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摛郎(上错花娇系列第二部) 作者:风之羽

字体:[ ]

 
 
《摛郎/抢郎/擒郎勿语》(上错花轿系列二) 作者:风之羽   TXT下載
 
  老天爷啊,他羽真为什麽这麽倒楣?!亲亲心上人被人抢走了不说,居然还跟仇人卿卿我我,相亲相爱!
  不行,他绝、对、要、讨、回、公、道!
  对了,就是他,他是那个家伙的顶头上司,肯定能帮自己抓到那个胆敢抢走他的小亲亲的坏蛋,把他大卸八块!
  哎?你你你,你这个连小强都怕怕的家伙,不要老是贴过来,当心我拿剑捅你.
  捅捅捅……啊……为什麽……最后……被捅的……会是我?!
  亲爱的小真真,难道你把人家忘记了吗?亏人家想你想了那麽久的说.
  好不容易把你找出来,你居然心还在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身上!
  不行不行...说什麽也要把你打包回家……当我的皇后……哈哈……
  亲爱的,你放心,身为堂堂金翅王朝的皇帝,夜夜有三千后宫当陪练,我一定会让你──性福一生的!
          
 
 
 
楔子
 
  三月初春,正是草长莺飞,桃李齐芬的时节。这天偏又天公作美,将那一幕蓝天洗得湛碧,偶尔点缀着缕缕白絮,如烟如雾似地在这蓝天之下悠然轻扬,让人见了就会觉得心情舒畅,精神昂扬。
 
  一泓山泉铮琮而过,清明的溪水一望而知底,溜圆的卵石和碧润的青苔间鲜有鱼儿游动,只有如墨点儿般的数十只蝌蚪你追我逐,玩得正热闹。
 
  “唉!”
 
  好好的景致偏被这一声轻叹煞了些许喜意。口中叹息着的华服少年愁眉深锁,将手中柔长的柳枝晃来晃去,不时揪下几片无辜的叶片儿下来扔进水里,似是满腹愁肠无人可以诉说。
 
  “唉!”
 
  十二岁的少年再次叹息了出来,总是藏于心底的情绪似乎都要被他吐出似地,声音又响,气息又长。
 
  “咚!”水面溅起水花,发出清脆的响声。沉思中的少年吓了一跳。
 
  “谁?!”抬起头来,他看到一双艳红如火的靴子。
 
  “砰!”
 
  “哎哟!”少年捂着额角发出一声痛呼!
 
  “你好大胆子,敢用石子儿打我!”
 
  “哼!你要是再那么大声儿地叹气,我还要揍你!”红色的靴子在少年的眼前一晃,面前的大树上蹦下一个年约十岁的小童。
 
  火红的缎子包在他的身上,头上两个抓髻也系着同色的丝带,整个人如同一团火般耀眼夺目。只是他的那双眼睛,清亮亮,黑漆漆,仿佛清澈见底,又似深不见底。
 
  少年愣了一愣,一双眼睛好像黏在了童子的眼睛上,舍不得移开半分。
 
  “你老盯着我干什么?”童子一叉腰,小小的下巴仰得高高的,“你再看我,当心我把你踢到水里去。”
 
  “是吗?”少年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看着童子的眼睛笑了起来。“我看你,是因为觉得你长得好看极了!”
 
  “胡说八道!”童子的脸突然红了,映着火红的衣服显得更加可爱。“我怎么能叫好看?我又不是女孩子!”看着少年,童子略歪着头端详了端详,“不过说回来,你长得可真漂亮!比我见过的那些女孩子漂亮多了!”
 
  “是吗?”少年也不生气,笑眯眯地走近了他,“你真的觉得我长得比别人漂亮吗?”
 
  童子想了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道:“就是个性太阴沉了,你刚才脸上的神情可真难看,让人看了就讨厌。”
 
  “嗯,那是因为我刚刚想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让我又伤心,又生气,又烦恼,又头痛。不过我现在不想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让人看了讨厌了?”少年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童子的头。
 
  “还行吧!”童子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少年,“勉强能看了。”
 
  少年轻笑出声,突然伸手将童子抱入怀中,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你真是太可爱了,不如嫁给我算了!”
 
  “啪!”
 
  很清脆的响声。
 
  少年捂着半边脸,看着怒气冲冲的童子不明所以。
 
  “你、你、你这个混帐!”童子拚命擦着自己的脸,“你好大的胆子,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举拳就要打。
 
  “喂,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少年捂着火辣辣生疼的脸颊急忙闪开,口中直叫,“我是很真心实意地跟你求婚来着,你不答应就算了,干嘛要打人啊!”
 
  “啐、啐、啐!”童子伸脚就去踢,“我年纪小就可以让你欺侮吗!你当我是女孩子啊,居然说要我嫁给你!”
 
  “那不然我嫁给你好了!”少年立刻改口。
 
  “咦?”童子停了手,秀丽的双眉蹙到一起,“你又不是女孩子,我为何要娶你?”
 
  “谁说一定要一男一女才可以成亲的?我们国家里,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不管是男是女都可以成亲的啊!”少年眨了眨凤眼,唇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你骗人,我才不信!”
 
  “我没骗你!我父……亲就有好几个男妻呢。”少年很诚恳地说。
 
  “好几个?”童子又开始皱眉,“你爹的老婆是男的,那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我可从来没听说过男人可以生孩子的。”
 
  “你说的没错!”少年点头,“男人怎么可能会生孩子?所以我父亲的女人更多,连他自己也数不清。”
 
  童子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用情不专,可耻!”
 
  少年看着他,笑得更开心了。
 
  “你真的越来越让我喜欢。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童子噘了噘嘴道:“干嘛要告诉你?我跟你又不熟!”说完,拔腿就跑,脚底如生风一般,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小小年纪,轻功造诣如此之好,看来不是世家就是名门。”少年伸手又折了枝柳条,无声地笑了起来。
 
  “少主,该走了。”不知何时,少年的身边出现了两名黑衣人。
 
  “又追上来了?”少年的眉头再次聚拢,脸上隐隐有些厌烦之色。
 
  “是的,他们追得紧,我们还是不可以在此地多做停留。”
 
  “那你们告诉我,这附近可有什么名门大家之类的?”
 
  “有,此处不远,便是名闻天下的神剑山庄了。少主问这个做什么?”
 
  “哦,没什么。”少年转过身,对着红衣童子远去的方向看了两眼,“以后……再说吧!”
 
  十余年后,金翅王朝与中原安西府的边界,鼎鼎有名的悍匪盗贼出没之地--界山,俗称强盗窝的地方,突然换了一位当家。听说这位老大爱着红衣,一头红发,武功高强,性格火爆。不知为什么,自从强盗窝易主,原本令人闻名生畏的强盗竟然一夜之间如朝露一样销声匿迹,再也没出来做过劫财的营生。且不管这些强盗们是怎么过日子的,常常需要往来于两国之间的旅人商贾们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天可怜见,这里终于平安了。
 
  可是强盗窝里的强盗们不这么认为。如果要听他们的心声,那无一例外,一定都在哀叫着埋怨老天爷不长眼,为什么要从天而降这么一个大魔头下来。断了他们的财路不说,夺走他们劫道的乐趣也算了,但他居然还要让他们自己开荒种地,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哈哈日子。有想篡位的,也有想夺权的,但只要他们的年轻老大一瞪眼睛,一拔长剑,所有的怨言就都只能含泪咽下,乖乖地扛起锄头去刨自己的三分薄地赚一点口粮了。
 
  其实,老大虽然凶,但人还是不错的。处事公平,绝不偏私。呃,这个偏私嘛,若是遇到三头目的事,那就另当别论。这强盗窝里人人都知道,三头目是老大的掌中宝、心头肉,虽然那人笨点,武功差点,但是最最好沟通的人其实就是他。三年下来,强盗窝里所有的成员达成了共识,那就是:
 
  共识一,千万不要惹到大头目羽真。因为老大跺跺脚,整个界山就会抖三抖,恐怖啊!
 
  共识二,千万、千万不要惹到二头目沈红音。因为二头目虽然是强盗窝里唯一的读书人,但是读书人不等于软脚虾!被二头目阴到的下场同样是惨、惨、惨啊!
 
  共识三,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惹到三头目英武。因为惹到三头目就等于惹到大头目,不,比惹到老大严重百倍!所以,对于白目的三头目,大家一定要爱护、爱护加爱护!
 
  强盗窝内的共识不代表天下人的共识。所以在强盗窝的众强盗们辛苦耕了三年地之后,强盗窝里终于闯入了一个胆敢打破共识的“英雄”。呃,说是闯进来的,其实是被三头目抢过来的。他们反应迟钝的三头目为了帮老大抢压塞夫人而打破规矩劫了一次道,把安西府首富白家的大小姐连人带花轿一起抢上了山。这原本不是个了不起的大事,只是不知为什么,娇滴滴的白小姐突然变成了色眯眯的大灰狼,于是乎,三头目英武……被吃掉了!
 
  “呜……呜……疼、疼、疼!”
 
  羽真刚踏入英武的房间,就听到英武的连声痛呼。
 
  “小武,你怎么了?”拉着裤子躺在床上的英武循声抬头,正好看见羽真的脸。小鹿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哇呜”一声放声大哭起来,丢下还在努力向上提的裤子,如摔了跤的孩子想要母亲抱的样子伸出了双手。
 
  “呜……老大……老大……呜、呜……”
 
  英武的裤子刚提到腰间,完全裸露在外的上半身星星点点落满了红红紫紫的痕迹。
 
  “这是什么?”快步冲到英武的床前,羽真蹙着眉尖看着扑入自己怀中不断抽泣着的英武的后背,“你身上怎么全是红印子?碰着了还是被人打的?不哭了,说出来,是谁这么大胆敢打你,老大帮你教训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