟就刷好了牙洗好了脸。
  他拿手沾了点水随意地顺了顺头发, 关掉水龙头又回卧室穿上了自己的球鞋, 窸窸窣窣地磨蹭一番才迈出了房门,这时候已经过去五分钟。
  出去没走一会儿就遇到了李锐, 这个男人眼睑下一片乌青,显然他昨晚睡得并不好。
  “稳哥。”李锐在看到他时秒变谄媚脸,一下子贴了过来,“等下的12人局, 咱俩通通水?”
  贺安翼瞟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哥屋恩,滚。”
  通个屁的水,谁知道他们俩一会儿还是不是同个阵营,对方又会不会说假话,跟一个不怎么了解的人联盟,那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傻子才做的事情。
  李锐脸上的谄笑一僵,但仍不死心地追问道,“稳哥,真要这样?”
  贺安翼收回了目光,漫不经心地往前走去,“没什么可通的,各玩各的就行。”
  李锐脸一沉,“你别后悔。”
  贺安翼脚步一顿,他笑了笑,背对着他慢慢倒退回来。
  李锐心里一紧,只见这个一头彩发的不良青年歪了歪头,削薄的嘴角邪气地向上扬起,“你说对了,我现在就很后悔。”
  贺安翼看向他的眼神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沉下来,他冷着张脸,抬起拳头就朝对方的脸砸了过去,凛冽的拳风几乎要压扁男人的鼻梁,李锐慌忙屈膝偏头躲过,却不知贺安翼这招只是佯攻,他真正的目标是对方的腿弯,不过狠狠一脚便让男人跪倒在了地上。
  青年紧跟着一脚又起,猛踹上李锐的背脊,让他整个人直接面朝下的趴到了地上,模样狼狈至极。
  贺安翼弯腰凑近,鞋底依旧死踩着对方,“李锐,这一脚是对你的警告。”
  青年说着,又重重踹了一下男人的肋骨,将李锐整个踢翻了面儿,疼痛使他不得不像个虾米似地抱成一团。
  “这第二脚,是稳哥教你做人,你妈没教过你,放狠话要看对方是谁吗?”贺安翼抬脚碾向他的手指,眼底翻滚着浓重的戾气,他低头看着男人,表情中带着对其的轻蔑,单挑的眉毛是不可一世的桀骜。
  李锐在他的脚底挣扎扭动着,满脸都是痛苦和哀求,“稳哥,稳哥,放过我,求求你,我下次再也不敢这样了!”
  贺安翼拿脚尖踢踢他的下巴,“还有下次?”
  李锐痛得鼻涕都下来了,“没有,没有下次!!”
  贺安翼点了点头,接着又撤开脚蹲了下来,以一种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清的音量道,“我跟你通,单方面的,你告诉我你的信息,我的就不告诉你了,怎么样,公不公平?”他伸手拍了拍李锐的脸,嘴角的笑容恶劣到极致。
  “是,公平,公平……”在这样的霸王条款下,李锐能做的唯有屈服,他甚至相信如果自己不答应,等待他的就是血淋淋的下场。
  贺安翼冷冷地哼了声,站起来抄着兜慢悠悠地往前面晃去。
  李锐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躬着背扶着墙,一步一挪地跟在了他后头。
  到达大厅的时候,长桌两旁的座位上几乎坐满了人,唯一剩下的两个位置,一个是龙淮饮身边的,另一个紧邻一位染着金毛的杀马特大胖子。
  贺安翼想也不想就坐到了——杀马特大胖子旁边。
  他能感觉到坐下时对面有一束目光紧粘在自己身上,但是贺宝宝坚决不看过去,没错,他生气了,生得还是龙淮饮的气,仅仅因为昨天不愉快的聊天事件。
  贺安翼挑着一根面条往嘴里吸溜,特得意地享受着对方的注视,心里更美得不行——龙啊龙,让你昨天放老子鸽子,现在伤心了吧,难过了吧,寂寞难耐了吧,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太得意的下场,就是被面条给呛到。
  身旁有一只粗壮的手及时地递了一杯水过来,贺安翼不客气地接过喝了一口,然后才觉得好受了些。
  他顺过了气,扭过脸对金毛道了声谢。
  “兄弟以前混哪条道的?”金毛夹了一个小笼包丢进嘴里,“我怎么对你没什么印象。”
  “兄弟我,混的是人行道。” 贺安翼笑了声,舀了一勺粥搁碗边晾了晾才含进嘴里。
  金毛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
  贺安翼也笑,可他的心思早飘到了对面——那束目光还在看他,犹如细密的蛛网一样裹在身上,带了点热度的视线,非但不让人觉得厌烦和憋闷,反而想着那网裹得再紧点,猎手靠得再近些才好。
  一想到是龙淮饮在看他,贺宝宝这心里啊,就跟有猫爪子在挠似的,又痒又酥又麻,恨不得把它掏出来狠狠搓揉一番才好。
  是你吗,龙龙?
  贺安翼心里美滋滋的,连带着嘴里寡淡的粥也变得甜了起来,他又舀了一勺,借着这动作悄咪咪地抬头往对面看了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