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始祖是只小可爱(神话)+番外 作者:盖姐

字体:[ ]

 
  本文文案:
  CP:【大天使】以诺·梅塔特隆X【血族始祖】该隐
  *
  单身万年、令人闻风丧胆的血族始祖,其实……是位长得漂亮小可爱?
  还是个被上帝赐福,凡伤他都将受七倍惩罚,没有一个人敢碰的小可爱!
  在偶然被大主教暴揍一顿,后者还没受影响之后,仿佛找到人生真谛
  于是,始祖该隐同学开始了他的花式作死之路
  最后发现:那位主教大人,竟然是自己肖想了几千年的白月光?
  【明明只想谈一场不走心的恋爱,哪想直接陷进了爱情的泥沼QAQ】
  真香。
  *
  以诺视角:那个始祖突然靠近我,啧。
  是不是想从我这里攫取利益?是想通过我控制人类吗?到底是何居心?
  于是开始:阴他,观察他,看他瞎蹦跶。
  后来幡然醒悟,捧错剧本的大天使殿下:这难道不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大型阴谋对战吗?怎么突然,就冒起粉红泡泡来?
  排雷:该隐是弱受、可爱受。
  内容标签: 生子 血族 西幻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该隐,以诺 ┃ 配角:预收《天堂之光路西法》戳专栏 ┃ 其它:
 
 
第一章 
  正是十二月的寒冬,凌晨一点,淅淅沥沥的雨打在路面,荡开一个又一个水纹。
  昏暗的路灯洒在铬黄色的建筑,巨大的五针松舒展着枝丫,一棵接着一棵,稀疏地在斗兽场和旧时罗马残破的建筑遗迹里。
  就在这一片被人类奉为文化瑰宝的古罗马遗址之下,深达千尺的地界,隐藏着一座未被人们发觉的,浩瀚城池。
  “快快快,地下城要被那傻逼拆了!始祖大人为什么住那么远!”
  “你踏马引狼入室,还敢叫别人傻逼!”
  “我就是从外边随便扛回来一个长得帅的,谁踏马知道就那么巧,是个红衣主教啊!”
  长长的地下回廊里,两个几乎要化成风的身影来回穿梭着,风风火火,一路拌嘴。
  嘴里脏的不像样,说话却是四平八稳,一点不带喘。
  飘飞的衣袍带动一阵阵疾风,吹得廊上烛火也跟着打颤。待俩人走出去老远,石墙里还回荡着争执的声音。
  “红衣主教啊”
  “别人傻逼”
  “衣主教啊”
  “人傻逼”
  “主教啊”
  “傻逼……”
  ……
  *
  巨大的宫殿里,几乎没有装饰的房间,空荡整洁得令人发指。
  黑色的衣柜、黑色的床,黑色的乌鸦落在黑色的栏杆上,黑色的蝙蝠倒挂在房梁顶端黑色的雕花。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布置精美的灵堂,尤其是……
  那张打造精美镶了金线的钻石的床,其实就是个大型双人棺木。
  真是,让人进门就想哭一句“三舅姥姥他弟妹,你怎么走得这么早……”嗯,撕心裂肺那种。
  房里很安静。乌鸦睡了,蝙蝠刚吃饱,倒挂在房梁一动不动。
  角落的假窗边坐着一位漂亮乖巧的小少年。少年身披暗红纹路的袍子,面前支着个木质画架,正一手托着画盘,一手拿着画笔在棉帆布上涂涂抹抹。
  画布上,铅笔勾勒出的人物轮廓风度翩翩,随着少年用油彩一笔笔地涂抹,长发飘散,头戴银色面具的俊气男人,一点点显现出来。
  少年正专心涂改,突然听见急急的敲门声。
  接着,就听到门外大声地叫嚷:“始祖大人,始祖大人!不好了!西蒙又出去鬼混,把梵蒂冈的红衣主教给扛回来了!”
  假窗边的少年听到声音回头,眉头微皱,神色带了些担忧。
  只是,他望着的方向却不是房门,而是房间里面那张打造精美的床。
  随着房门外越来越闹腾的敲门声,那张床也微微地动了几下。微微的响动,带着散落在外的蕾丝花布也是一阵轻颤。
  一声不耐烦的低咒伴随着棉布摩擦的声音,从棺木床里传来,接着那床沿便搭上一只纤细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那人拇指戴了枚黑色镶钻戒指,在暖黄色的烛光里反射着阴凉的光。
  手的主人,将拇指与中指一打,房间里便响起咔哒一声。蹲坐在栏杆上的乌鸦便像是听到什么命令一般,立刻扑棱起翅膀,直直俯冲到桌面,叼起上面银色面具,飞落那人手上。
  棺木床里传来一声浅笑,声音酥酥麻麻的,傲慢又宠溺,有种意气飞扬的少年感。
  “乖。”
  一个字说完,便见床上坐起一位身穿黑衣的男人。头上带着银色面具,蜷曲的双腿缓缓立起,他望向雕花的大门,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长腿一跨便跃下床来。
  黑色长发随着起伏的动作飞散开来,他指尖勾勾鬓边的发,堪堪露出漂亮的银耳环。
  假窗旁的小少年见他出来,连忙放下手上画具,从衣柜里取出披风,踩着哒哒的鞋子蹦到他面前:“始祖大人,您醒了。”
  该隐点点头,懒懒站着,任由小少年踮着脚为他穿衣系带,丝毫不顾及门外快急疯的两人。等到房门开始簌簌地掉下尘土来,该隐才皱眉从乌鸦身上拔下一根羽毛,猛地朝门上掷去:“吵什么。”
  声音不大,带着惯常的冷淡。门外却在话音刚出时候,响起“嗷”一声惨叫。
  世界终于安静了。
  “伊凡去开门。”该隐朝小少年示意,小少年“欸”了一声,立刻蹦跳着跑去开门。
  门一打开,便闯进两个穿着骚包氵朝衣的男人。其中一个正捂着胳膊,指间露出一点儿腥红:正是被该隐用乌鸦羽毛隔着门缝插中的西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