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渣攻后,我被下堂了?! 作者:长发女妖(中)

字体:[ ]

第50章 
  顾北知回来的晚了, 偶尔能在路上碰到同村的人, 他们是刚结束一天的小工, 为了省钱,晚上赶回家睡觉。
  关舟每天都会去村口接顾北知,提着一盏半旧的纸灯笼,照亮一小片天地, 也仿佛照亮了顾北知回家的路,光芒虽小, 却温暖。
  一开始还有人打趣他们俩,现在倒是比成亲的时候感情好了,蜜里调油一般。
  顾北知和关舟都只是笑, 哪怕被打趣了,也不改, 依然一个提灯接人回家,一个牵手被接回家。
  同村都传开了, 对他们俩的改变津津乐道,好多汉子倒是有些羡慕顾北知。
  这些都茶余饭后的闲磕牙, 顾北知一天从早到晚都很忙, 对这些都不太清楚,而关舟, 和燕哥儿出去的多了,也遇到过好多人打听他们现在好成什么样。
  他只是笑,笑的格外灿烂。
  几次之后,也就没人再问了。
  他们只是有些眼红。
  顾北知早上巳时上工, 他一般卯时起来,锻炼半个时辰。
  把连个孩子叫起来,一家子吃过早饭,再教两个孩子识字半个时辰左右。
  然后换好衣服出门,到了店里准备一下,巳时开门迎客。
  然后下午酉时二刻下工,他匆匆吃点晚饭,就得到柳府去给柳长清讲课,亥时前结束授课,再从柳府赶回家,到家已经是亥时二刻或三刻了。
  这一天天过的,十分充实。
  每天最放松的时刻,大约就是和关舟提着一盏灯笼从村口走到家的路上,他们会说今天一天都发生了什么,商量明天早上会吃什么,最近需要买些什么。
  诸如此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小事,明明关舟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意外的健谈。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说的热闹,更加多了一种别人插不进来的气氛。
  顾北知本就不是一个擅长浪漫的人,更不喜欢惊喜,他喜欢细水长流的长久,喜欢你惦记我、我惦记你的简单。
  现在这样你想要什么我第二天随手买回来,我的袖子破了你顺手给补起来,生活里充满了柴米油盐,还有关于两个孩子如何教育的讨论。
  这样就足够顾北知心动的无以复加了,如果说非要制造惊喜,大概是小舟喜欢的田被他买下来,又或者他想吃一顿红烧肉,而小舟恰好做了。
  大概就是这样,太过尴尬的浪漫戏码,顾北知不需要,关舟也不需要。
  顾北知看了一眼关舟,在这角度讲,他是不是有点直男了?
  嗯,那明天给小舟一个惊喜,买一整只卤鸡。
  顾北知的恋爱哲学,就是这么的务实。
  关舟发觉了顾北知的视线,毫不吝啬的绽开一个笑容,“看什么呢?”
  “没什么,你说大宝、二宝有了很多徒弟?”顾北知打算给关舟一个惊喜,没说他打算买卤鸡的事儿。
  关舟点头,“对,他俩啊,现在都快成山大王了,每天都去打谷场那边的棚子,给一群孩子讲课。”
  顾北知倒觉得挺好的,学以致用,“这不是很好,能加强他们的记忆力,学的更扎实。”
  “要是这样我就不愁了,但是这两天有好几个人上门感谢咱家俩孩子,还要给东西。”关舟又是骄傲,又是发愁。
  “他俩年纪还小,给村里的孩子们教书是不是不好?”
  关舟心中忐忑,读书识字这么庄重的一件事,他家俩儿子每天在破棚子里就办了,家长还要出束脩,怎么看都像是骗人的。
  “这有什么,你都拒绝了就是,都是孩子之间的玩闹罢了。”顾北知在家里的时间太少,除了和关舟爷仨接触之外,同村的人都很少接触。
  他对村民们想要学字的念头也看的太轻,导致后来他被络绎不绝的村民踏破家门时,无从应对。
  关舟其实是骄傲多于烦恼,他的两个孩子都很聪明,学识字学的很快,还能教别人,他心里美滋滋的。
  巴不得多一些人来和他说他的孩子们有多棒,一点都不嫌麻烦。
  顾北知也讲了两件有趣的事,一个是他现在教的学生,柳长清的。
  柳长清年岁不大,一心奔着科举,顾北知总结出卷子,每天两张两张的做着,竟然做出兴趣来,还主动找顾北知多要了两张。
  这么好学的柳长清,今天却没将作业写完。
  “这是为什么?是北知留的作业太多了?”关舟心想,主动要求加试卷,应该能做的完作业才对。
  顾北知想起柳长清那张小脸皱成苦瓜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我昨日留的作业是两篇数算题。”
  “数算?”关舟显然不知道,科举原来还要考数算吗?
  关舟现在也会每天跟着两个孩子学两个字,还没有达到脱盲的水平。
  “嗯,对,柳少爷不擅数算。”
  柳长清不擅长数算还真不是说瞎话的,他是忒不擅长,看到一道数算应用题,他是分开每一个字都认识,合在一起脑袋就打结。
  有后世很流行的一句话,他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虽然体育老师并不想背这个锅。
  顾北知在柳老爷的帮助下,已经开始收集近五届科举,秀才考试的真题和优秀答卷了。
  目前来看,秀才考试的数算难度大概为二元一次方程这里,大约是初中一年级的水平。还不涉及到更深的内容。
  顾北知干脆从最基础的‘未知数’概念给柳长清补起,柳长清在逻辑思考方面的问题不大,不知道为什么一涉及数算就好像降智了一般。
  “未知数是什么?”关舟感觉顾北知说的好多东西他都不懂,但又好像很有意思。
  “嗯,未知数就是说这个数字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可以通过一些计算。得出的数字,一般可以用一个叉的符号表示。”
  顾北知没有引入x字母,而是直接在关舟的手心画了个×。反正是符号概念,能理解就行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