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宋第一衙内 作者:素衣渡江(四)

字体:[ ]

 
第87章 
  一直在旁边冷静听着鲁智深, 见史进又要被高铭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赶紧出声道:“兄弟,你且先别听他狡辩, 让洒家问他几句。”
  你们干嘛啊,轮番过堂吗?但高铭如今人身被控制着,只能乖乖受审,“你问吧。只要我能解释。”
  史进就捡起匕首, 站到一旁, 但是看高铭的眼神,已经没有仇恨, 又恢复到了梁山时的样子。
  鲁智深直言不讳的道:“史大郎的师父王进就是你爹迫害走的, 这个你承认吧?”
  就知道又得翻旧账, 高铭拭去眼角的泪光,看向史进,真诚的道:“这个我要向你认错, 是我爹不好, 对不起你师父,我代他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吗?”
  史进已经着了高铭的道儿,“你爹是你爹,你是你, 而且我知道你是养子, 又不是亲生的, 你代他认什么错。而且我师父逃掉了, 没被他逮住。”
  高铭欣慰的道:“我就知道兄弟你会原谅我,这点事动摇不了咱们的感情。”
  史进十分受用, 自豪的笑了笑。
  鲁智深冷声道:“可林冲没有逃掉,被你爹发配去了沧州。”
  就知道又得把过往的糟烂事翻出来, 高铭痛苦的道:“林冲和林娘子是我一辈子的污点,是我永远过不去的坎儿,我就知道哪怕我七老八十了,也会有人拿这件事来折磨我。”
  史进对高铭道:“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隐情,你正好解释解释,我们都听着。”
  他家寨主不可能是这么坏的人,林冲和林娘子的事,其中一定有误会。
  高铭看着史进,心道,你还真是信任我,但是真的没隐情啊,总不能跟你说我不是原本的高衙内吧。
  高铭搜肠刮肚都想不到说辞能把林娘子和林冲的事从自己身上摘掉,干脆心一横,认了,“没有隐情,是我垂涎林娘子,迫害了林冲。”就在史进震惊的时候,他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曾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过林冲和他娘子,当时他娘子看他的目光是那么崇拜,那么独一无二,而我,不由自主的嫉妒了起来。从来没有女人,那么看过我。你不信,可以问崔念奴,我之前来烟月街,可是没人愿意搭理我的,连拿钱办事的女人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所以我一看到一个小小的教头,居然有人那么喜欢他,我承认,我心里失衡了。”
  说完,看向崔念奴。
  崔念奴不知道高衙内要做什么,但他确实没说谎,她就配合的道:“他说得都是真的,奴要是说假话,就叫奴家散尽所有家财。”
  史进和鲁智深就算崔念奴不做证人也是相信的。
  高铭心道,承认嫉妒林冲,总比承认自己垂涎林娘子容易获得原谅。
  鲁智深不急着打断,“你继续说。”
  高铭悲切的道:“我没别的想法,我只想将那样散发着光彩的林娘子弄到自己身边来,让她也那么看看我,让我觉得我自己有价值,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我只是想追求黑暗中的一点光芒,但是,后来我发现,林冲走了,林娘子也变得黯淡无光,我仍旧一个人在黑暗中前行,我仍旧是孤家寡人,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于是我放弃了林娘子,叫她离开了东京,至于林冲,罪名是误入白虎堂,我只是个衙内,我爹说了才算,我实在没能力救他。”
  鲁智深只是静静的听着。
  高铭继续道:“经过林娘子这件事,我醒悟了,我明白只有自己发愤图强,散发光芒,看我女人眼中才会有光芒。光芒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让别人看到的。”
  史进恨不得鼓掌。
  “所以,后来我到了孟州,我兢兢业业的做父母官,我知道你们可能要问张青和孙二娘的事,这我承认,是我打杀了他们,但如果再给我选一次的机会,我还会那么做,他们残害普通百姓。如果你要因为一个双手沾满无辜人鲜血的杀人魔找我报仇,那么动手吧。”高铭正义凛然的说完,闭上了眼睛。
  鲁智深一摆手,“罢了罢了,只是当初他们饶洒家一命,洒家一直想还个人情。你说得也没错。”
  高铭道:“至于林冲,他今年元宵节已经被赦免了,你不知道吗?”
  皇帝经常大赦天下,册立太子、降生皇子、甚至心情好了,都会来这么一下子,今年元宵节可能是心情好,又赦免了一批配军。
  谁知道鲁智深听了,也只是淡淡的道:“那便好,他们夫妻能团聚了。”
  不知道是不是野猪林冲泄露了鲁智深的姓名,让鲁智深伤心了,听到林冲赦免,鲁智深十分冷静。
  鲁智深安静的听着,但心中已经被说动,高铭的解释勉强能叫他满意。林娘子那事,只是个想获得女人认同的毛头小子的做下的荒唐事。
  高铭再次看向史进,“所以,我之前跟你说得那些话,并非是为了蒙蔽你,你做强盗,连行院姑娘都看不上你,就像我之前,没有前程,只是个混吃等死的衙内,也没瞧得上我。咱们要让人喜欢,还得建功立业,你说呢?”
  史进不停的点头,原来寨主之前告诉自己的话,都是他自己的感悟,他真都没有说假话。
  鲁智深此时大声道:“那你对洒家说得的话呢?你跟洒家说,朝廷黑暗,但自己要做那道光明,照亮黑暗,也是你自己的感悟吗?可你爹就是当朝女干佞,你当初是如何腆着脸说这番话的?”说着,铜锤般的拳头咯吱作响。
  他当初听了这句话如遭当头棒喝,一度奉为金玉良言,仿佛重新找到了人生方向。
  结果事实却告诉他,说这句话的人的爹就是最大的女干臣。
  所以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撒谎的骗子。
  高铭额头滑下一滴冷汗,当初为了招安撒的鸡汤,当初撒的时候,谁能想到有翻旧账的一天。
  “正因为我爹的原因,我身在黑暗中,但也因此,我更懂得光明的珍贵,这个朝廷需要更多的人来照亮!而鲁提辖你就是这样的人,我只想替朝廷保留一个光亮的火种,并没考虑到我自己的身份适不适合说那样的话,是我不对。”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