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21)

字体:[ ]

  “你还有这本事?”秦砚嗤了一声,把手里的烟头扔在脚下踩了踩。
  “我是学生会的……有特权。”
  魏淮铭一直在旁边当背景,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个“学生会”的信息,接着往下问:“什么特权?”
  “可以……”男生嘴里刚蹦出来两个字就马上收住了,改口说,“反正我能给你们弄出来。”
  魏淮铭听出了猫腻,揪着这个话题不放,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诸如男生的姓名班级和那个女生的姓名,学生会的配置和特权,以及为什么他妹妹被人欺负了他却不帮忙还跟踪她等等。
  最后除了知道男生叫齐赛女生叫齐丹以外什么都没问出来,不管怎么威逼利诱也没能从他嘴里撬出来更多东西。
  最后秦砚上了大招,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把刀子,把齐赛的手按在了车座上,说你要不实话实说就把你手剁了,男生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不说,你砍我手,我要是说了,他们能杀了我。”
  “你们学校这么社会呢?”魏淮铭直接气笑了,“动不动杀啊死啊的,咋的,江湖人士?”
  “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有多可怕。”男生说完还好心地提了一句,“就算你们是黑社会也惹不起。”
  魏淮铭刚想和他杠两句,就被秦砚打断了。
  秦砚收回手里的刀子,按着齐赛的那只手换了个方向直接打开了车门。他下车做了个“请”的动作,齐赛回头望了一眼魏淮铭,又怕秦砚反悔,赶忙冲下去了。
  刚准备跑,胳膊又被秦砚拉住了。
  “惹不起的人咱不惹,各位井水不犯河水,帮我给你们会长带个好。”秦砚的眼神阴沉到了极点,车里的热气和外面的冷气一起扑在齐赛身上,也分不清是冷还是热。
  反正也问不出来什么东西,扣着人也没用,干脆就放走了。
  魏淮铭清楚秦砚的意图,等他上了车以后问:“老大,您怎么看?”
  秦砚苦笑:“魏队可别寒碜我了,剧情需要而已。”
  “我看您能拿个影帝。”
  秦砚早就把袖子放了下去,没了烟雾加持以后又恢复了小白兔的状态,他都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不是秦砚的第二人格。魏淮铭视线落在秦砚的胳膊上,张了张嘴,还是没问那道伤疤怎么来的。
  尽管没能问出来更多线索,倒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们之前安排了人在邓丽丽打工的咖啡店里盯着,现在看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正好车里还有赵政这么个免费劳动力,直接让他开车去了那家咖啡店。
  刚才他们审那男生的时候赵政好几次想插话都被魏淮铭用眼神制止了,现在终于不用憋着了,一路上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有的没的,话题从失踪案跳到了孙楷辰是怎么欺压自己的,到停车的时候已经说到了自己小时候尿过几次床。秦砚和魏淮铭一开始还附和他几句,后来发现他好像不需要捧哏的,干脆也不再说话。
  下了车以后魏淮铭边拉羽绒服拉链边和赵政聊天:“我觉得你做刑警真的太可惜了。”
  赵政不解地看他。
  “国家需要你这样的脱口秀人才。”秦砚笑着接了一句,赵政被那个笑脸镇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讽刺。
  咖啡店叫“遇见”,店面不大,位置也不算偏,按理说这种小店夹在各式各样的店铺中间并不起眼,但是店主精心地在门前摆了一溜鲜花,店面就好看了许多。
  招牌上刻了精致的浮雕,是三对接吻的恋人。一对是一男一女,一对是两个男人,还有一对是两个女人。
  三人走进店里,柜台服务员很热情地问他们需要什么。
  他们本来就不是来喝咖啡的,随便点了几个就落了座。
  店内装潢也很温馨。很舒服的皮质沙发,暖黄的灯光打在墙上,反射回来的光照得人轮廓都柔和了起来。现在时间不算晚,但顾客已经不少了,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讲着各式各样的故事,配着店里舒缓的音乐,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地方真不错啊。”赵政喝了口咖啡,感叹道,“早知道有这么个店就好了。”
  魏淮铭瞥了他一眼:“一杯咖啡五十,就你那点工资,来这喝水?”
  赵政无所谓地起身准备再去要一杯。
  只要是魏淮铭请客,就使劲坑他——这是刑警队一贯的宗旨。
  在店里盯了半天的小警员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士,不管是店长还是服务员都说邓丽丽两周前就辞职了。小警员不敢给魏淮铭打电话,只能等消息,倒是自己不好意思一直在店里干坐着,续了好几杯咖啡,在得到魏淮铭“报销”的回复后就感激涕零地回家过平安夜去了。
  “早就辞职了?”魏淮铭拿勺子搅着咖啡,一头雾水,“合着那老师嘴里没一句真话?”
  秦砚也觉得奇怪,开始一点一点地理思路:“那老师说邓丽丽经常夜不归宿来这里工作,但是店长又说她两周前就辞职了。如果她们都没有说谎的话,那就是老师已经很久没有管过邓丽丽夜不归宿这件事了,而邓丽丽辞掉了这份工作,又找了一份别的。”
  赵政端了咖啡回来,正好听到他们的谈话,插了句嘴:“这儿环境多好啊。我刚才跟服务员聊天,他说工资一个月六千呢,为啥要辞职?”
  “要么工资不够高,要么受欺负了。”魏淮铭不再和杯里的拉花作斗争,抬头看秦砚,“我之前就觉得他们学校那个学生会奇奇怪怪的,给那个男生吓成那样,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欺负邓丽丽?”
  “有可能。”
  “打扰一下……你们刚才是提到了邓丽丽吗?”一个服务生端着杯子路过他们这一桌,却突然停了脚步,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个问题。
  服务员是个男生,看着不过十几岁,长得挺帅,不管放哪都是那种校草级别的人物。男生被他们盯得有点局促,又结结巴巴地解释:“我跟她一样是夜班……还挺熟的,她突然就辞职了也没和我说……她跟我说她家庭条件不好,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刚才听到你们提起就冒昧地问了一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