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黑白面 作者:院里一口缸

字体:[ ]

 
 
文案:
     A面和B面,到底哪个才是事实?到底谁才是凶手?小短篇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元,李文睿 ┃ 配角:白雨萱 ┃ 其它:
 
 
==================
 
  ☆、1.A1面
 
  
  新浪微博。
  @大元子家的小文:大家也都知道,四月一号是我跟元子哥表白的纪念日,所以今天他带我去动物园玩了。真的很好玩[哈哈]虽然我小时候也去过动物园,但是长大了再来,真的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元子哥今天特别倒霉,在观鸟园里想要喂鸟,结果被大鸟直接给啄伤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吧[衰]话说我今天在动物园里拍了好多照片,还跟小熊猫合影了,真的特别可爱。等有时间了我把图po出来给大家看看[可爱]
  @大元子家的小文:噢对了,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我们在动物园里坐了那个能绕动物园一圈的小火车,看上去特别的幼稚,但是真的很好玩,一车里大多都是小朋友,所以元子哥就十分安心地搂着我。嘿嘿,他还说我就是他的小朋友,说我是他的儿子,真是趁机占我便宜……火车最后还突然急刹车停了一下,弄得我差点就亲到了他,真的有点可惜了。话说各位愚人节快乐,你们今天到底都是怎么过的,有没有骗到人呢?有没有像我以前一样抓住机会趁机跟喜欢的人表白呢[偷笑]快来跟我分享一下
  这两条微博还没发出去多久,底下的评论就有近一百条了。
  @XXX1:今天还是被元子哥和小文给秀了一脸的恩爱,真是虐死单身狗了嘤嘤嘤。但是还是觉得好甜,请继续虐狗,不要停!
  @XXX2:甜的我牙疼XDD感觉我应该去挂号看个牙医了,要不真的就会长蛀牙了QAQ
  @XXX3:今天我想学小文哥跟我暗恋了好久的男生告白,结果他说哈哈你是骗我的吧……果然是看脸的世界吗?伤心了,我失恋了,小文哥求摸头……
  @XXX4:好巧啊!我今天也去动物园了,不过不幸没有看到熊猫,因为熊猫最近好像生病了,好伤心,打滚/(ㄒoㄒ)/~~好想去小文和元子哥的城市里去,走一走你们曾经走过的路,我也要看熊猫啦
  @XXX5:小文哥,话说今天是不是你们在一起四周年的纪念日啊,怪不得你今天晚上更新微博的时间这么晚。嘤嘤嘤,一定是去干羞羞的事情了。我什么都没说,捂脸跑~(@^_^@)~
  @XXX6:今天被人整了,衣服全都湿透了,好难过。小文求安慰求摸头,好想有像元子哥那样的男朋友。好吧,我就是随便想想[拜拜]
  @XXX7:哦对,今天是四周年哦,我差点都忘了~祝小文和元子哥每天都能性福(唔,我才没有用错词呢)!每天快快乐乐,啪啪啪~
  李文睿坐在电脑前更新了自己微博的日常。
  从动物园玩了一天回来,他也觉得有点累了。
  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他走到了厨房准备烧点开水喝。
  之后忙完了洗了个澡回到了电脑桌前,发现右上角的消息提醒数目醒目。爱特数蹦到了一百多,而评论,竟然都有近三百条了。
  他静下心把留言翻看了一遍,有祝福他跟元子四周年快乐的,有自己也期许一份相似的美好爱情的,有卖萌的,有求安慰的。看的李文睿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的,心情也随着大家的文字起起伏伏。
  李文睿大概是在八个月前开通这个微博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把自己和章元三年多的恋爱故事发到了豆瓣的一个小组里,没想到却意外受到了大家的追捧,还收获了许多的粉丝。
  后来,粉丝越来越多,他们便撺掇着章元开一个微博。耳根子一向很软的李文睿思考了良久,最终还是听从了大家的建议,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号,也全当是记录下自己和章元每天生活的点点滴滴。
  而名字,就叫大元子家的小文。
  “大元子”,“元子哥”,“哥”,这些都是李文睿对章元的习惯性称呼。虽然吵架过,冷战过,但是他们还是磕磕绊绊地牵手走过了四年,而且感情还越来越好,越来越稳定。
  现在想起来,李文睿还觉得庆幸,自己当年竟然真的追到了章元。也很感激当时的章元会接受自己,从一个异性恋变成了一个同性恋。
  不过,他们这几个月来也是有矛盾的。章元家里的阻力太大,虽然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但是还是没法搬到一起住。所以每次出去玩也不能玩到太晚,因为章元的父亲会变态似地操心。
  没办法,章元是个孝顺孩子,李文睿能理解他。所以他觉得一时不住在一起也没什么,反正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自己和元子哥能一起走很远。
  只不过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文睿还是觉得有点寂寞了。他想章元了,但是他没法给章元打电话,因为可能会被章元他爸发现。
  算了,还是发个短信吧。
  “我想你了”。李文睿编辑了短信发送出去。
  不过等了快二十分钟,李文睿也没有收到章元的回复。
  他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真的很晚了,看来章元是已经睡了。
  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元子哥,晚安,好梦。                        
    
 
  ☆、2.B1面
 
  
  玉中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
  “同志们来活了,来活了。”队长李和通火急火燎地推门进了办公室。
  “什么事李队,这么急?”正坐在电脑前的魏安探出头问。
  “玉中大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体。”
  “玉中大桥?溺水死的?”岳弘方推了推眼镜。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是这么一回事,今天早上咱们下面的派出所接到了一个流浪汉的报警,说玉中大桥下面最近突然出现的一个有点异样的行李箱。他天天都睡在那一片,对附近挺熟悉的,这两天他发现桥下面建筑垃圾旁边多了一个很大的箱子,他一直都没当回事。结果今天好奇一走近,闻到了股恶臭味,把他吓的不行,当时就觉得不对,赶紧去报了案。结果派出所的民警跑过去一看,也是够渗人的,那个里面装了一个男人的尸体,看着至少死了好几天了。”
  “不会吧,这么变态,用行李箱抛尸啊?”魏安想了想,这画面确实有点恐怖。
  “是啊。”李和通点了点头,“行了,都别墨迹了,魏安,岳弘方,还有赵建华,你们三个跟我一起去现场看看。”
  “好嘞!”
  玉中大桥下,黄色警戒线围住了发现行李箱的现场,刑侦大队的刑警在认真勘察着周围的一切。尸体就那么扭曲地被塞在了行李箱里,场面一时让人看着有些害怕。
  而桥上,密密麻麻地围满了向下看热闹的群众。
  “李队,这事还真的有点难办啊。”魏安揉了揉头,这案子比他想象中要困难。
  犯罪嫌疑人留下的证据并不多,李和通也有点头疼。
  而对于这种无名的尸体,破案的第一步就是寻找尸源,确定死者身份。
  “这个受害人的身上除了衣服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没有?”李和通扭头问了问旁边刚才一直在处理尸体的法医。
  “没有。”
  “手机什么的呢?”
  “当然也没有。”
  李和通点了点头,他刚才也是把罪犯想的太简单了。
  “说一下受害人的初步信息吧?”
  “男,年龄初步估算在20到25岁,身高181厘米,体重152斤。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牛仔裤,手上带积家手表。而初步估计的死亡原因,应该是机械性窒息。你看,他身上的特点还是非常明显的,颈部和面部都有红疹。”法医给李和通示意了死者脸上的红点,“不过也有可能是药物过敏,这个需要回去做病理分析,才能完全确认死因。”
  “行,谢谢。”
  李和通走了几步,看了看旁边的大型行李箱,这里显然不是犯罪的第一现场,只是个抛尸的地方。但是,这个行李箱,怎么看怎么觉得很奇怪。
  “老大,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行李箱奇怪?”岳弘方走了前几步,走到他家队长的身边比划了一下。
  “是啊,不过我有点说不出来到底奇怪在哪儿?”
  “这个行李箱太大了。”
  “但是不大又装不下这么个180多的大男人啊。”李和通赶紧反驳。
  “可是一般的行李箱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尺寸。这个行李箱,看着比我出国买的那个32寸的行李箱都要大。”
  李和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而后,仰头思考了一会儿:“行,我知道了。咱们先去调一下这几天附近的监控视频看看,那个流浪汉说他已经发现这个行李箱三天多了。对了,今天是几号来着?”
  他扭头问了问旁边的魏安。
  “四月四号。四四,死死,唉,真不吉利。”
  “你别那么迷信。”比他年龄稍长的赵建华赶紧阻止了他的乌鸦嘴。
  “哦,知道了。”魏安吐了吐舌头。
  调取了这几天的监控录像,尤其是4月1号那天的,几位负责案情的警察坐在电脑前认真地看着,生怕漏掉了一点点的信息。
  这案子暴露出来的信息太少,所以更需要他们尽力把埋在下面的线索一一挖掘出来。
  “李队!这个这个,我好像看到了那个行李箱了。”魏安喊了出来,招呼大家一起来看。
  一时间,显示屏前围了许多人。
  魏安把监控调回去了几分钟,让大家能从头看起。
  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连衣裙的瘦高女人走进了监控范围之内,黑长直的发型,带着大框墨镜,穿着高跟鞋,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显得十分的不协调又扎眼。
  没跑了,就是她。
  李和通赶紧召集大家把这段时间附近的监控录像都调了出来,反复比对了好久。
  真相,好像就要浮出水面了……
  大概在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一个身高一米七出头的女人从停在桥边的无牌照桑塔纳车里走了出来。她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后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大型行李箱。然后拉着它,一路走到了桥下。
  因为这附近的公园正在进行改建,所以桥下堆了很多的建筑垃圾,平常一般不会有人来。但是这地方能遮风避雨的,所以天彻底黑了之后,会有几个流浪汉以此为家。
  此时,天才刚刚半黑,流浪汉们还都在外面行动。
  女人蹲下身去,将建筑垃圾拨开了一点,然后将行李箱放在了垃圾旁。起身之后,好像又觉得有些不妥,于是把拨开的垃圾又堆了回去,以掩藏突兀的行李箱。
  而后起身离开,头也不回。
  “这个女人好淡定啊……”看完了所有剪切到一起的监控录像,魏安没忍住感慨了一句。
  “嗯。”李和通点点头也表示赞同。
  虽然从头到尾都没看清嫌疑人的脸,但是就是觉得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场大开,竟一点都不慌乱。
  “老大,你看这个人从车子上把行李箱拿下来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太费力,她应该上肢力量不错。我觉得我们可以把目标群体锁定在类似搞体育,或者做健身教练这类的里。”
  “也是有这个可能,”李和通低头思考了片刻,也没有太多的思路。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