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10)

字体:[ ]

  地狱太暗,最好谁都不要去了。
  烧烤摊老板看着也就二十来岁,染了个黄毛,发型和孙楷辰的有异曲同工的感觉,以前是个小混混,被魏淮铭揍了几顿以后老实了,开始本本分分做生意,听说他要调到市局工作,想着没人罩着自己了,干脆收拾收拾跟着他过来了,就把烧烤摊开警局门口,方圆几里的混混肃然起敬,黄毛从此就当上了这一片的混混头子。
  黄毛看见魏淮铭过来忙熟练地开始烤他爱吃的那些东西,大嗓门吆喝着:“铭哥,小弟免费送你几个腰子补肾啊!”魏淮铭隔着个烧烤架锤他:“我看着肾虚?”
  “这不是看你这几天熬夜,给你补补嘛。”魏淮铭听见这话,严重怀疑这黄毛是赵政假扮的。
  黄毛机灵,还没等他教训自己先转移了话题,目光落在他身后的秦砚身上:“这小帅哥是你私生子啊?”
  “你是不是找死?”
  秦砚坐在老旧的凳子上看俩人斗嘴,不远处的警局笼在一片黑暗里,里面射出的惨白灯光让人心里不太舒服,他的右眼皮没来由地跳了一下。
  凌晨两点。
  KTV里灯火通明,新来的酒保刚给一个包间送完酒,出来的时候没留神撞到一个男人身上,忙不停地道歉。男人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走路踉踉跄跄的,被他这么一撞却是撞倒了。他伸手去扶,那男人却一下把他拽倒了,死命掐着他的脖子,脸上挂着神经质的笑容。
  酒保挣脱不开,眼看就要窒息,包间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把男人拖了进去,冲着酒保的方向比了个“嘘”的手势。
  凌晨是魔鬼狂欢的时间,可不能叫你看见。
 
 
第7章 夜莺(7)
  找到了李瑾的住处,搜查范围就变小了很多,刑侦队对这附近的车辆出入情况进行排查后很快找到了一辆每天傍晚准时出现在小区附近并停在同一个地方的黑色奥迪,又顺藤摸瓜找到了车主。凶手之前作案都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又吃定了没有人会报案,所以肆无忌惮,很多信息一查就暴露无遗。
  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住的地方居然是H市的别墅区,甚至和魏淮铭他妈有生意往来。
  “看起来是衣冠楚楚的大老板,背地里干的却尽是些肮脏事。”周沐嫌恶地看了一眼后座的男人,呸了一声,“说是衣冠禽兽都糟蹋了这个词。”
  魏淮铭坐在那男人旁边,叹了口气:“王叔啊,你真是……何必呢?”男人这几天也被吓得不轻,自从失手杀了人以后就没睡过一天好觉,本来挺绅士的一个人现在看起来倒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几人现在正开车往他租的那个小屋去,那男人除了找魏淮铭要了一根烟以外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魏淮铭给他递了烟也没点着,他倒也不介意,一直叼着烟低头看着地上,直到停车了才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清醒过来,让魏淮铭从他兜里掏出钥匙来开门。
  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目之所及是大片大片干涸的鲜血,独特的腥味混着腐烂的肉味扑面而来,几个没怎么出过警的小警员转过身去吐得昏天黑地,剩下他们几个经验比较丰富的也没好到哪去,一个个都被熏得泪眼朦胧的,抹了好几把眼泪才好不容易把屋里的情景看得真切——人间地狱,这是魏淮铭的第一感觉。
  这个一百多平的房间地板上铺满了鲜血,血迹已经完全干了,乍一看倒像是铺着锈红色的地毯,各种工具散落在床上和地上,看上面的痕迹就可以轻松推测出这里到底经历过什么。桌子上还放着一把刀,有一片地方没有被染红,想必是受害者尸体放置的地方。
  不需要取样,不需要测试,也不需要推理,这里发生过什么,一目了然。
  “我弄完以后,再也没敢进过这间屋子。”男人像是被人抽走了骨头似地靠在门口,目光空洞洞地投进屋里,也不知道焦点落在哪里,“但是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梦见她来找我索命。”
  男人说着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随着他这个动作,手铐也横在他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跪在地上:“就在这个床上,她掐着我,像我掐她时一样。”男人每说一个字手上的力道就大上一分,直掐到脸都青紫,喉咙发不出声来,魏淮铭才走上前去拿开了他的手,给他猛灌了一口水,对他说:“你还不能死。”
  至少,不能让你自杀。
  采样结束后魏淮铭带着大家回车上去,数人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个人,再回去那个屋子的时候发现秦砚还在里面摸索,看他认真,魏淮铭也没去打扰,就靠在门边看着。
  秦砚摸索了半天却好像什么都没找到,一转头看见魏淮铭站在门口,冲他抱歉地笑笑:“光顾着找线索了,忘了时间,还让大家等。”
  “秦教授这话就见外了,再说你要是找到别的线索对咱案子也有利。”魏淮铭说着看了看他空无一物的双手,问,“找到什么了?”
  秦砚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找到,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俩人又说了两句话就回车上了。
  小屋被贴了封条,在一片空荡荡的土地上显得很突兀。
  孙楷辰和他爸已经在警局等了很久了。
  孙桢和凶手算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商业聚会上,他说自己有个生意想让孙桢参股,被拒绝了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见过,没想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却是这种场景。
  孙楷辰把五颜六色的头发染黑了,鸡毛掸子也压了下来,现在看起来倒真有了点翩翩公子的样子——如果他不动手打人的话。
  孙楷辰看见凶手以后直接上来一个勾拳给他打趴下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跨坐在那人身上一拳接一拳地揍,魏淮铭上去拦他,一开始居然拦不住,用力砸了他几拳才把两个人分开。孙楷辰刚被他推开又扑上来,被秦砚眼疾手快地拦住了。
  “你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狗东西!”孙楷辰现在跟个疯狗似的见人就打,秦砚脸上也添了几道伤,赶紧叫人拿绳子把他捆上了。秦砚边擦着嘴角的血迹冷眼看他:“你现在把他打死了,你也是杀人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