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揽你自照+番外 作者:五两银子

字体:[ ]

 
文案:
     二十几年来从未见过长得比自己更惊艳的人,世子李昀自诩拥有一张全天下最好看的脸,同时也揽镜自照、窥镜自怜了许多年。
 
直到有一天京城中突然来了一个自称跟世子一样仪态不凡的人,李昀怒了,他倒也是很想见见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白色幂篱一掀开,笠帽下露出的竟是一张跟李昀一模一样的脸!
 
“世子殿下,有好看的容颜应当与他人一同分享才是。”男人笑如清风,给人说不出的清爽。
 
李昀抿了抿嘴,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正打算让一旁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的仆人将他捆起来丢进监牢。
 
可那人装作没看出来李昀的怒气,又眉眼弯弯地笑着,好声好气道:“世子殿下这王府布置得不错,有好东西自是应当与他人一同享用,不如在下也搬进来与殿下同住?”
 
李昀:“……???”
 
后来————
 
两人相处久了,李昀发现江洺这个人身上马甲颇多,装满了许多不可见人的秘密,而自己必定要将这些迷雾一层层地剥开!
 
“有好东西自然要一同享用,你这云津甘甜得很,江公子可愿让我好好品尝一番?”李昀饶有兴致地说道。
 
江洺:“……”
 
“有好东西要懂得一同享用,你这身皮肉细嫩得很,江公子可愿允我好好观赏一番?”李昀眼睛锐利地盯着他,一步一步地邪笑着向他走来。
 
江洺:“……”
 
养尊处优戏精自恋攻 ×深藏不露腹黑风雅受
 
本书又名《世子爷被撞脸的那些年》
 
谢谢喜欢~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昀,江洺 ┃ 配角:很多 ┃ 其它:
==================
 
  ☆、遇刺
 
  
  江南烟胧雨,细雨如丝压玉尘。
  虽然已经过了年,但在江南这地方,现在的天气依旧是透着一股惨惨的寒意,湿冷刺骨。春雨消残冻,温风到冷灰。南方雨水多,冷风裹挟着冰冷的毛毛雨吹在人身上就足以让人抖个哆嗦,牙齿打颤。
  风吹雨斜,花摇草曳,山树半葱茏。乡野小路旁刚刚挨过寒冬的青草正打算借着不久后的回温一展嫩芽,不曾想却被一辆缓缓驶过的马车压进泥地里再也起不了身。
  车夫拽着车绳,不紧不慢地驾着马。
  蔺庭裹紧了袍子缩在马车里,怀里还揣着个破旧的暖汤婆子。他低着头双眉微蹙,愁色难掩,不知在忧虑些什么。
  片刻之后他敛了敛脸色,转头对一旁的老妇人关切着说道:“娘,距入城还有好一段路程,要不您先歇息一会儿吧?到了我再喊醒您。”
  蔺母面露疲色,也正有休息的打算,闻言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好。”
  蔺庭起身温柔地帮母亲掩了掩被褥,随后又抬手轻轻推开马车侧面的窗子,露出一条细缝,他探出脑袋向外瞧了一瞧。
  外头昏昏天影如墨,已然到了傍晚,空中依旧飘着些蒙蒙细雨。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附近萧疏芜秽,碧色凄迷,随处可见的皆是错节盘根的树林子与乱糟糟的杂草。
  蔺庭四处张望了许久也不见一处人家,更无客栈可以歇脚。看着马车驰行的荒芜小路,蔺庭不禁又开始发愁了。
  此行是去京城投奔亲戚的。他家道中落,一时之间无以为靠,有亲戚愿意接济一二自然是好事,关键这亲戚竟是当朝最受皇帝宠爱的荣亲王,是普通百姓不敢高攀的大人物。
  况且说是亲人,但实际上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具体什么关系都查不清。所以亲戚接济这一套说辞根本就站不住脚。
  就连蔺庭自己都不知道竟然和当朝权贵有着这等关系,自小到大都以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而已。直到家里山穷水尽那段时间,父亲病危辞世时颤颤巍巍地拉着自己的手告知了自己这层关系,还让其前往京城投靠这位王爷。
  无奈走投无路,蔺庭也别无选择,先是写了份拜贴托人送去京城,半月后又收拾了行李带上母亲踏上千里寻亲之路。京城富庶,就算王爷府不肯收留,也可在那儿做点小生意自立门户,成为一代富豪困难,但养家糊口应当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车外头的凉风呼呼地刮着,吹落了不少早已枯黄却死皮赖脸挂在树上的枝叶,落叶在大风的席卷中不断旋转着飘飘然落在地上。
  想着想着,蔺庭心里头安定了点,收回手轻轻地合上了窗子,将手里的汤婆子翻了个面,又开始想着这位权倾朝野的荣亲王。
  这位荣亲王近花甲之年,是当今皇帝同母所出的亲哥哥,也是先帝的三皇子,身份何等尊贵,名声何等显赫。
  传言说他虽权势滔天,但为人端正谦和、平易近人,不携一丝皇室里带出来的养尊处优之气,与之相交之人都称他并无半分王爷架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他虽与王妃琴瑟调和伉俪情深,但多年来子嗣甚少,只在年近不惑之年时王妃才产下一子,到现在大概也有二十出头了。
  听传闻道,这小世子的姓情与老王爷一点不像,平日里活泼爱动只知闯祸,常常为王爷惹麻烦,甚至连当今圣上都拿他没办法。
  小世子还有个难以言说的癖好,他喜欢整日捧着镜子顾影自怜。
  蔺庭一想到这里便又开始头疼。他担心的从来不是荣亲王而是这小世子,这小世子一看便知是从小娇惯着长大的,姓子必定嚣张跋扈,是个不好相与的主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