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综漫]爷们,养娃不易啊! 作者:汪喵不离家(下)

字体:[ ]

 
  ☆、第96章 胡侃的后果
 
金虎这话一说完就被真田弦一郎狠狠地瞪了一眼,无奈地抖了下眉头,金虎笑道:“没给你开玩笑,你说,你现在就是太过于克己了,男人就要在年轻的时候放纵一些,要不然等你老了的时候,看到那些娇艳欲滴的鲜花,可就真的是有心无力地眼巴巴看着别人采了。”
    “那你呢?采过几朵?”
    真田弦一郎竟然会开口回应他的这种调侃话,金虎还是觉得有些意外的,虽然对方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劲,但是金虎还是想要借此缓解一下两人的氛围,所以,无视掉刚才察觉到的那种不对劲,呲牙笑道:“小爷是万花丛中飘过的男人,羡慕吧?”
    真田弦一郎真的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有时候蠢的不是一两点而已,对着刚刚给他表白的人,竟然还能嘻皮笑脸地说这样的话,存心的吗?
    存心想要让他失控是吗?
    还是说,金虎这个人真的没心没肺到残忍的地步,不管是面对什么都可以一副无所谓的轻松悠闲样子。
    真田弦一郎看着自顾嘚瑟的金虎,眼睛里投射出复杂的光芒,然后趁着金虎放松的瞬间,迅速地就把人给掀翻在地,这次明显有经验的真田弦一郎很果断地扯开自己的领带,然后毫不犹豫地就把金虎的双手给缠住了。
    这还不算完,真田弦一郎为了不让金虎的腿脚发力,很是专业地压制住了,这下子,金虎就成了被扒下利爪利牙的老虎,看着还是虎,但是却丧失了很大很大的战斗力。
    “我靠,真田弦一郎你他妈的还上瘾了是不是?”金虎心里那个不爽,他好心好意地想要让两人轻松一些,所以故意给说点男人应该感兴趣的话题,为毛就是有人不领情啊?这吕洞宾给当的,真真的好心没好报。
    金虎是有一肚子的不满,所以说话的时候更是带着想要咬人的怒气。
    但是真田弦一郎却完全没有被这股怒气给渲染,仍旧不肯松弛一分地盯着金虎说道:“我可以允许你任性霸道耍赖,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轻视,甚至怀疑我的感情。”
    屁的感情,要不是幸村精市那家伙多嘴,你丫现在都云里雾里傻傻看不清楚呢?!
    金虎下意识地就想要咋舌,但是下一秒就觉得自己关注点好像有点不太对,难道他刚才是在不爽真田弦一郎意识太晚了吗?
    不不不!他才不该是这么想,怎么看真田弦一郎还是迷糊的好处多一些,所以他不爽的应该是幸村精市多嘴而已。
    金虎安抚自己的空隙间,真田弦一郎已经准备要开始了,等他脑袋凑到金虎的脸前,两人的气息相互融合的时候,金虎才算是反应过来,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怎么想,而是该怎么做才对啊,这种手脚都不能动的状态对他来说实在太不利了。
    如果说对手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也就罢了,就算是绑手绑脚的,金虎都有信心完胜,但是他现在的对手是真田弦一郎,一个被他训练到大,已经长成大男人的纯爷们,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下,想要扭转战局实在有点困难。
    但是,任由真田弦一郎做下去的话,他可能真的会在这里丢掉点东西,而且,看真田弦一郎的这种架势,明显是准备攻他的啊,想想那种画面就惨不忍睹,他绝对不要!
    他能从仙道彰手里逃开,能从赤司征十郎手里逃开,连利威尔他都圆满撤退了,绝对不要栽在这个刚刚成年没多久的死木头手里!
    这个时候的金虎是无比地怀念真田弦一郎小时候,不管是第一次见面时把对方打得体无完肤,还是在那次网球赛败北后抓着他的衣服哭,那个时候的真田弦一郎都要比现在可爱的多。
    这个时候的金虎是由衷地这么想,小鬼什么的,一直不要长大就好了!
    想当初最开始的时候,金虎是看到小家伙就头疼,但是他现在才发现,小家伙虽然幼稚弱小蠢笨的多,但是却绝对比长大后成精的他们要好的多。
    下次再遇到小鬼的话,就不给浇水施肥,就让他们保持嫩芽的状态最好了,敢他妈地作,那他金虎就一把掐断!
    不管现在心里是作何打算,金虎真正能做的只有喊停!
    “好,我不怀疑,也不说让你乱搞的话了,所以,现在立刻马上放开我。”
    金虎是一本正经地承诺着,但是在面对他这种难得的认真时,真田弦一郎明显有些犹豫,虽然确实没有继续下去的动作,但是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金虎看,就像是想要从金虎的眼睛中,去验证金虎所说的话是不是真心实意一样。
    “信不过你。”
    真田弦一郎在验证了好一会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虽然金虎说那话的时候确实没有怎么诚恳,事实上,他还准备在真田弦一郎放开他之后,绝对要狠狠地教训一顿,这次不只是让真田弦一郎当坐垫,而是直接把人压缩成片儿当风筝放。
    但是,就算是他真的这么想,在听到真田弦一郎做出准确判断的时候,还是觉得超级不爽啊,超级不爽!
    “混蛋,不准亲。”
    金虎侧头躲过真田弦一郎的靠近,然后皱着眉头努力想要把自己显得充满震慑力一些,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在不容他乐观,就算是吼的再大声,也只会更加显得他出于劣势而已。
    相比着金虎的暴躁抓狂,真田弦一郎要高兴的多,从小到大,他看过太过金虎耍酷耍赖,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显得气定神闲得让他觉得不爽,这会可是完全反过来了,他真田弦一郎总算是可以把金虎那总是得意洋洋的样子给打破了。
    “你这样子,很可爱。”
    真田弦一郎难得说上一句甜言蜜语,但是在金虎听来,那简直就像是拿着针往他的耳朵上扎啊,这样的刺激让金虎猛地把本来扭头一边的脸再转回来,恶狠狠地盯着真田弦一郎说道:“可个屁的爱,你现在放手,老子还可以考虑原谅你,要是再他娘的不听话,老子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金虎说的是信誓旦旦,真田弦一郎也相信他这会说的是真心实意的话,最起码比刚才哄他的时候诚恳认真的多。
    但是,就算是知道金虎是在认真地威胁警告他,真田弦一郎也不想收手,他心里很是清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想要再有下次就困难的多了。
    真田弦一郎是真的很想在金虎离开之前,在他暗暗努力了三年多之后,把他心里所有的感情都传达给金虎。
    真田弦一郎自己很清楚,他不是什么会哄人的人,面对着金虎的时候,他更多的时候都是在被动着,他深怕当金虎不再对着他的时候,这个总是没心没肺样子的人会完全把他忘记了。
    真田弦一郎对自己的感情有信心,他也相信在最后他可以再见到金虎,但是,他却看不到金虎的回应,这个突然间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生生地在他心上刻上一点一滴的痕迹,虽然平时看起来不痛不痒,但是当他发现的时候,整颗心上面都只被那日积月累的记忆给覆盖全面了。
    他全心全意地被金虎给占领了,但是对方却一点表示都没有,那不肯多说一点的承诺,不肯多做一些的动作,让真田弦一郎很不安。
    所以,他要消除掉这种不安,如果金虎不说不做,那么就由他真田弦一郎来说来做,甜言蜜语他不会说,而金虎也不喜欢听,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用那实实在在的行动,在金虎的身体上,在心里上,都深深地留下记忆,让对方怎么都忽视不掉的记忆!
    打定主意的真田弦一郎就像是一个蓄势待发准备攻城的将军,那扑面而来的强势气息让金虎不得不感慨,那神经病力量选择的小鬼还他娘的都真的是好苗子。
    但是,就算他金虎再怎么喜欢拔好苗子都自己手里,那也要分情况啊,他拔好苗子是可不是为了让苗子反自己的啊,要是连自己养大的小鬼都镇不住,那以后他可还要怎么混啊!?
    真田弦一郎是下定决心要在分别前给彼此留下抹不掉的记忆,而金虎是下定决心绝对不要让真田弦一郎压他,所以,一时间,两人就像是对峙一样,眼睛盯着对方伺机而动。
    “X!”金虎最先沉不住气,不是因为他定力不足,只是因为在看到对视的过程中,他被真田弦一郎眼睛蛊惑了,在看到真田弦一郎那种挣扎又隐忍的样子时,金虎突然间有些心虚,不知不觉中就率先撤了气焰,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甘地咒骂道:“老子上辈子到底是欠了多少债啊?!”
    “同意了?”
    真田弦一郎试探性地问着,而金虎则是凶恶地瞪了他一眼吼道:“同意个屁!”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写文各种不爽,想写的要憋住,不写还进行不下去,~~~~(&gt_&lt)~~~~ ,好压抑!
 
  ☆、第97章 该来的还是会来
 
明明金虎是语气不好,态度更是不佳,但是真田弦一郎却笑了,用那种温柔的表情看着金虎笑,他想金虎应该是,虽然不同意,但是却也不是不可以继续的意思。
    不管是想要驯服狗狗还是想要劝服一个人,糖和鞭子都是需要的,金虎对于真田弦一郎,用了太过的钢铁教育,现在偶尔难得的一次的怀柔政策效果可是好的无法说。
    虽然这种怀柔实在不是他的本意,并且代价非常地大就是了。
    “我靠真田弦一郎你个混蛋,你他娘的知道自己已经成年了吗?杀人是犯法的,小心老子告你啊混蛋!”
    金虎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好心情,真实的感受告诉他,应对一个隐忍三年多的成年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活,尼玛,还怀柔,怀柔你妹!就没有比这个更加暴力血腥的了。
    而真田弦一郎的心情却是超级无敌好,端着食物到金虎身边的时候,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哪里是一个神清气爽形容的得了的。
    “吃一点吧。”
    真田弦一郎知道金虎现在正在闹脾气,尽量让自己不要显得太得意,但是那压抑下泄露出来的气息已经足够让金虎咬牙切齿了。
    “一点个屁,老子要吃大餐,就让老子看看,你到底是准备了多少钱了,才敢这么干脆利落地出来单干!”
    金虎恶狠狠地瞪了真田弦一郎一眼,他真真地觉得,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实在是太对了,对得他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真田弦一郎就是个混蛋,平时怎么看都是种冷静得好像无欲无求的样子,但是事实上,疯起来真的不是人!
    但是,就是这个疯起来不是人的人,一切的疯狂都是因为他金虎,这个事实上金虎觉得有些无奈,而真田弦一郎看了看自己手里端着的食物,再看看金虎,最后还是决定顺着金虎的意思来。
    把手里的食物放下后,真田弦一郎想要去伸手扶金虎一把,但是却对对方毫不领情地给瞪了一眼,金虎在穿戴好之后,看了看放在一边还冒着热气的粥,再瞄一眼真田弦一郎,然后对着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真田弦一郎吼道:“你先出去。”
    真田弦一郎虽然是不知道金虎想要一个人偷偷做什么,但是却还是选择了乖乖听话,人逢喜事精神爽,很多事情都可以顺着对方的意思来。
    金虎确定真田弦一郎走出去之后,端起那碗被放在一边的粥,然后直接一股气地全部干掉了,最后放下碗之后抹了抹嘴唇,金虎才嘟囔道:“靠,一个大男人熬粥熬这么好干什么。”
    做完这一切之后,金虎再看了一圈这个被真田弦一郎努力创造出来的家,然后才打开门准备出去,但是他一打开门就看到真田弦一郎站在门口等着他,见他出来了吧,真田弦一郎还想要探头去往里面看,金虎伸手就把人推了一把喊道:“看什么,快走,老子要饿死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