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代嫁夫郎有空间+番外 作者:清麓(下)

字体:[ ]

第57章 
  游景殊黑沉的目光安静的注视着温琅,眼底有细碎的光在浮动,答案呼之欲出,温琅紧紧盯着他微微开合的嘴唇,心头一片慌乱。
  “别说。”
  游景殊张开的嘴又重新闭上,他凝视着温琅,自然看清了他的慌张和无措。
  他们其实都清楚那个答案,可温琅不敢听。
  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让游景殊清楚地意识到温琅也是喜欢他的。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温琅心中若是没有他,自然不会不敢听,也不会不敢面对。
  游景殊沉静的双瞳陡然变得凌厉起来,他向前探身,一把抓住温琅的手腕,鼻尖几乎要擦过温琅的鼻尖,这么近的距离足够让温琅仔仔细细将游景殊眼底的情意看清。
  他的心脏一阵狂跳,眼睛不由睁大,就连嘴巴也在下意识里微张,隐隐可见看见一抹殷红,落入游景殊的视线里,令他目光一沉。
  “不准逃。”
  只三个字,却听得温琅心惊胆战。
  可是他要是不逃,那他到底应该怎么办?
  手腕上是游景殊的手,温热的触感紧抓着他的手腕,皮肤表层宛如有一蹙火星在飘动,然后瞬息间将他的心脏点燃,温琅清楚地听见自己越发喧闹的心跳声,扑通扑通,似乎每一声都是对游景殊藏不住的喜欢。
  游景殊不容许他逃,甚至不容许他躲开视线,当他实在招架不住时,僵硬的将头转到一边去,游景殊下一秒便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头转回来。
  在游景殊看似温柔实则强硬的视线下,温琅终于败下阵来,他长吁一口气,说:“你……你不要这样……”
  “温琅,你喜欢我。”游景殊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反而笃定的说出了另一句令他心跳加速度的话。
  温琅低垂着头,耳根红了个透,他满脸的惊慌失措,活像是做了贼,还被当场擒获。
  他上一世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也没有这么慌乱过,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游景殊盯着他越来越红,仿佛要滴血的耳朵,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抬手抚上温琅的耳尖,温琅的身子一僵,但是没有躲开。
  他轻轻揉着温琅的耳朵,很软,有点烫。
  “为你。”
  这两个字温琅没听懂,不过电光火石间,他便陡然反应过来,游景殊是在回答他的那个“为什么”。
  “你做这些是为什么?”
  “为你。”
  温琅彻底溃不成军,他捏紧了拳头,猛地抬头,瞪着大眼睛,满脸通红,看起来有点滑稽。
  “游景殊,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游景殊温柔的注视着他,“嗯,什么?”
  温琅抿了抿唇,认真的迎上游景殊的眼睛,郑重的说:“很重要。”
  这时候,游景殊才意识到,温琅可能是想告诉他,为什么不能接受他。
  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正襟危坐,微微颔首,“好。”
  温琅倒了一杯茶水,仰头灌下一杯,这豪气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喝酒。
  将嘴角的水渍抹去,温琅深呼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充分做好心理准备后,他目光沉着的凝视着游景殊,说:“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希望你认真考虑清楚。”
  游景殊想不到温琅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如此谨慎郑重,犹豫这么久才开口告诉他,而且还是一副破釜沉舟的模样。
  不过他还是点头应下了温琅的话,“嗯。”
  “你知道我傻了十七年,前不久和你成婚那天晚上才恢复神智,之后慢慢恢复了这过往十七年来的记忆,虽然我在过去的十七年里都是个傻子,但一些事情我还是记得。”温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游景殊有预感,接下来温琅要说的话,才是这次谈话的重点。
  温琅抬起头,黑亮的眼睛,清澈干净如同水洗过一般,“在我的脑子里有一段记忆,我刚出生那会儿听到一个声音说:‘恭喜夫人,是位小爷。’这段记忆我很模糊,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我记错了,但我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这段记忆是假的。”
  “所以游景殊,我可能不是哥儿,而是和你一样的普通男子。你是家中长子,爹娘一直盼着你能有孩子,我给不了你。”
  游景殊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温琅怎么可能不是哥儿,他拧着眉头盯着温琅的眉心看,“可是这颗红痣一直都在。”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的生母并非温家的主母周氏,而我又比温娉婷年长,周氏向来不容人,若是被她知道我不是哥儿,那我就是庶长子,她是不可能让我好过,甚至不可能让我安稳长大,可能我的生母也是考虑到这点才把我伪装成哥儿吧。”这些温琅都已经仔细想过,完全能够说得通,只是他一直不明白他眉心的红痣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景殊的眉头紧拢,他有些不解的问:“你为何这么笃定自己不是哥儿?而不认为那段记忆是假的,你刚出生那会儿的事情,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记得。”
  若是旁人自然是不记得,但温琅知道自己没喝孟婆汤,所以他刚出生的时候,虽然身体是个婴儿,但灵魂却是个成年人,这段记忆他更偏向于是真的。
  “可万一是真的呢?你赌得起吗?”温琅没有直接和他解释,而是反问游景殊。
  游景殊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温琅却率先开口打断了他,“就算你敢赌,我也不敢,我不想对不起爹娘,也不想让他们伤心难过。不如意事常八久,就当我们没有缘分,算了吧。”
  “算了吧”三个字像是刀扎在游景殊的心口,他知道温琅没有安全感,知道温琅向往有一个家,他曾说过,这里就是温琅的家,他们就是温琅的家人,却不想他亲自给自己修了道坎。
  就是因为太在乎这一切,所以舍不得冒险,宁愿委屈自己,把那份喜欢掩藏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