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之故人入梦+番外 作者:烟波钓叟歌

字体:[ ]

 
简介
校园/重生/还魂/治愈/成长励志/甜文/1V1/HE/心若磐石腹黑攻&晦迹韬光隐忍受
高冷学霸时一念幼年寄人篱下,遭受校园欺凌,大学里自杀未遂。
单恋的学长阮韶礼娶了别人,自己却把追求自己的富家公子秦轩一脚踹开。
谁料最后落得个被活活烧死的下场,在奄奄一息之际他目击到秦轩冲进火场想要救自己,
结果竟也一道葬身火海。叫他悔不当初。
物换星移,峰回路转!上天待他不薄,竟让他重生了!
回到了高中时代,重遇了秦轩与阮韶礼。
还给他安排了还魂梦,午夜梦回时,他居然能够还魂到前世,挖掘到隐藏在表面下的真相,经历了一遍那些汹涌的暗氵朝。
他终于意识到,单恋不是单恋,直男不是直男,备胎不是备胎。
时一念:这辈子我一定要努力去活,努力去爱,为了心爱之人,为了真相!
阮韶礼:我爱他,只是我的肩上都是责任与骄傲。
秦轩:宝贝,到我碗里来!我家锅里的碗里的还有被我吃到肚子里的都是你!
 
标签:现代 青春 甜宠 重生 情投意合 竹马竹马 HE
 
 
 
 
第01章 雨霖铃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夏日炎炎,知了在树上鸣叫得欢快,教室里的电扇呼啦啦地转着,语文老师的男低音用平调读着北宋柳永的词,枯燥无味,催人入眠。
  时一念趴在桌子上,模模糊糊地睁眼,眼前的语文老师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撑着竹筏渡江而来,经过他书桌旁边继而来回踱步,像是在提醒这位优等生快快从周公的纠缠中醒过来。
  咚的一下时一念的下巴轻轻地磕在书桌上,把他的瞌睡虫彻底赶跑了。他抬起微微发麻的胳膊,半眯着眼扫了一眼黑板上语文老师漂亮的楷体字,又扫了一眼竖着挡在面前的教科书书页,喃喃道:“雨霖铃……?”
  一阵凉风从半敞开的玻璃窗外送了进来,带给时一念的不是凉爽,而是深入骨髓的寒意。他这才认识到:他居然!居然一朝回到了十年前高中时代!这是回光返照时的走马灯回忆?还是阴间已经与时俱进变得跟现代社会环境一模一样了?
  刺耳的下课铃声打响,同学们的欢呼声喧哗声迅速掩盖了语文老师还在循循善诱地解释刘永的离开汴京时冷落凄凉的秋景、难以割舍的离情愁绪的声音。
  下课铃声太刺耳,同窗们的话题太稚嫩,语文老师的愁眉苦脸太亲切,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真实得叫他心惊。
  “秦轩!昨天的几何题做了没?趁数学老师还没来赶紧把作业给我抄抄!”语文老师前脚刚走出教室,坐在最后一排的体育课代表黄歇就大声嚷嚷起来。黄歇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连坐在前面第二排座位上的时一念也听得清清楚楚。
  秦轩?对了,秦轩!时一念心跳如擂鼓,慢慢地转过头去瞥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高个子男生。那人还带着些许年少的轻狂稚嫩,却也隐隐能透出青年时的丰姿奇秀、灼灼辉光。
  时一念呆呆地看着他挑起单边剑眉、捉弄黄歇的促狭一笑,整个人像是被后悔莫及的愧意及肝肠寸断似的悲恸所堆积成的暴风雪席卷了,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
  仿佛还在数秒钟之前—时一念灵魂出窍的一刻正好目睹了西装革履的秦轩不顾一切冲进了火海,抱着他的尸体声嘶力竭地大喊:“念念!你别抛下我一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只爱你一人!”屋梁哐当一声砸了下来,火势蔓延开来,时一念哭成了泪人,叫秦轩走,秦轩就是不肯离开,宁可陪着他的尸体葬身火海……
  “喂!学习委员!你作业还没收呢!发什么呆啊?”坐在他座位前面的小矮子男生把作业本卷成卷碰碰敲打他的桌面,他一惊,赶紧敛神静心默念了三遍“心不妄念,身不妄动,口不妄言”才开口道:“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收吧。”
  时一念记得这个戴眼镜的小男生以前常常请教他解题,两个人关系还不错。果然话一刚落下,小男生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装模作样地敬礼道:“喳!小桂子这就去办!”
  时一念一愣,看着他旋风似的甩着小短腿跑得飞快,这才记起高二这年家家户户电视里放着《鹿鼎记》,男生都喜欢模仿里面韦小宝的油腔滑调、幻想着自己也能有一堆红粉知己。然而不迷电视剧的秦轩反而因为出身显贵、家境殷实,名字带个“轩”字,被男生们默认为康熙皇帝“小玄子”。
  小玄子为人慷慨随和,常常给班里的同学带瑞士的巧克力、借他们玩日本的最新款游戏机,于是男生们一个个争着抢着做小桂子一号、小桂子二号……替他办事情传消息。
  某一天坐在时一念前面的这位小桂子悄悄告诉他,秦轩第一天进教室就注意到了他,还说了句:“这人看起来好生熟悉,长得像我妹妹。”
  周围的男生哈哈笑道:“原来是建宁公主女扮男装了!”
  上辈子的时一念窘得脸红,骂秦轩说话太轻佻,学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说的“这位妹妹我见过”,害他出尽洋相。因此他对秦轩的第一印象很不好。
  事实上,高二分班分到文科班之后,时一念因为物理化学成绩不好没能进理科班一直耿耿于怀,心情低落了好一阵子,所以对同班同学都没怎么关注。何况他属于为数不多的班里的走读生,没有住在宿舍里,跟其他同学长时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
  时一念还保留着上辈子的许多记忆,回想起高中时代的自命清高、睥睨众生的自己,只觉得可笑又可惜,宛若中二病患者。一想到告别青春时期步入职场后的各种尔虞我诈,他只想好好珍惜眼下无忧无虑的学生时期,不过是听听课、写写作业、考考试么?
  然而,低头一看桌面上的卷子—画三视图的原则?斜二测画法的步骤?平行于坐标轴的线依然平行于坐标轴?函数的单调姓、奇偶姓、周期姓……蓦地想起了二十多岁后还时不时会梦见考试来不及做题的心理创伤梦,只能叹口气,怪造化弄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