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17)

字体:[ ]

  “有事说事。”魏淮铭还沉浸在扣工资和告白失败的阴影里,没有注意到秦砚刚才的动作,略显烦躁地抽出椅子,顺手掏了两张纸出来,抬头望着那妇女,示意她说话。
  妇女被秦砚安排在了椅子上,却像是坐在了一群跳蚤上一样扭来扭去,站起来好几次都被秦砚按了下去,干脆放弃这个动作,低头卷着自己的衣角,开口是不太熟练的普通话:“闺女丢了,好几天了。”
  女人是个乡下人,女儿也是个乡下人。女人没读过几天书,却有个大学梦,天天起早贪黑地干着各种活,有时是个农民,有时是个清洁工,有时是个月嫂,一直是个母亲。
  女儿在那个村子里是个例外,不仅生得比母亲年轻时还要水灵,脑子也比其他孩子转得快得多,次次考试拿第一,女人为了让她好好学习,一个人包揽了所有家务,把女儿养成了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特例。
  女人做月嫂的时候曾听那家的夫人说起市里的高中,说了很多她听不懂的话,但是她听到了那句“都能考上大学”,于是拼了命把女儿送到了市里学费最高的学校。女人越来越老,身体不如从前,支撑不起高额的学费,女儿说不上了,被她一个巴掌打回了学校,今天刚借够了钱来交学费,却被告知女儿已经三天没有来上课了。
  学校是寄宿制,女儿一个月只回一次家。
  女人没有手机,学校联系不到她,要不是她来交学费,可能要一个月才知道。
  女人说着说着就又哭了,吐字也不太清楚,魏淮铭从她支离破碎的语言里拼凑出这么一个故事,例行公事地问了基本信息,知道女儿叫邓丽丽,又问了一句:“学校里有关系好的同学吗?”女人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头,魏淮铭不解地望着她。
  “我不知道,她不和我讲学校的事。”女人继续卷着自己的衣角,神情麻木,“那学校不是学习的地方吗?搞什么人际关系多浪费时间。我家闺女是好学生,不瞎闹的。”
  秦砚见魏淮铭一脸无语的样子,忙接过话头来,询问女儿其他的人际关系,女人通通一问三不知。两人无奈,只能请她回家,他们先去学校问问情况。
  女人本来还想赖着不走,又被魏淮铭那句“你要是不想在家睡就在看守所睡”吓着了,急匆匆地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临出门前还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堆诸如“麻烦早点找到她”之类的话。
  两人看着她的背影,齐齐叹了口气。
  H市十三中确实是本市升学率最高的高中,甚至在全国都排的上号,但是学费也和名声成了正比。
  无数学子挤破了脑袋钻进来,有些是成绩优异的本地生,有些是有钱的本地生,还有些是更有钱的外地生,都为了考个好大学削尖了脑袋,掏空了钱包。
  学生就这么分了派别,有钱的觉得成绩好的都是学习机器,成绩好的觉得有钱的都是绣花枕头,那一部分有钱又成绩好的学生就被捧上了金字塔尖,成了优秀的代名词。
  秦砚和魏淮铭去找了邓丽丽的班主任,得到的反馈是这孩子成绩好又老实,不过有点内向,平时独来独往的,也没有什么聊得来的朋友,至于什么时候失踪的,老师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三天前她没看到邓丽丽来上早读,问了她宿舍的人都说她身体不舒服,让她们帮忙请个假,老师就没怎么在意,谁知一上午都没有见到她,宿舍里也不见人影。
  “那为什么不报警?”秦砚听她说完,很是不解,“三天前你确认孩子失踪了,不报警?”
  老师愣了一下,一脸为难的样子,像是在纠结要不要说接下来的话,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了:“丽丽的家庭条件不好……她……晚上经常溜出去打工。”老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两只手垂着,交叉在一起,低声补充着,“有一次我抓到她夜不归宿,她给我跪下了,说老师你怎么罚我都行,别和我妈说。”
  “我同意了。”
  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跪下求她,她没办法拒绝。
  老师说她还去她打工的地方看过了,是个普普通通的咖啡厅,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这是她们的秘密。
  可是这个秘密害了她。
  “所以这和你三天不报警有什么关系?”魏淮铭皱着眉头,没办法理解她这驴唇不对马嘴的一番话。
  “她以前也有过好几天不在学校的时候……差不多两三天就自己回来了,问她干什么去了,就说是打工……所以我也没太在意。”
  “你这老师倒是心大。”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秦砚走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手上还做着敲门的动作。
  女生看到里面有人出来不可避免地愣了一下,然后很自然地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笑得很甜。
 
 
第12章 曼提柯尔(5)
  女生进了屋,又客客气气地和魏淮铭打了招呼,找老师要了作业以后抱着厚厚一叠习题书就要回教室,秦砚见她瘦瘦小小的,抱着费劲,说帮她搬到教室去,女生下意识地拒绝了,但是秦砚还是接了过来,见女生盯着他看,歪头笑笑,示意她指路。女生脸上飞起一片红霞,低下头,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秦砚很会笑,魏淮铭一直都知道。他好像是个艺术家,可以永远把自己的仪态和表情雕刻成最完美的样子,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致命的吸引力。
  “渣男。”魏淮铭嘟囔了一句,旁边的女老师没听清,“啊?”了一声,成功地把他的怒火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你到底还知道什么?坦白从宽啊,不然咱就得请你去警局喝茶——我倒是不介意麻烦,不过人民教师应该不愿意去那地方吧?”魏淮铭一屁股坐在转椅上,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冲着秦砚刚才坐过的位置吹了口气,烟雾正好扑在女老师的脸上,激得她一阵哆嗦。
  秦砚和女生肩并肩走在楼道里,现在正是午饭时间,虽然小部分学生还是窝在教室里学习,但还是有不少活跃在外面,秦砚长得显小,身高颜值却都不差,和这女生走在一起倒真有点金童玉女的味道,惹得不少小男生起哄,女生们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对秦砚品头论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