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观沧海 作者:枫桥婉(下)

字体:[ ]

 
第63章 虎穴
  燕折翡脸上终于露出一点讶然之色:“第一面?我是哪里与明远不像吗?”
  星珲摇摇头,淡淡道:“哪里都很像,但也只是像。”
  ——你不是他。
  燕折翡眉目舒展,笑了起来:“既然知道我不是,那还敢跟我过来?”
  星珲敛下眼睫,拾起汤匙搅了搅碗里的粥:“境主说笑了,您特意在怀泽水道口等我,大乘境面前,我走得了吗?既然境主想演这出戏,那晚辈奉陪就是。”
  他不等燕折翡开口,又继续道:“但我和苏朗确实是失算了,我本以为牵扯其中的只有苍梧城,却不想还有您,这样看来,此事解决起来就不容易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神色依旧泰然自若,看不出一分失算后的不安,声音里亦听不出丝毫波澜。
  燕折翡打量了叶星珲两眼,又想起那位被眼前人摆了一道的苍梧城少主方修然,忽然有些不想把叶星珲送到方鸿祯手里了,所谓头角峥嵘,后生可畏,不外如是。
  “后悔来怀泽城吗?”她问。
  “不。”星珲抬头与她对视:“就算是事先知道境主在,我也会来。”
  “这又是为何?你来了可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肉,走不了了。”
  星珲却不答,只放下汤匙微微笑道:“我吃好了,境主要带我去哪,现在可以走了。”
  燕折翡对上叶星珲的眸子,试图从他眼里寻出一丝掩饰起来的惊惶,星珲坦然回望,燕折翡最终轻笑一声,拾起帕子擦了擦手指,再一开口,话音里带着几分慈爱:“星珲,我提醒你,自信是好事,可有些时候,不适时的自信可能会送了命。”
  星珲还是淡笑:“那境主会放我走吗?”
  “不会。”
  “那不就是了,所以境主请吧。”星珲站起身来,朝燕折翡比了个手势。
  “如你所愿。”
  燕折翡戴上面具,起身走到房间一角,打开一道暗门,转头示意星珲跟上。
  甬道里很暗,只拐角处燃着短烛,燕折翡和叶星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看起来就像真正的师叔师侄。
  他们走了很久,眼前终于现出一点亮光,星珲不露声色地深深呼吸一口,暗自攥了攥拳。
  他当然要来。
  定康周氏的船就快要到怀泽港口,上面有漓山新入门的师弟师妹,他若不来怀泽城,一旦船入澜江水道到了定康地界,他们就真的九死一生了。
  更何况漓山此番到云昌两州历练的弟子可不止颜霜师姐带领的那一支,他从颖海来怀泽的路上派人去查过,失踪的至少还有两支。
  他是他们的师兄,自然应当护他们周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来怀泽城走一遭,不到方鸿祯面前,他怎么找得到下落不明生死未知的师弟师妹。
  所以他一步都不能退,龙潭虎穴也得去闯。
  星珲跟着燕折翡踏出暗道外,又走了两步,进到一处院子里。
  燕折翡侧头看了一眼依旧神色不动的叶星珲,微有些惋惜:“你到了这里,就真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她话音刚落,竹林后就有个人怒气冲冲地径直朝他们走了过来,看见燕折翡背后的叶星珲,眼里的滔天恨怒更是要喷涌而出,身形一动瞬间来到星珲身前,一掌狠狠挥出。
  星珲来不及挡,被这一掌打在胸口,身子直接重重撞上竹林旁的石灯,跌在地上咳了几声呛出一滩血来。
  燕折翡随意瞥了一眼地上的星珲,轻轻笑了一声,对方鸿祯道:“人我就交给你了,算是送你个人情,随你怎么折腾。”
  “多谢。”
  燕折翡不再言语,点点头便朝院外走去。
  方鸿祯的目光落在叶星珲身上,宛如看着一个死人。
  昨晚怀泽城外二十里官道上,他儿子方修然被面前的叶星珲摆了一道,重伤到现在还未醒,如若不是生剥下来的灵骨不能久存,方鸿祯现在就想杀了这漓山少主泄愤。
  星珲见方鸿祯一副恨不得活撕了他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勉强扶着石灯站起身,擦了一口嘴角的血,淡笑道:“昨日城外官道上那两个人可是苍梧城派去颖海的钉子,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送他们给自己主子收拾比较妥当,不过看来武尊对此并不满意。”
  星珲口中说的钉子自然就是昨日官道上假扮他和苏朗的两个人,他用了一手千机蛊,又将他们易容一番,把形如傀儡的两个人从陆路送到怀泽城来,本只是欲混淆方鸿祯的视线,却不想还真将方修然炸了个半死不活。
  方鸿祯见叶星珲还敢不知死活地提昨日摆了自己一道的事,面目狰狞,心头的怒火更盛,五指弯曲成爪,正想将叶星珲抓到身前,不经意间却看到了他腰间的一枚玉佩熠熠生辉。
  方鸿祯停了手,嗤笑一声:“你以为手上有叶见微的这枚偕行灵玉就能从我手上安然而退了,今日我就让你知道,区区一枚玉佩能护你到几时。”
  他脸上又添几分狠色,掌心再要凝力,方家的护卫忽然疾步走了进来,跪在方鸿祯几步之外:“启禀武尊,少主醒了。”
  方鸿祯神色稍霁,改手结了道诀封住星珲的全身内力,轻蔑道:“我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又转头朝护卫吩咐:“先扔暗牢里去。”说罢,匆匆朝院外走去。
  星珲内力瞬间停滞,闷哼一声,身形微晃,还未来得及站稳,便被护卫推了一把朝暗牢走去。
  星珲回头看了一眼方鸿祯的背影,嘴角微微挑起。
  想看我能玩出什么花样?
  我能摆你一道,就能摆你两道。
  方鸿祯与燕折翡都不曾发觉,叶星珲被那一掌打伤,身子撞上石灯的一瞬,背后一道浅浅弦月环绕着的符印透过衣衫散出须臾的一星光芒。
  血是吐了,可真伤没真伤他自己才知道,封没封得住他的丹田气海方鸿祯却不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