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死神过往(浦剑) 作者:戚水怜朝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冷门CP,主浦剑,次浮京。
 
浦剑:浦原喜助X更木剑八
 
浮京:浮竹十四郎X京乐春水
 
另含平涅(平子真子X涅茧利),外带生子,慎入
内容标签: 死神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浦原喜助,更木剑八 ┃ 配角:浮竹十四郎,京乐春水,四枫院夜一,碎蜂 ┃ 其它:平子真子,涅茧利,蓝染惣右介
==================
 
  ☆、01
 
  110年前 尸魂界
  NO.1 初识
  这时的浦原喜助还是二番队的第三席和隐秘机动部队三分队槛理队的队长。
  那时的浦原喜助和普通的死神没什么两样,甚至总是一身懒散吊儿郎当的摸样,再加上动不动就一脸傻笑的德行,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没出息的家伙一样。
  但事实是,浦原喜助是个人才,这是夜一说的,只是本人太过温吞让人忽视了他的真实实力罢了。
  不过,浦原喜助也算是个异类了,他恐怕是护庭十三番队有史以来升迁最快的少数之一了吧。其实有此也可以看的出他不是泛泛之辈了,但,也有可能是他和夜一的关系总是暧昧不清,所以有些人也会认为他是靠着关系才爬到那么高的吧。
  浦原喜助喜欢四枫院夜一,这可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只可惜,这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注定这是没有结局的一段缘。
  因为,四枫院夜一已经有了一只可爱的小蜜蜂了。碎蜂,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单纯又善良,浦原喜助很少见到在红尘里打滚这么久,还能保持着那份纯净的人,或者是死神,也许这正是夜一喜欢她的缘故吧。而比起碎蜂,反观自己,在十三番队呆的越久,为人也越发虚伪,离自己的本性也越来越远,那份单纯早已经泯灭在心底。
  有时候,对着镜中微笑的自己,浦原喜助竟有种说不出的反感来,那笑太过做作和虚伪了,这,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直到他遇见了他,那个改变这一切的人。
  那是他和更木剑八的第一次见面,一个算不上浪漫的初遇。
  那天他正在流魂街附近查探一个逃跑的危险分子的下落,但谁知好死不死的碰上了和人斗殴的更木剑八。
  这个喜欢打架的狂野男人一见浦原喜助,便感觉到了他的灵压非同一般,见猎心喜的他二话不说就对着浦原喜助大喊出声。
  “喂!那个谁,陪老子来打一架吧,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老子让你三招先。”
  虽然嘴上是这样喊的,可那人却在刚开口的时候就已经举着那把残破不堪的斩魄刀砍过去了,凌厉的一击竟是逼的浦原喜助也后退了一大步。
  “那个……刀剑无眼,怎么可以这么……啊……当心啊……”
  浦原喜助根本没有想过要和人打架,毕竟他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一味的躲避并不还手。
  在途中他还稍稍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男人的左脸上有条丑陋的刀疤,使得本来只是有些粗犷的脸看上去有些恐怖,让本来长相还算可以的男人看上有些过分的狰狞。
  向来很少有人能够挑起浦原喜助的战斗欲,不过眼前的人却不是一般人,眼看着剑八那一脸嗜血斗狠的疯狂样,竟然渐渐的挑起了浦原喜助的好胜心,然后,红姬出手,事态变的一发不可收拾,这一战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了日落西山。
  当双刀重重的完成最后一击,二人擦肩而过各自落在一边时,纵是浦原喜助这样的人物也感觉到了一丝历尽,他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那个男人,对方和自己一样浑身上下都是不大不小的伤口,既是狼狈又有些可笑。
  然后,那个一脸疯狂的男人突然哼笑了声。
  “很久都没有打的这么爽过了,喂,你叫什么名字?”
  “小剑小剑……唉,奇怪,明明是在这里的呀……小剑~~”
  浦原喜助刚想回答,却被人打断了,他看见剑八脸上的表情动了动,似乎想开口却又停了,好似不想放过难得遇到的好猎物一样。
  本来玩了一下午,把正经事都抛在了脑后的浦原喜助慢慢的平息了汹涌的战斗欲,反手将红姬插回了刀鞘中,然后开口定下了连自己也不明白的约定。
  “那个……如果可以,我们明天还可以继续。”
  “那就明天吧!”
  几乎是立刻的,男人似乎得到了特赦令一般的调头就走,竟是毫不留恋的样子。
  看他这样,浦原喜助竟有些莫名的失落感,而且,他的手还习惯的抓着自己的后脑呢,那句“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也还在嘴里没能来得及问出口。只能一脸傻乎乎的笑容,目送着男人的背影而去。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事后浦原喜助这么想,很少有人能够让他这么肆无忌惮的狠拼一场了,而一架之后,他竟觉得心底舒畅,连一直以来的郁结都不见了,整个人简直轻松了不少。
  没来由的,他开始期待明天的一战了。
  ※
  第二天
  浦原喜助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他知道夜一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对她的心意她一早就已经知道,这他也很清楚,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样回应。
  原本今天一早浦原喜助起个大早,是想尽快做完所有的事情,然后去赴昨天的约。
  可没想到,还没出门呢,夜一就找他说有事要说,但,万万没想到她要和他说的,竟是……她推荐了他去做十二番队的队长。
  不爱,可以说,为什么将他赶的那么远。
  本来,他就不屑进护庭十三番队,做什么三席,当什么三分队队长,如若不是夜一,他才不会进二番队,加入隐秘机动部队。
  他向来懒散,喜欢悠闲的生活,可是一旦进了护庭十三番队,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处处束缚,事事被动,他再也不能随心所欲,自由变的那样珍贵。
  满心的愤怒无处发泄,浦原喜助一路狂奔,他此时真的很想找个人狠狠的干一架,可是没想到,等到了约定的地点,竟是没有见到那个人,心中的怒火更甚,怎么,是不是都以为他浦原喜助脾气好,所以人人都可以爬到他头上去撒野了。
  不悦的皱了皱眉,浦原喜助有些忍无可忍的打算走人,但却在这时候感觉到了那个熟悉而又庞大的灵压。
  可是很奇怪,这个灵压有些漂移不定,似乎无家可归的小狗一样到处乱窜着,这让浦原喜助很好奇,所以他便寻着灵压找去。
  结果老远的,他就看见了那个张狂的身影以着迅捷的速度,从流魂街的这头跑到那头,然后从另一头再跑到这一头,他似乎……有点迷路了。
  看着最终因为找寻不到原路的剑八倒竖着两条眉毛,恼羞成怒的样子,因为被赶去十二番队的坏心情突然消失殆尽,嘴角忍不住的微微勾起,他竟好心情的笑了起来,真是……奇怪而又可爱的人。
  本来不笑还好,这一笑,引动了自身的灵压,让那人察觉到了,他一个回头,看见了自己,明明见到了自己小小的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却偏偏别扭的又变成了一副凶狠的样子,连个停顿都没有,就挥着刀冲了过来,浦原喜助淡笑,抽出红姬,迎了上去。他只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个男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结果这一架又是打了个天翻地覆,情形甚至比昨天还要来的惨烈,可,依然没有分出胜负来。
  而且,仍然是被中途给人打断了。粉红色头发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突然出现,她拖着自己的斩魄刀,一路跑向对面的男人,中途似乎停顿了一下,歪头稍稍的打量了自己一下。
  “小剑是坏人,居然扔下八千流一个人来这里玩。”
  “副队长等等,不要跑那么快啊副队长……咦!队……队长你也在这里啊!”
  小女孩的话刚说完,突然远处又跑来了一个光头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家伙,嗯!等等,他们叫他……队长!!?
  “那个……不好意思,稍微打捞一下,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浦原喜助习惯性的抓抓自己的头,笑的有些腼腆又羞涩。
  而那个被问话的男人却是狂傲的一笑。
  “更木剑八,最厉害的死神之名。”
  更木剑八,十一番队队长?
  这一天,浦原喜助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和身份。
  然后,在回到二番队之后他答应了夜一去参加队首考试。
  嗯,十一番队离十二番队应该不是很远的吧。这样就可以天天见面了,那个奇怪又可爱的家伙。
  就这样,两次见面之后,浦原喜助发现,只不过才刚分手没多久,自己竟然有些想念那个叫更木剑八的男人了。
  ※
  队首考试出乎意料之外的简单,浦原喜助几乎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就过关了。
  事后夜一在二番摆宴替他庆祝,而席间夜一对他所说的一番话却造成了浦原喜助之后好几天的困扰。
  “十一番队队长,是十三番队所有队长中最不合群的一个。”
  “诶?”
  浦原喜助有一瞬间的愣神,本来他也不是一个笨蛋,只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一个人一旦真正的遇到关于自己的事情时,往往最不会看清事情的真相。
  “你应该知道更木剑八这个名字和现任十一番的队长是如何晋升为队长一事的吧?”
  看见对面的男人点点了头,夜一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瓷碗,碗中倒映出了头顶清冷的圆月。
  “那个男人,太危险了,就算还没有靠近,但光是感觉他的灵压,就能感觉到危险的血腥味,那是野兽的味道。喜助,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如果你能和他保持距离就最好尽量的保持距离。”
  虽然夜一不爱浦原喜助,可是毕竟是做了很多年好友的人。何况,她亏欠浦原喜助的是一份永远也还不了的情,所以,她的心里,是希望浦原喜助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而显然,十一番的那个绝对不会是那个人选之一,他是个绝对危险的存在。夜一从来没有看见过浦原喜助对一个人能这么的感兴趣,而这个感兴趣的程度明显已经远超了某个规定的界限,那是一个危险的尺度。
  只可惜,浦原喜助绝对不是个能够轻易听话的主,所以,日后事情发展脱轨以至于到了惨烈的程度时,夜一连阻止的机会也没有。
  TBC                        
作者有话要说:  
 
  ☆、02
 
  NO.2 吃醋
  浦原喜助和更木剑八的第三次见面是在浦原喜助荣升为十二番队队长之后的第三天。
  因为刚刚升任为队长,所以开始的几天浦原喜助都很忙,毕竟除了要搬家外还要与队员们彼此熟悉,所以开始的几天,他并没有时间去隔壁队,见一下那个张狂的男人。
  而现在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他也就有了时间来见见那个粗犷却可爱的男人。
  只不过没想到,当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竟会是这个样子。
  当十一番的那个光头三席带他走进十一番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那个熟悉的灵压,虽然依然强大到张狂,却有些莫名的凌乱,而到了这个房门外时,那种感觉就更加的明显了。
  虽然和男人才见过两次,但是也知道男人再怎么样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本来就因为被自己强行拉来而不高兴的副队和斑目一角消失在转弯处,浦原喜助才转身打开了房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