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死神]Boss难当+番外 作者:六泽浅

字体:[ ]

 
 
  ☆、第一章 到来
 
  看着眼前的两个白衣人面无表情的站在我面前,我就明白我还债的时候到了。上辈子因为车祸事故,在临死前和灵王做了一笔交易,用答应他任何一件事来换取再活一世的机会。跟着身边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脸比雪还白的灵王下属走到神殿前,常年弥漫着白色的雾气,涓涓细流顺着白色石阶下方纹路流向池水内。
  “去扮演蓝染惣右介吧。”手捧Bleach漫画的灵王殿下一脸威严,“演一场好戏给我看看吧。”
  也不知道是谁给灵王塞得漫画书,根据带我来的那两个小哥,这几日灵王都把自己关在寝宫里看死神,可能是疯魔了,现在居然想看真人版。
  “我知道你没有蓝染那智商以及能力。”灵王替我说出了我心里话,他摆摆手:“这些你都不需要担心,这种外部力量当你成为蓝染的那一刻变会自动拥有,还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长。”
  灵王翻了一页漫画,慢悠悠的说道:“日常你随意,蓝染做的几件大事必须完成,只要目的能达到就好,过程你稍微改一改也没关系,这样我看起来才有意思。当然,只有小细节可以变动,大的事件都要全部按照剧情,出了什么乱子你也别给我回来了。”说道这里他看了我一眼:“假如中途死亡还有,那就是真的死了,别忘了我没提醒你,等我看够戏了,你和我的交易就结束了。”
  听起来好像不难,毕竟穿去当的是Boss,比穿热血系小强容易多了,武力值在被没被一护劈掉前第一,平时出场就装装逼。我点点头,想必这趟旅行回来之后我或许可以考虑去报考电影学院。
  “那你去吧,记得别让我无聊。”灵王朝我挥挥手:“再见。”
  这次我连点头都没时间了,就见眼前白光一闪,我所在的场所面换了一个地。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出现灵王布置下来的第一个指令,实际上就是步入剧情的第一步,进入第五番队。随即我查看了一下目前可用灵压,在发现被封闭的能力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之后,我不禁默默的感慨了一下蓝染同志还真是独孤求败的典范。
  睁开了眼,身手就往脸上摸,要知道Boss的脸不是谁都能摸了,当年看死神我控的人不少,但首当其位的就是这位话痨蓝。现在穿成了本尊,怎么样都要先过一把手瘾,自摸一把。
  把脸摸了一遍,觉得怪怪的,摸了第二遍,我才发现少了什么。身为没扒掉伪装的蓝染,怎么能缺少一个让人第一眼看起来就具有亲和力的老土黑色眼镜呢!秉着要拿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精神,我当机立断决定现在瞬出去找家眼镜店,在毕业前就先把眼镜问题给搞定了。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理了理快被我脱得差不多的衣服,朝门口走去。
  现在的时间才到蓝染是真央灵术院的六回生罢了,但就算只是六回生,瞧那个被封闭的灵压,我觉得就算我现在杀进静灵廷里当个队长什么的,还是妥妥的。
  到了眼镜店,一排长得差不多实在没什么能挑的镜框整齐的摆在橱窗里。我低头看着两个长相差不多,颜色差不多,甚至拿起来重量都差不多的黑色镜框进行着比较。明明没什么差别,但为什么价格却是天差地别。
  “你要哪个?”眼镜店的老板看我看了半天迟迟不买,可能以为我没钱,表情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
  和凡人计较没意思,我是要冲奥斯卡终生成就奖的男人。
  我微笑着看着老板,放下了那个贵的,拿便宜的放到老板面前。没办法,即使是日后一发威就能让尸魂界抖一抖,一咳嗽就能让虚圈震一震的Boss,现在也不过是个小透明罢了,而且还是穷逼。
  真央灵术院的补贴始终是有限的,就算蓝染先前拿了不少类似于奖学金的额外补助,都拿去买那个长的没什么差别的黑框眼镜也太可惜了。
  一分钱逼死英雄好汉啊,在老板转身过去给我配镜片的时候,我扫了一眼这家钱最贵的那块橱窗,暗自发誓。等到我当上第五番队队长后,看我不买一堆回去,一天换一个带!
  带上了眼镜后,我再迈出眼镜店,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在我眼中都不一样了,各个都那么渺小……这倒不是我说假的,这眼镜度数不对,我压根没近视!
  回去的路上我还买了面镜子兜怀里,准备着全面练习眼镜蓝时的那种自带圣父光环的微笑,我现在的微笑似乎比较没有亲和力,我明显觉得在我再度扬起嘴角笑看那个老板的时候,对方非但没有感到春风般的温暖反而冷汗都下来了……大概是没有眼镜版的笑起来太有震慑力了,霸王之气想收都收不住也很有可能。
  回想一下,眼镜蓝和Boss蓝的区别很大,说实在的我很不懂,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个人一扔眼睛一撩刘海就能达到堪比整容的效果,不管是气势还是气质都产生了显着的变化,甚至给人一种瞬间年轻二十岁的感觉……
  再配上虚圈那套衣服,腰有了腿也有了,恁显身材,不像死霸装该遮的都遮了,不该遮的也遮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揣着镜子,开始了我作为蓝染Boss的第一旅程。
  学习微笑。
  笑是个技术活,微笑冷笑嘲讽笑哈哈大笑皮笑肉不笑,嘴角要提高几厘米面部如何才能不僵硬,怎么笑才能够看过去高深莫测或者和蔼可亲,这都是需要细心研究的。蓝染Boss智商过关,真央灵术院里的学业基本不需要多大功夫就搞定了,读完了灵王每天指定必读的书,我就开始练习微笑了。
  要笑的光芒万丈自带圣父光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笑脸都笑僵硬了,我又不能用着蓝染的壳子仰天长笑,练习微笑还是个体力活。好在我的努力是有收获的,那个温柔而又亲切的笑在我日夜的练习之下也算抓住了点精髓所在。再配上那副眼镜自带的PS修饰效果,给我加了不少看过去淳朴分,我也总算没有离灵王预定的轨道偏离的太远。
  真央灵术院是成为死神的必经之路之一,就算日后再牛逼的队长也要先来这里操练一番才能出去,第一番队的老爷子就是这个学院的创始人,无数有名的无名的龙套的炮灰的死神都在这里渡过他们成为死神前的第一站。因此这么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偶尔会有一两个队长级的人物前来逛逛,视察一下,是很正常的。
  静灵廷会有队长级的人物要来,这个消息早就在很早之前就传开了,等队长要来的那天,一听到下课铃声,同班同学门都拿出最快的瞬步速度冲去真央灵术院的大门口,围观要来的队长。
  我当然也去了,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多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剧情中的人物,难得有个提早见识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
  并没有搞什么很夸张的欢迎模式,围观人数虽然多但很有秩序,人挤人当然有,可至少给人家队长留了一条可以走的道。在不知道第几次被后面的人往前挤了好几下之后,我深呼吸不断提醒自己要淡定,我现在走的是温和路线,实在不适合一个发飙用灵压震飞在场的所有革命同志……
  不知道等了多久,伴随着明显质量不一样的灵压的到来,我推了推眼镜将视线投向门口。打头的家伙留着一头可以去拍广告的柔顺长发,金发色平刘海,无精打采的样子,没挺直背一副懒散的样子。
  我的未来上司,也是要被我迫害走的倒霉蛋,平子真子。
  后面跟着的是头戴斗笠,身穿花衣的第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以及第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
  这三个人的灵压都是明显的克制住了,但就算是这样也比在场的同志们不知道高等多少倍。打头的平子真子目不斜视的直直往前走,一副连眼睛都懒得睁大的模样。比起日后才会成为同事的八番队队长以及四番队队长,这个很快就要成为我上司的人才比较吸引我注意。
  毕竟当年看死神的时候我对他还是颇有好感的,那种吊儿郎当的范儿认真起来形成的反差度还是挺吸引人的。而且他还是能看穿原着蓝染的人,怎么说这个洞察力都不是吾等凡人所能及的,现在近距离见到了,我有点忧伤,假如我在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的时候就被这厮揪出来了怎么办,人家影帝都hold不住的男人,我这一西贝货需要磨练多少年的演技啊!
  不过后来我就淡定了,毕竟人家Boss蓝的真面目是狂霸酷炫拽,装呆萌不怎么熟练可以理解,至于我这款……本色出演就好了,连伪装都不需要带的!
  队长是来讲话的还是来视察的跟我们这些六回生的关系都不大了,到了毕业季,基本上真央灵术院的六回生都在忙着为自己日后要去的番队而奋斗,有后门的走后门没后门的制造后门走后门。大伙都在勾搭自己心目中最心仪的队长番队,并为着一进去就有席官位置做而努力。
  我倒是没这种远大志向,一是凭着蓝大的本事一进去混个席官不难,但是这厮一直是以低调为主,但也不能太低调了,不然被踢去第四番队怎么办?我要当个有原则的老好人。真央灵术院前几名可以自主选择番队,除非队长指定,想到一个星期后的期末考,看着平子真子的背影,我表示完全无压力。
  真央灵术院首席毕业生听起来是很酷,但第一名是出头鸟,不能要。第二名其实刚刚好,最为稳妥,可是考虑到低调的问题,否决,那也只有第三名了。其实前三不管怎么样都很惹眼,但好歹披着蓝大的皮,我实在没脸给他搞个年段中游的成绩出来。
  从一穿越我就在到底是自己拼手一搏和依靠剧情大神相信灵王的选项间摇摆,这一摇摆,就直接到了毕业。
  顺带的,我也见识到了蓝染同学的好人缘了。
  温和稳重,不急不躁,同龄人里出了这么一独苗苗,那温和的态度,温柔的微笑,虏获了不少学弟学妹的欢心。其实我很不能理解,按照这年龄的女生不是都该喜欢那种阳光奔放热情的好少年吗,怎么会瞧上蓝染这棵大树的?最后我只能归结到个人口味问题,在升天之前,蓝叔就是靠这一手吃饭的。
  能力在同龄人中稍显突出,却不太过分,无论说什么都温言细语,让人感受到自己很受对方重视,而且对方是全心全意为你好。短时间可能只会留下脾气不错的印象,可时间一长,被蓝大这么攻略,哪怕是一块石头都会被他捂化了。
  但那是蓝染,不是我,温柔是他的一部分,就算日后把假象扒了,他也没能改变出这种模式,哪怕是假的,这么几百年下来,也能成真了。而我顶多算是面子工程,完全是赶鸭子上架,硬逼出来的。
  要说之前我不理解为什么蓝染好好一个霸气外漏的Boss会有话痨属性,在真央灵术院待了一个月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在课外指导那些学弟学妹乃至同班同学后,想不变成话痨也难。更令人发指的,即使我说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再一遍,有些人该不懂的仍旧不懂。要不是有几个表示经过我一周的恶补,表示至少能在年段往前进好几十名的人存在,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我词不达意以至于那些人无法理解,或者我干脆说的是火星文?!
  果然天赋这东西真的是有些人努力好几十年也没法赶上的差距,都封闭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了,不管是白打还是瞬步,鬼道还是斩魄刀,恐怕整个学院也没有一只能打过蓝染一只手。
  更别提还有人没找到自己斩魄刀……
  说道斩魄刀,蓝染的镜花水月可谓是死神里的一把利器,都说物随主人形,迷惑对手对对手进行完全催眠的可不是也是蓝染的拿手好戏,站在影视界最高点的男人,这一技能早已满点。
  唯一几个没被他假象蒙蔽的,日后都被他搞出了静灵廷,成为了几枚高级炮灰,他唯一的队长——平子真子就是如此。其实如果不是剧情需要,我真的不是很想去第五番队,想到那天看到的长毛队长,又想想按照久保透露出来的讯息,蓝染去了第五番队除了做坏事就是一老妈子的命,加上平子真子的不靠谱,真心想替未来的自己抹几把泪。
  不过也罢,身为一个预备役Boss,怎么能被注定要被炮灰的人气角色而影响到。
  在成绩出来后,看着公告栏上刚好比第四名多出两分又比第二名低了三分的成绩,我面上平静而从容微笑着接受众人的道喜,心里感动的泪水都堪比瀑布了,终于靠蓝染的皮博得了一次当优等生的机会!
  现世学了十八年,都没感受到这种毕业礼的浓浓喜悦,我头一次发现穿成Boss其实也没那么悲催。
  反正是爽了一世最后被关了而已,那到时候肯定没我什么事情了。
  这么想着,我脸上的微笑就有些真心实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