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宋第一衙内 作者:素衣渡江(一)

字体:[ ]

文案
“我姓高,是个衙内,这么说,大家可能还是很模糊,那就直白的讲吧,咳,我爹是高俅,没错,就是水浒传里那个大反派高俅,我是他的儿子高衙内。”
高铭悲催的穿越到了草莽世界水浒传,不幸成为了高衙内,真是好汉横行,仇人林立。
可他没有办法,既来之则安之,争取做个大宋新衙内吧。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古典名著 朝堂之上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铭,花荣 ┃ 配角:高俅,梁山众 ┃ 其它:水浒传
 
作品简评
一朝穿越,高铭成了《水浒传》中那个臭名昭著的反派高衙内,面对烂大街的名声,高铭不能坐以待毙。他奇招频出,救林娘子挽救路人好感、办蹴鞠比赛赢得皇帝青睐,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期间和《水浒传》的主角们: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一一相遇了。面对姓格经历各异的好汉们,高铭能拉就拉,能收就收,某些实在不可回收利用的,也绝不手软,还天下一个太平,努力做个大宋好衙内。本文诙谐幽默,构思巧妙,从主角穿成的高衙内这个人见人恨的反派视角出发,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水浒,对众多梁山好汉的形象进行了别样的解读。故事设置引人入胜,环环相扣,剧情亮点突出,发展自然流畅,对水浒的草莽世界进行了深刻的描写,叫人读来身临其境。
第1章 
  发生在高铭身上的穿越和所有穿越一样,都有个再熟悉不过的开头:睁开眼睛,发现在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边围着一圈穿着古装的人对自己哭哭啼啼。
  但是又不太一样,因为这些人不是称呼他为少爷,而是叫做衙内。
  这让高铭有不好的预感,于是在稍纵即逝的微微睁眼后,他迅速的又把眼睛缝闭上了。
  速度之快,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人并没发觉。
  他紧张的闭着眼睛,听着身边的人哭嚎:
  “衙内啊,您快醒醒啊。”
  “别哭了,太尉就要来了!”
  “可是不哭,太尉看到衙内这个样子,见咱们下人没一个着急掉眼泪的,岂不是更要怪罪!”
  突然有人石破天惊喊了一嗓子:“太尉来了,太尉来了——”
  高铭就听周围瞬间安静了,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很快,他感到有一只手在他额头上碰了下,接着怒骂道:“你们这群刁奴,衙内病成这样子,怎么不早知会我?定是你们照顾不周,怕受责罚一直欺瞒我,今日,你们一个都饶不得。”
  “太尉,小的们冤枉啊,衙内自从那日被林冲惊吓后,小的们一刻不敢怠慢的照顾,最近几日已有好转,谁知道刚才不知谁走漏了风声,说林冲今天进了府,衙内……衙内就一口气……没上来,又犯了惊厥病症……”
  “住口,你这刁奴着实该打,主人家问话,哪里容得你狡辩!来人,将他拉下去重重地打。”
  就在高太尉要惩罚奴仆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高铭悠悠发话了:“……算了,父亲大人……”
  别再造孽了。
  高太尉见儿子醒来,也顾不得惩罚下人了,忙俯身看儿子的情况。
  高铭皱着眉毛睁开了眼睛,心里叹气的想,自己这是倒了什么血霉,居然穿越成了高衙内。
  如果说刚才听下人叫他衙内,叫他父亲太尉,他还有所怀疑,那么刚才林冲的出场,已经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没错,他现在的身份就是那个但凡看《水浒传》的读者都想杀之而后快的高衙内。
  原著第一反派高俅迫害林冲的直接导火索。
  高铭半死不活的睁开眼睛,漫不经心的叫了一声:“……父亲。”
  接着他看到一张三十多岁的古代男子的面孔出现在眼帘中,重重的点头应了声,“我儿,你可好些了?”
  “……”高铭和高俅四目相对,愕然无语。
  他之所惊讶是因为高俅的年纪和想象中的大相径庭,他以为高俅怎么着也是个半老头子,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目测才三十五岁上下,年轻得很。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宋徽宗十八岁即位,在这之前他跟高俅就认识。
  高俅既然是他的蹴鞠伙伴,年纪又怎么会大,不说和徽宗相仿,也差不了多少岁。
  毕竟如果高俅岁数大的话,跟徽宗认识的时候也踢不动球了。
  到原著中好汉们相继出场,徽宗也不过即位十几年,高俅确实应该在三十五岁上下。
  再看高俅,不愧是靠体育技能起家的,个子着实高挺,而容貌气质,或许是做了许多年太尉,颇有些威严感。
  高铭将目光从高俅脸上移开,眼神涣散的叹道:“好些了,不打紧,至于这些人,我的病和他们不相干,现在想静静,就都下去吧。”
  刚才这些人要被高俅惩罚,一听衙内要放自己走,可以逃过一罚,都暗暗高兴。
  高俅见儿子这么说了,怕惹他再动怒,便冷声道:“还不赶紧下去,叫衙内眼前清静。”
  “是。”这群人弓着身子下去了。
  人都下去了,剩下高铭和高俅父子就更尴尬了。
  高铭突然想起刚才一个下人说的话,狐疑的问高俅,“刚才说的……林冲进府是指……”
  难道是……
  高俅听儿子问起这茬,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安抚道:“我儿可以放心了,今日林冲持刀入白虎堂,已被我拿下。”
  果然是林冲持刀误入白虎堂!
  高铭躺在床上,恨不得立即去世,“……为什么做这样的事啊?”
  高俅听儿子这语气并非欣喜,而是有几分责怪,狐疑的反问,“怎么,你觉得为父做得不对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