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12)

字体:[ ]

  魏淮铭感受到他的小动作,有点尴尬,想了想自己都跟人家说了喜欢男的,搞些亲密动作确实不太好,于是又爬回自己那个角上,往孙楷辰身边蹭了蹭,后者不耐烦地踹了他一脚,魏淮铭不甘示弱地踹了回去,一来二去地俩人就打起来了。
  秦砚在一边默默地嘬着饮料,本来不想理会他们的幼稚行为,眼神却止不住地往那边瞟。魏淮铭没穿浴袍,就拿了块不防水的浴巾围着,已经被水浸得黏在了身上,勾勒出腰腹部的曲线,满眼都是常年锻炼的肌肉感。秦砚瞟了两眼以后耳根有点红,别开视线使劲吸了两口饮料,没留神又呛了一下,咳嗽声引起了那边两个人的注意,魏淮铭过来给他拍背顺气,秦砚隔着薄薄的布料感受到身后的触感,像是直接拍在了心上,耳根的红色迅速蔓延上了脸颊。
  神啊,这是什么酷刑啊。
  魏淮铭看他脸都要烧起来了,火上浇油:“秦教……秦砚,你热啊?热就脱了呗。”魏淮铭想的是大家都穿着泳裤,也不用那么讲究,但是他贴着秦砚的耳朵说出来的话和温泉的热气一混合,落到他耳朵里就变成了味。秦砚紧了紧浴袍又往边上挪了挪,一边说不用一边站起身来说出去透透气,手脚僵硬地关上门以后才松了口气。
  温泉太热了,他得去冲个凉。
  孙楷辰目送着秦砚离开以后又往魏淮铭身边凑:“哎,你是不是对这小孩有意思?”
  魏淮铭瞪他一眼:“滚,老子不喜欢这款的。”孙楷辰啧了下,说你碰见这个说不喜欢,碰见那个又说不喜欢,一把年纪了也没搞到个对象,你到底喜欢什么型的?我一度怀疑你是喜欢女人的。
  魏淮铭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佛曰不可说。”其实魏淮铭也不是没质疑过自己的姓向,但是十几岁的时候谈了几个女朋友也没感觉,倒是跟自己铁哥们儿闹着玩的时候起了反应,芳龄十八的魏淮铭那天晚上坐在宿舍床上看了好几部不同类别的学习资料,接着沉思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跟他妈出柜了。
  魏淮铭他妈为这事揍了他一顿,跟他说想不明白别出门,他心里不服气就轴在这了,俩人谁也不和谁说话,一直冷战到他爸回来,夫妻俩商量了一下说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从心理咨询室里出来以后看见他爸叼着根烟坐在凳子上放空,见他出来直接问:“想明白了吗?”
  魏淮铭说我想明白了,我真喜欢男的。
  老魏同志站起身来,凭借着高一头的优势在他头顶喷了一口烟,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直接给他砸到墙上了。
  “想明白了吗?”
  魏淮铭又挨打又被撞的,缓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回瞪他:“你他妈有本事打死我。你只要让我活着出了这个门,我就跟别人说我喜欢男的,我魏淮铭就他妈喜欢男的怎么了?”
  后来听他妈说他是被抬出去的。
  他妈每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都心有余悸,摸着魏淮铭的脑袋感叹:“我本来想着你爸打你两下让你长长记姓就行了,没想到他还真敢往死里打,我叫了好几个人来才把他拉开,我过去摸了摸,好家伙,呼吸都快没了……”魏夫人声情并茂地讲完他的屈辱历史以后还不忘补上一句:“从那时候我就决定了,别说喜欢男的了,你就是喜欢阿猫阿狗我也不管了。”
  于是魏淮铭这就算出柜成功了。
  “你爸是真狠。”孙楷辰感叹了一句,“要是我爸……”
  “要是你爸就直接给你找几个符合他审美的小伙子来给你相亲了。”魏淮铭从他手里抢了杯酒往嘴里灌,觉得有点苦。
  孙楷辰打小就羡慕他有妈妈,还羡慕他爸是个警察,但是从小挨打长大的魏淮铭又何尝不羡慕他呢?孙楷辰品了品他刚才那句话,又转身倒了杯酒,跟魏淮铭碰了一下:“铭哥,我想通了。”
  “我要洗心革面,从头做人。”
  魏淮铭拿着杯子的手颤了颤,满脸鄙夷地倒他身上了。
  秦砚冲了个凉以后神清气爽,也不急着回去,干脆到处转转欣赏场馆。魏淮铭找的是个人工温泉,场馆不算大,但是各个小屋交错出来很多条岔路,常常是走到一个看起来是死路的地方就又能找到条小路,颇有些“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隔间都设计得很有诗意,每间外面还挂着个小木牌写着屋子的名字,秦砚看着有趣,就想着每一间都看看。他方向感一向不错,没多久就转了个遍,走回原点以后看着冲凉房后面那条死路又皱了皱眉。
  他一开始就走的这里,发现是死路以后才换了条路,但是走遍了才发现,整个场馆里只有这一条死路。
  秦砚不信邪地走过去敲了敲竹制的墙,空的。
  有个附近隔间的服务生正巧看见,过来提醒他这里是死路,还很客气地问他是不是迷路了,秦砚摇摇头,又看了两眼这面墙,谢绝了服务生的好意,转身回隔间了。
  服务生目送着他走远了才闪进了刚才的隔间,声控灯暗了下来,又被不知哪里传来的咳嗽声点亮了。
  几个人又聊了些有的没的,直到隔壁的赵政跑过来说自己都要泡脱水了,魏淮铭才决定打道回府。
  赵政好不容易能宰他一回,不肯善罢甘休,嚷嚷着要去唱歌,孙楷辰多喝了几杯酒,也开始起哄。他俩这一闹又得到了围观群众的回应,于是一小时后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出现在KTV包间里了。
  魏淮铭把递到嘴边的话筒推走,坐在沙发这头冲着那头的秦砚隔空喊话:“秦教授!你不是有事和我说吗!”秦砚耳朵里全是孙楷辰鬼哭狼嚎的声音,只看见魏淮铭张嘴却没听见他说什么,把手拢在耳朵边上示意他没听到。
  魏淮铭干脆抢了旁边孙楷辰的话筒,又重复了一遍:“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
  在场的人被他这么一吼突然安静了下来,都顺着他的视线看秦砚。
  这个场面让他恍惚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告白的。
  秦砚在心里笑了自己一下,望向他的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在这儿说不太方便。”
  一群大老爷们儿又突然开始起哄,这下搞得魏淮铭也觉得秦砚是要告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