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14)

字体:[ ]

  秦砚也不好推辞,就说好。
  魏淮铭高中毕业以后就搬出去自己住了,本来是想着自己终于独立自主了,在家里连开了三天派对,疯完了以后又开始发愁,没人给做饭也没人给洗衣服,更别提打扫卫生了。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吃饭就点外卖,洗衣服就送干洗店,但是打扫卫生就没办法了,自己赚的那点工资可请不起保姆,直接导致了整个家里除了客厅和他自己的房间还有点人气以外,其他地方都落满了灰,不知道的还以为走进了什么废弃的吸血鬼古堡。
  两个人草草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以后就回到客厅说正事,魏淮铭把那一小包东西拿出来观察了半天,发现怎么看都是包挺普通的小药片,问秦砚:“你昨天去鉴定科就是看这东西去了?”
  秦砚摇头:“不是。本来准备去的,但是去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为什么?”
  “我觉得事情太复杂了。”秦砚伸出三根手指,“第一,我催眠了李瑾,从她嘴里听到了‘金三角’。第二,我在分尸的屋子里找到了毒品,并没有查到和它相关的资料,只能确定这是一种纯度非常高的新型毒品。第三,也是魏队你说的,陆局非常避讳这桩案子。那么从这三个线索里我们能得到什么?”
  “我只能回答第三点。”魏淮铭叹了口气,“‘金三角’的案子一定有问题。其实我早就这么想了,但是陆白根本不给我资料,我知道的只是这个凶手的作案方式,甚至不知道我看到的那份卷宗上写着的凶手基本信息是不是准确,我有时候都怀疑前局长是想升迁但是破不了案,所以找了个替死鬼来结案……虽然这不可能……但是这和毒品又有什么关系?李瑾又是怎么和金三角扯上关系的?”
  秦砚听他说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其实我也想不通这到底有什么联系,按理说毒品和金三角割裂开来看也没有问题,不过是凶手也吸毒而已,但我总是觉得这之间还有什么联系,而且——”秦砚顿了一下,抬眼望向魏淮铭,“我总觉得,如果我们搞不清这个关系,还会有人死。”
  其实秦砚找到这些线索以后本来是想第一时间告诉魏淮铭的,但是他又怀疑陆白有问题,继而想到如果高层有问题的话,那么他手底下的人也不一定干净,就一直想挑个时间和魏淮铭单独聊聊,虽然聊过以后也没什么进展,但他就是不想瞒着他。
  魏淮铭没有追问秦砚知情不报的理由。
  两人面对面坐着,视线都落到那包白色小药片上,却都想不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最后还是秦砚困了,他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这玩意儿藏起来,互道了晚安以后回自己房间睡觉。
  别墅区的夜很静,魏淮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一直回想着秦砚刚才那句“还会有人死”,巴不得现在就冲到陆白家揍他一顿,让他把知道的都吐出来,但是他做不到。
  秦砚躺在临时收拾出来的床上,身上是魏淮铭从他自己屋里搬来的被子,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又把头埋进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温柔得像是要把人溺死在里面。
  外面传来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风轻得像一首摇篮曲。
  女孩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却还在不停地奔跑着。杂草扎破了她的脚,划开了她腿上的皮肤,四面八方的枝丫刮伤了她的脸,挑开了她的衣服,她仿佛无知无觉。她的身后是一群恶魔,他们挥舞着各自的武器,只等她筋疲力尽的那一刻。
  她终于遇到了一间房子,声嘶力竭地求主人开门,眼看着身后的恶魔就要追上来,她却已经脱了力,绝望地靠在门前等待最后的审判。
  她闭上眼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双手从屋里伸了出来,关上了那扇隔绝天堂与地狱的门。
  安全了。
  女孩合上眼的那一刻,并没有发现,房子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第10章 曼提柯尔(3)
  魏淮铭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
  昨天晚上一直在胡思乱想也理不出头绪,折腾了半天才睡着,刚睡了四五个小时就被吵醒了,带着一肚子起床气“喂”了一声,把对面的赵政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他怎么了,他一听是赵政,想着八成没个正事,就更没好气了。
  刚要挂电话,就听见了孙楷辰的声音:“你先别挂!你们公司职员昨天晚上喝醉酒吐我一身,我给他送回家的路上还吐我一车,我那衣服限量版的……”
  “说事!”魏淮铭直接开了外放,随手抓了件衣服穿上,又觉得有酒味,就下床去衣柜里刨。
  “我琢磨着你得赔钱。”孙楷辰啧了一声,“你这属于子不教父之过知不知道?”
  魏淮铭拿了件黑色毛衣在镜子前比了比,觉得不够阳刚,又放回去了,说:“滚,我可没有这么丑的儿子。”
  孙楷辰那边也是开的外放,听见这句话以后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赵政——大眼,内双,挺白,忽略昨天熬出来的黑眼圈的话,皮肤也不错。他比孙楷辰矮半头多,现在身上套着他的外套,一双大眼可怜巴巴地盯着他,倒有点瘦瘦小小的感觉。
  这不是……挺好看的吗……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非得欠欠的,说我不管,丑也是你们家的,我这算工伤,就得高层赔。魏淮铭懒得理他,手上来来回回挑着衣服,心里也奇怪,平时觉得自己穿啥都帅,怎么今天就怎么搭都不顺眼,随口说了句把赵政许配给他了就挂了电话,站在衣柜前端详了十几分钟,突然想起来秦砚身上穿的那件白色毛衣,鬼使神差地又把一开始拿的那件黑色毛衣套上了。
  孙楷辰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赵政,咂了咂嘴:“你看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赵政翻了个白眼——以前可真没见您这么有文化。
  魏淮铭一下楼就闻见饭香了,看见桌子上的早餐以后好奇地往厨房里瞅了一眼,就看见秦砚围着个围裙在煎鸡蛋。那个围裙是他妈来的时候买的,粉粉嫩嫩的,上面还绣了个小猪佩奇,穿在秦砚身上倒也不算违和,还显得他更温柔了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