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宋第一衙内 作者:素衣渡江(五)

字体:[ ]

 
 
第115章 
  高铭脸颊腾地一热, 赶紧将玉佩扯回来,塞进衣领里,抱着被子脸朝里, “该说的都说了,我真的要休息了。”
  花荣笑道:“那我留下来陪你。”
  求你了,你可赶紧走吧,不用陪了, 真的。但是高铭又纠结, 花荣昨夜也没睡,就这么把他撵出去似乎不太好。
  唉, 他真是烦这样瞻前顾后的自己, 所以说么, 他之前不想谈恋爱多么正确。
  可谁能想到,他主动避免跟外人谈恋爱,可千防万防, 没防住自己的好兄弟。
  这时听门外时迁道:“花将军, 有人喝醉了要闹事,您过去看一趟吧。”
  肯定是军人,否则也不会来找自己,花荣坐起来, 对高铭道:“那我过去看看, 你不用等我了, 先睡吧。”就起身走了。
  以为我会等你回来再睡么?高铭使劲将被子往怀里揽了揽, 心想,反正自己脸朝里睡, 就算花荣回来,也不看他, 把后背亮给他。
  他实在太累了,花荣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终于,他这一次,没有再做奇怪的梦,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保持着脸朝里的姿势,因此看不到身后的情景。
  花荣会不会就在自己身旁躺着?没准还先醒了,正盯着自己看,自己如果一回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高铭被自己想象中的情景弄得十分紧张,如此过了一会,他下了决心,装作在睡梦中翻身的样子,砸着嘴,眯着眼睛,缓缓调转身子。
  眼前什么都没有,花荣并没有睡在他身边。
  高铭这才一下子坐起来,将被子一撩,想想刚才的举动,觉得自己傻得好笑。
  出了门,他才发现自己这一觉睡得不短,已经日上三竿,明晃晃的大太阳就挂在天上。
  高铭先去吃了饭,然后在应奉局内漫无目的地逛了圈,没见花荣。
  “高大人,花将军回驻军地整顿军务了。”有随从主动告知。
  高铭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有几伙打架闹事的,花荣就赶回了驻军地处理。
  等到翌日,俩人再相见,花荣竟然是回来跟他辞别的。
  王禀那边催得紧,叫他们尽早赶回去汇合。
  杭州危机解除,原地休整好,就得赶紧出发,与王禀的军队汇合,听从调遣继续剿灭方腊。
  高铭昨天害怕见花荣,结果突然得知花荣要离开,不免又很惆怅。
  “我打败方腊之后,你会给我答案吧?”花荣离开应奉局前,确认般的问高铭。
  “嗯嗯。”高铭含糊的应道,眼睛看向一旁,“你放心,我会好好想想,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
  花荣笑道:“如果是不好的答案,你就别告诉我了,什么时候有好消息,再告诉我吧。”
  高铭认真的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答案,我最后都会告诉你。”
  总要有个结果,不答应花荣,却不说明白,一直吊着人家,那他可真成了渣男了。
  花荣眸子一垂,然后温笑道:“那我等你。我会给你写信的,这次会直白些,不写藏头信了。”
  高铭忍不住轻笑,就知道上次的信自己没理解错,“我也会给你回信的。”
  花荣微笑颔首,眼中掩饰不掉的不舍,深深看了高铭一眼,才打马朝前走了。
  高铭望着花荣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长长叹气,转身回到了应奉局。
  他呆坐在桌前,思绪不宁,一会单手撑下巴,一会双手托脸。
  自己究竟要不要答应花荣呢?
  如果答应了,岂不是好兄弟变真情侣?
  他脑补了一下情侣的日常生活,往他和花荣身上一套,不由得怔怔出神。
  半晌,面红耳赤的直摇头,“不行不行,做不到做不到。”
  此时,有人敲门,将高铭从幻想中拽了回来,他赶紧抚了抚脸颊,摆出一本正经的面孔,“进来。”
  就见赵明诚走了进来,他见高铭脸颊泛红,以为他是热的,就道:“高大人,我知道有卖好冰的地方,给你送点到应奉局吧。”
  高铭知道脸热叫赵明诚看出端倪来了,不接茬,“有什么事吗?”
  “我来便是想问问,那太湖石选美比赛还继续办吗?还有征文的结果,是不是也该公布了?”
  “办!怎么不办呢,方天定来之前,进行到那里了?从哪里中断的就从哪里继续。”
  正事不能忘,歼灭了敌军,日子还得照常过。
  况且战争之后,百姓更需要娱乐生活抚平战争的恐惧和伤痛。
  因为敌军并没有杀进杭州城,所以城池并没有大的损失,休整了几天,也都调整过来了,日子如初。
  太湖石虽然被战争中断,但参赛的石头都在,主人家除了一个听说敌军从涌金门进来,导致惊吓过度身故的,其他人全都健在。
  高铭叫人敲锣打鼓在街上宣传了两天,就恢复了正常比赛的进度。
  朝廷军马击退了方天定的敌军,保护了百姓安危,导致朝廷的拥护度空前高涨,比之前更加支持朝廷举办的太湖石比赛,加上大战之后,百姓迫不及待的想过点快乐的日子,忘记伤痛,买票的人比打仗之前更多。
  与此同时,朱勔叫人给高铭送来了金玉字画。
  高铭叫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妇挑出其中的精品,和他写的告状奏折一起送往了东京。
  朱勔之所以给他送财物就是要堵住他的嘴巴,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高铭一旦收下东西,按照官场规则,这状就不能告了。
  毕竟要是朱勔倒台了,翻起旧账,高铭收了他的东西,自己也不干净,被官家知道了也不好办。
  但关键是高铭根本没想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而是借花献佛献给了官家,这样就算朱勔以后倒台四处咬人下水,高铭也有托词,叫他朝官家要去好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