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医者与杀手+番外 作者:云之以桑

字体:[ ]

 
文案:
一个医生和一个杀手的故事,简称杀生救死。
文章节选:
窗外大雨倾盆,段秦才把最后一块药棉收进箱子里。
坐在床上的人道:“阿秦。”
段秦嗯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而花良宗无事可做,一声又一声地唤他。段秦不厌其烦地回应着,应到最后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才无奈道:“你又怎么了?”
花良宗张开双臂让他看缠满胸前的绷带,委屈道:“伤口疼。”
段秦叹了口气:“平时也不见你这么娇弱。”
花良宗可怜巴巴的:“那是平时,我总不能让外人看见我这副样子,现在就不一样了,阿秦你不是外人,在你面前,我就不必忍痛了。”
段秦道:“既然痛,为什么不退出江湖?”
 
1
  窗外大雨倾盆,段秦才把最后一块药棉收进箱子里。
  坐在床上的人道:“阿秦。”
  段秦嗯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而花良宗无事可做,一声又一声地唤他。段秦不厌其烦地回应着,应到最后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才无奈道:“你又怎么了?”
  花良宗张开双臂让他看缠满胸前的绷带,委屈道:“伤口疼。”
  段秦叹了口气:“平时也不见你这么娇弱。”
  花良宗可怜巴巴的:“那是平时,我总不能让外人看见我这副样子,现在就不一样了,阿秦你不是外人,在你面前,我就不必忍痛了。”
  段秦道:“既然痛,为什么不退出江湖?”
  2
  花良宗这回失手,身上带了要养好长一段时间的伤,段秦拘着他不许出去,他也只能讨价还价到跟着段秦去医馆帮忙。
  段秦在惠安城里开了家医馆,每逢初一十五都会义诊,花良宗就是趁着十五这天提出要求的。他知道那医馆里头没雇帮忙的学徒,每到义诊时段秦总是忙得脚不点地。
  花良宗不懂医术,但对药材还知道一些,况且他跟段秦不分彼此,他要跟,段秦自然不会拒绝。
  第二天到了医馆,门外已等着几个人。段秦上前看了看那几人的症状,自然而然地转头嘱咐花良宗去拿药。花良宗得令之后立刻要去开门,段秦却突然想起他肩上有伤,上赶了几步把他拦了下来。
  花良宗笑道:“你还怕我牵动伤口?”
  段秦道:“怕你又赖着我。”
  花良宗退了半步,给段秦让出位置来。
  看他开了门,花良宗摸着下巴道:“可我要是不赖着你,你不是更不放心吗?”
  段秦转头看了他一眼:“既然知道,那为何不肯按我的话做?”
  花良宗无奈笑道:“阿秦还真是执着不休。”
  段秦没有理他这句话,请了那几个看病的人进来,亲自去取了药包好。那几人要给银钱,被段秦推了回去:“今日本就是义诊。”
  那几人谢了又谢,才拿着药包走了,临走前还赞了一句:“段先生跟家人的关系真好。”这个家人,像是没有词语来形容花良宗的身份而硬拽出来的词,不过听在花良宗耳中却很是妥帖。
  可不就是家人吗?花良宗美滋滋地想着。
  3
  伤在肩膀,花良宗一度得寸进尺,推说自己手不灵便。而段秦在平时又十分纵容他,花良宗的种种无理要求居然也都应了下来。
  今日一早,花良宗抱怨说自己无法绾发,整天披散着太没风度。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要求,段秦自然而然地走到他身后,接过木梳替他理顺了长发。
  花良宗看着铜镜里的倒影,突然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段秦动作一顿,低头看他:“怎么?”
  花良宗笑道:“想跟你一起过日子。”
  段秦道:“这不是已经在过日子了吗?”
  花良宗反握住他的手,段秦就着他的手劲蹲下来看他,两人目光对视。
  花良宗道:“可是我总觉得是在做梦。”一边说着,一边要去亲他。
  段秦不避不让,任他亲到自己额头,又感觉那干燥温热的唇落到自己唇上,这才微眯了眼。
  花良宗浅尝辄止,微微退开后摇了摇他握着梳子的手:“阿秦,继续吗?”
  段秦明知道他这“继续”有歧义,也看出了他眼中的笑意。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却飞快地在花良宗唇上蜻蜓点水似的一触,随即坦然自若地站起身来继续给花良宗绾发。
  花良宗还在出神,段秦趁着他乖乖坐着不作妖的间隙替他绾好了头发,才一拍他肩膀叫他回神。
  4
  通常情况下,段秦并不像花良宗那样每天无所事事,他除了要在医馆坐着外,有时还会被叫去出外诊。能请得动他外诊的人自然不会缺钱,段秦也不会放着唾手可得的钱不要。
  只是要跟花良宗说这件事又要费些功夫,尤其是这家人是半夜来的,段秦这一出诊,必然也是要在外住一晚的。
  请人在外头等着,段秦一边思忖着花良宗的反应,一边往里走去。
  一进门,就听花良宗道:“这是要出诊吗?”
  段秦一愣。花良宗道:“那阿秦你快去吧,不必担心我了。”
  段秦微眯眼睛,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开始收拾自己的药箱。花良宗也帮着收拾,就像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一样,帮他把东西拎到门口,而后目送着人远去。
  段秦一走,花良宗那温柔的神色立刻一变,只剩下满目冰冷,直直望向那不速之客。
  “什么事?”
  那人自知多余,飞快地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有客买城北胡家子之命。”
  花良宗点点头,算是把这任务接了下来。那人便知趣地一闪即没,毫不碍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