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18)

字体:[ ]

  女生的脸一直都埋得很低,好像这样就听不见旁边的窃窃私语似的。秦砚注意到了这点,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在意,女生却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拍丢了魂一样,吓得手里的书直接掉在了地上,反应过来以后慌忙蹲下身收拾,秦砚本来准备帮个忙,却被突然冲过来的一个男生给抢了先。
  男生冒冒失失地冲过来,把地上的书一股脑地揽进了自己怀里,又赶紧递到了女生手上,一气呵成地做完这一系列工作以后又匆匆忙忙地跑了,秦砚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脸。女生显然也没明白状况,抱着那一摞书发了会儿呆才反应过来,皱了皱眉,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
  秦砚在后面望着女生的背影,很显然没有了刚才的扭捏,倒是有了种愤怒的感觉。
  有点意思。
  秦砚把女生送到了教室以后就准备回办公室,一只脚刚迈出门就被叫住了。女生跟上来,细声细语地说了声谢谢,并说要请他吃饭,秦砚礼貌地回绝了。
  “我们这吃饭都是要饭卡的,所以还是刷我的吧。”女生怕他再拒绝,加了一句,“要不你刷完卡再给我钱也行……我们学校的饭还是挺好吃的,总比外边的卫生一点……”秦砚架不住她这么软磨硬泡,想了想现在确实是该吃午饭了,就答应了。
  魏淮铭本来还在和那老师打太极,突然接到秦砚的电话,条件反射地把烟掐了,调整了一下状态才深沉而不失优雅地吐出了一个字:“喂?”
  秦砚是在女生排队的时候给魏淮铭打的电话,食堂不小,学生更不少,难免有些嘈杂,他也听不清魏淮铭说话,直接重复了几遍食堂的位置就挂了电话。魏淮铭盯着桌面皱了皱眉——这孩子怎么对他越来越不礼貌了?
  女生打完饭回来,发现四人桌上坐了三个人,视线从秦砚扫到魏淮铭再扫到女老师,笑容逐渐僵硬。她本来想坐在秦砚对面的,这下让魏淮铭抢了先,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坐在了秦砚右手边。
  魏淮铭是临时叫来的,还没来得及打饭,倒是不见外地把秦砚盘子里唯一的鸡腿拿了过来,边啃边观察女生的表情。女生虽然不明白他的眼神里为什么充满了挑衅,却也被盯得如坐针毡,拿起饭卡说去给他和老师买饭,赶忙走了。魏淮铭还冲着她的背影含糊不清地喊了句:“我要双人份的!不然只能吃秦教授的了!”
  秦砚看着他无理取闹,无奈地笑了笑。
  女老师一直很紧张,绞着手指正襟危坐,下唇都快咬出血来了,秦砚注意到这一点,抬脚轻轻踢了一下魏淮铭的小腿。魏淮铭手上正拿着鸡腿,腿上却突然遭到了袭击,下意识地收紧两腿,把秦砚的脚夹住了。
  秦砚:“……”
  魏淮铭:“……”
  女生刚打完饭回来,就看到这俩人的脚以一种极其暧昧地姿势夹在一起,直接把两份饭重重地放在了魏淮铭桌上,又把另一份推给老师,自己则坐回刚才的位置,默默地把椅子拉得离秦砚远了一截。
  魏淮铭放开了秦砚的脚,非常尴尬地笑了:“谢谢啊……那个……食堂饭挺足的哈……”
  女生沉浸在自己看上的男人是同姓恋的悲伤里,低头扒着饭,也顾不得什么礼貌,懒得理他。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魏淮铭刚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脚上又被人碰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看向秦砚,后者像是没有察觉一样,仍旧专心致志地吃着饭,动作优雅得仿佛是在参加什么皇室宴会。
  魏淮铭不死心地往桌子下面看了一眼,确实是秦砚的脚。
  他试着缩短自己两只脚之间的距离,秦砚的双脚也随着缩短了距离。
  之前确实是个意外,但他这次是故意的。
  魏淮铭心里叹了口气——论撩人,这位真的是功力深厚。
  一顿饭吃完,除了秦砚心情不错,其他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女生吃完就说自己快迟到了,匆匆忙忙跑了,女老师也说自己有课,一再重复自己知道的都说清楚了,魏淮铭想了想,觉得不能耽误孩子们上课,留了个联系方式说以后再找她,还是放她走了。
  秦砚刚站起身准备走,眼前一花,人已经被魏淮铭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说说?”魏淮铭拿出了小混混找茬的架势,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秦砚清了清嗓子:“这个女孩子好像人缘挺好的。”魏淮铭刚想说别转移话题,就听秦砚接着说,“但是有点奇怪。”
  魏淮铭成功被吸引了注意力:“哪奇怪?”
  秦砚看了看四周,现在食堂已经没什么人了,但他们附近还是零零星星地有几个学生,于是干脆坐到魏淮铭身边,压低了声音:“我们去教室的路上,她一不小心把书掉到了地上,弯腰去捡的时候,我看到她脖子上和手腕上有伤——有些是新的,有些是疤。”秦砚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所以我在想,她穿着高领毛衣,是不是想要遮住伤口。”
  “身上有伤,还不想让别人看见?”魏淮铭上学的时候是个刺儿头,天天打架,身上免不了挂彩,他又好强,总爱想尽办法把身上的伤遮住,于是推己及人,说,“打架了?”
  秦砚摇头:“不像。”
  失踪者的同班同学,姓格开朗,人缘很好,身上有伤。
  两人理了一下线索,总觉得这是个突破点,但是又好像少了点什么。魏淮铭听完这些又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女老师说过的话:“这女生和邓丽丽一个宿舍的,好像还是宿舍长。”
  “那个老师说,邓丽丽经常夜不归宿,既然她能抓到,那么和她朝夕相处的室友呢?”魏淮铭感觉答案近在咫尺,激动地往秦砚那边靠了靠,贴着他的耳朵,“她也在帮她隐瞒。”
  十三中的校规很严,甚至变态,每晚要查三次寝,从十一点开始,每隔一个小时一次。邓丽丽的宿舍在一楼,窗户上都加上了铁丝网,要想出去只能走大门,所以她既要躲过老师,又要拿到宿舍楼钥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