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死神]空蝉+番外 作者:梅花J

字体:[ ]

 
 
 
文案
我等因为无影无踪所以被畏惧,
 
因为无影无踪所以被敬仰。
穿越到死神世界,从真央到死神再到虚圈,慢热,CP蓝大
 
 
内容标签:死神 少年漫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七蓝染惣右介栖川崇周 ┃ 配角:四枫院夜一死神众 ┃ 其它:
 
==================
 
☆、1
 
  此时是炎热的夏季,树上的知了声没完没了,夏日的阳光透过枝叶斑驳的落在地上。
  在破旧而泥泞的街道上偶尔有汲水回来的孩童和背着幼子的妇女。
  菜贩与脚夫就在大街小巷的间隙中大声叫卖。
  过了略显拥挤的居住区,就是稀稀落落的田野与简陋的木屋,在走上几里,就是贯穿乡镇的一条小河,景七提着从河里取的一桶水,小心的绕过洼地朝家走去。
  他敲了敲门,一个面容慈祥的妇女打开门,微笑的看着回来的景七。
  “小景,你回来了?”
  “奶奶去哪了?”
  “啊,她已经睡下了。”
  “现在才下午,奶奶不舒服吗?”
  妇女面露忧愁,“你奶奶年龄大了。”
  “我给你烧了水,走那么长的路,一定渴了吧。”妇女把景七拉到屋内,虽然外表上有些破旧,内里却打扫的很干净。
  “没事,也不是多长。”景七放下水桶,擦了擦身上的汗,端起桌上的水一口喝下。
  “你年纪还小,多吃些东西,好好长身体。”姑姑说些就端了很多午间的食物。
  “姑姑……我已经不小了。”
  景七无奈的想起上一世他已经24了,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后反而变小了,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景七看着樱树上的刻痕,这是他到这里的第三个年头了,他已经渐渐适应这样缓慢的节奏,拿起桌上的木牌,仔细抚摸着上面的文字。
  初来时他并不知道这个木牌上面刻的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像日文,结果上了二十年的学,虽然没怎么用心学,可到头来却还是个文盲。
  这是死神派发给魂魄的整理券,如果要居住在一个区,这块木牌是必须的。
  当然死神大多是管不到景七所在的地方的,从四十区以后,就很少有死神踏足了,他的姑姑从来到这里就从没见过所谓的死神。
  “你说这里是流魂……?”
  “流魂街”
  景七看着中年妇女,看得出来女人年轻时一定颇为秀美。
  妇女看到金逸身上的牌子,她拿起来指着上边说“64区浄面”
  景七重复了一边,虽然不认得也不会说,可是意外的能听懂他们讲话,学习的过程就变得很顺畅。
  景七当时呆住了。流魂街?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一切都真实的不像梦?
  一个老婆婆佝偻着身子端了一碗水过来,“你会感到饥饿吗?孩子?”
  “呃,是有一点。谢谢。”景七打了手势。
  “那就恭喜你了,会感到饥饿说明你有灵力,虽然不知道你灵力有多少……灵力出众的人就可以进入贵族的领地,净灵庭啊。”
  “你看,那片圆形的建筑。”
  景七朝西方看去,白色的巨大建筑静静屹立,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隐约的金色的光膜。
  这是景七第一次看到净灵庭,作为一个现代人也非常惊异。
  可以感觉到建筑群离这里非常遥远,高大的围墙凛然隔绝了流魂街与瀞灵廷,也隔绝了贵族与平民,尊贵与贫贱,不得不让每个出自流魂街的人感到一种渺小。
  “我们……都是来自不知何方的流魂,只有进入那里,才可以长久的生存下来。”
  女人温柔的眼光看着少年,从这样近的距离可以看见女人的眼角已经生出皱纹。
  “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里的人都是互相不认识的,我和奶奶也是这样,所谓的家人……都是自己寻找的啊。”
  ……“孩子,做我的侄子,好吗?”
  景七突然的来到这里,还无法反应过来,他停顿了半响。
  “我不是在做梦吧……”
  景七当然不是在做梦,在他第二天醒来时,他发现他还完好无损的躺在榻榻米上,被褥整齐的盖在身上。
  他看了看门外,还是那些在夏天而生机盎然的树木。
  他仔细问了妇女这里的情况,她说他们这样在流魂街居住的魂魄都被称为整,在这之前他们在现世死亡,然后被死神魂葬来到尸魂界,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给每个人整理令,整理令上写明所在区的名字,作为他们居住在这里的凭证。
  景七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死了,他在来到这里之前是喝了很多酒没错,之后似乎被什么东西撞到,醒来后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完全没有什么死神来魂葬的过程。
  搞了半天也没搞懂什么,索性就不再多想,死神工作量这么大,总会出点纰漏什么的。
  景七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据姑姑说,这里的治安并不是很好,在一至八十区中,治安与生活条件依次排列下来,原本生活区的分配是严格按照生前的所作所为,可是制度就是制度,现实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分配更多的还是靠运气,64区,生活是难过了一些,比如食物的匮乏,人烟稀少,而且还会有到处游蹿的混混来找这些平民的麻烦。
  “景七?来,尝尝这个。”姑姑打开他房间的门。
  “不了……姑姑,我已经……”
  “景——七?”姑姑端着饭后甜点进来,姑姑平日里除了打扫院子,做一些木活,一个爱好就是做甜点,大概是觉得景七还小,一定会喜欢这些东西……
  “……好吧。”
  姑姑坐在对面,抚了抚有些凌乱的头发,她的手掌因为常年的劳作显得并不光滑,面带笑意的看着景七吃下甜点。
  景七努力的吞着点心,突然有些好奇,就像每个孩子都会问到的,“姑姑,你为什么□□熙呢?”
  “这个啊,这是你奶奶给我取的名字呢。”姑姑不自觉的摸了摸景七的头发,虽然景七其实有点不乐意。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来到这里,是你奶奶收留了我,转眼间二十年就过去了……”
  景七的动作顿了顿。
  “小景,你要好好的长大,将来说不定有学习斩术的机会呢,到那时,你奶奶一定会很高兴的。”
  “姑姑,我不会离开你们的。”
  “哎呀,真是臭小子,这种话一点都不害臊啊。”姑姑有些惊讶,却又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
 
☆、2
 
  景七当时有些无法相信自己已经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他第一次感觉突然脱离了现实,仿佛不存在一样。可以用恍惚,大概形容景七那是的状态。
  不过……死了也好,亲人们不必在被兄弟俩拖累。
  既来之则安之,他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呢。他得活下去,找到弟弟。
  流魂街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平淡,这里大多是没有灵力的整,只要喝少量水就可以活下去,姑姑有一点灵力,家里靠卖些编制品和木具为生,虽然清贫,在姑姑的操持下也能过得下去。
  现在景七对这里的刀术很感兴趣,但这里的平民是不允许带开刃的刀具的,只能携带一种叫浅打的铁具,平民很多一辈子都见不到所谓的死神,死神并不是专门来保护流魂街,只是象征性的负责这里。
  死神的荣耀只存在于瀞灵廷中。
  日子就这样流水一样过去,景七抱着一包金平糖,这种五颜六色,甜的让人掉牙的东西也只有小孩子喜欢了。隔壁的清谷小弟总是缠着他吃糖,也许是景七相较于清谷大叔比较好说话……
  每逢夏天六七月会有夏祭,男男女女穿着浴衣跑到郊外游玩赏花。时不时还传出某某家儿子为了女人而决斗的消息。
  关于找到前世的弟弟……他问过姑姑,一旦灵魂转世,即使是同一时间死亡也不一定分配到相近的区,何况大家都没有前世的记忆,人海茫茫,到哪里找到那么一个孩子?
  “小景啊,出来买东西啊?”路旁卖菜的大妈看见景七。
  “是啊,婶婶好。”
  大妈招了招手,“过来把这个带给你姑姑,多吃点新鲜蔬菜,对身体有好处啊。”
  大妈身旁的大爷坐在凳子上点了点头,“是啊,小孩子注意身体啊。”
  “啊,是是。”景七抱了满怀的新鲜蔬菜,郁闷的想推辞却推不掉。
  “多谢婶婶。”
  景七走远后,大妈感慨道,“小景这孩子就是太礼貌了,要是我家次郎也能这样孝顺我就积三辈子福咯。”
  景七脚上汲着破烂的草履,身穿剪了袖的便服,慢慢的向家门走去。
  推开木门,放下一些调料和蔬菜,景七把草鞋脱掉,赤脚踏在榻榻米上。
  “景七?”
  “啊,姑姑,我买好了。”
  “嗯,好孩子,别太辛苦了。”姑姑一身布衣,抚着景七的头。
  天知道景七内心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姑姑总是将他拿小孩子看……
  景七其实原来叫金逸,这是姑姑和自己新取的名,什么?你问姓氏?平民是不需要有姓氏的,没人会再给自己起姓,除非当上死神。
  景七自觉的去做饭,姑姑赚钱养家已经很辛苦了。
  她没有多问景七的来历,即使知道景七与别人不太一样拥有前世的记忆,她们不关心这些,有没有记忆,对于他们的生活又有什么区别呢?
  流魂街夏日的天空是多变的,不一会风吹的大了,姑姑连忙把晒在院子里的衣服收起来。
  看天色似乎是要下雨了。
  姑姑叫景七到卧室,天色阴暗下来,她拿出一件新织的浴衣,“小景,看看合适吗。”
  “姑姑,我说了……别把我当小孩子看。”
  “哦哦,会脸红的大孩子?”
  姑姑头发简单的挽起,景七想,如果母亲能活到姑姑的年纪,也一定是这个样子,也许,这是上天在补偿他也说不定。
  “那我试试。”
  景七系上腰带,下摆正好到脚踝,并不是什么很好看的衣服,在流魂街,平民只被允许穿灰黑色或者藏蓝色的衣物,粗布织成的灰色浴衣,却是姑姑亲手做的,“啧啧,穿上正好,谢谢姑姑。”
  时光的静谧已经快让景七忘了现代钢筋的高楼,发达的网络。也许照顾奶奶和看似刚强的姑姑,留在他们身边,这才能称之为幸福吧?
  天色完全暗沉下来,乌云聚集着,远处传来轰隆的雷声,打破了一片静谧。
  不一会,大雨倾盆而泻,淅淅沥沥的在屋檐处渐渐连成一片雨幕,连串的水珠在廊前砸出一个个浅坑。
  奶奶的身体不知不觉又衰老了很多,除了每日吃饭,就是坐在门前晒太阳。
  总是精神不济的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声音也微弱起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