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22)

字体:[ ]

  男生的长相和态度都让人觉得很舒服,秦砚见他确实是一脸担忧的样子,就挪了个地方让他坐下。男生坐下以后更拘谨了,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目光也始终锁定在地板上。
  秦砚耐心地问了他一堆问题,男生语无伦次地答了。
  男生读完初中就不上学了,一直到处打工,接些零零散散的活,直到发现这家咖啡厅才算是稳定了工作。老板照顾他们这种小孩子,排班的时候尽量给他们排轻松点的夜班,他就顺理成章地和邓丽丽排在了一起。晚班比较轻松,两人闲下来的时间就聊天,邓丽丽是个很内向的女孩,所以通常都是男生在说话,她静静听着。
  男生只知道她家庭条件不好,究竟有多不好他也不清楚。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重复,直到两周前邓丽丽突然辞了职,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你喜欢她?”赵政听完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男生听了以后头埋得更低了,低低地“嗯”了一声。
  “她失踪了。”秦砚一直观察着男生,还是决定开诚布公,“三天前失踪的,所以我们很需要你提供信息——你们工作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可疑的人?”
  男生愣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个消息,急切地抬头望向秦砚,确认了三次才稍微平静了一点,又低下头开始回想,喃喃自语:“可疑的人……没有。”男生突然抬起头来,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他下意识地捂了一下嘴,接着说:“有个客人每天都来,一直都坐在同一个位置,算吗?”
  算,当然算。
  晚上九点,地下酒吧。
  “美女,加瓶啤酒。”
  “来了。”女人穿着剪裁得体的旗袍,把手上刚调好的酒递到客人手里,又拿了瓶啤酒向别的桌走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女人的长相完全不输身材,一颦一笑尽是风情。
  男人掐了一下她的腰,她顺势靠在男人身上。
  两人躲进了角落,意乱情迷之时,女人被按在墙上,手上想找个支撑点,却突然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不知哪里的音响声传了过来,带着圣诞特有的歌曲。
  这是平安夜的献礼。
 
 
第15章 曼提柯尔(8)
  客人是个女人,大概三十来岁,每次来的时候都带着精致的妆,从发型到衣着都挑不出错,甚至身上的香水味都从来没有重复过。服务生们一开始都猜测她是哪位大明星,还有胆子大的上去要过签名,女人都礼貌地回绝了。
  她每天九点都风雨无阻地出现在咖啡店门前,坐在角落里的靠窗位置,一直坐到零点才走。
  邓丽丽的上班时间正好是九点到十二点。
  “你确定她没有和任何人交流过?”魏淮铭问。
  男生坚定地摇头:“没有。除了点餐以外没有和我们说过一句话,所以你们刚才问的时候我都差点没想起来。”
  魏淮铭敲了几下桌子:“邓丽丽呢?”
  “丽丽是前台,算是唯一和她说过话的了。”男生比刚开始放松了很多,话也多了起来,“但是她点餐的时候我们也都在附近啊,没什么特别的。”
  女人长得漂亮,好几个小店员手机里都有偷拍的照片,照得还挺清楚。
  秦砚拿着照片看了很久。
  女人长得确实漂亮,但是妆也很浓。深色眼影和浓密的假睫毛配合着鼻影,把她的轮廓加深了好几重,又长又直的黑发披散下来,甚至有了点混血的味道。
  亚洲四大邪术之化妆术,给破案增加了新难度。
  “大晚上的来咖啡店,还捯饬得跟画皮似的,怎么想都有点渗人。你们还觉得好看?”魏淮铭凑过来看了一眼照片以后觉得毛骨悚然,顺便吐槽了一下当代年轻人的审美。
  “这妆真的有画皮的效果。”秦砚细细地描着女人的眉眼,觉得五官都有种怪异感。像是被刻意修改了,完全遮住了原来的相貌。
  “她不想让人认出她来。”这就是问题所在。
  即使早就听这个小服务员说过自从邓丽丽辞了职,这女人就再没来过,他们还是决定在店里守一夜。
  期间赵政的手机响了无数次,都是孙楷辰的鬼哭狼嚎,喋喋不休地指责了一通赵政这种“睡过就一刀两断”的行为。还说打他电话打不通,害得自己在学校附近找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人,甚至借了学校的大喇叭吆喝了好几遍,赵政肯定是没听到,倒是被保安听到了,于是孙大少没有波澜的人生中第一次得到了被人扔出校门的待遇。
  赵政听他车轱辘话来回说,抠了抠耳朵上的茧子,直接挂了电话静音了。
  “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魏淮铭看了看赵政,嗤了一声,“孙楷辰打的吧?出息。”
  “我没……”手机静音了,视频通话又传过来了。赵政心里叹了无数口气,还是硬着头皮接起来了,却是翻了个面递到魏淮铭面前了。
  孙楷辰看视频接通了,刚想继续穷追猛打,冷不防看见了魏淮铭被放大好几倍的脸,实实在在地呛了口水。
  缓过来以后又换了一脸狗腿样:“哎呦,铭哥!政政在你那儿呢?”
  魏淮铭的眉毛很微妙地皱了起来,而“政政”本人已经臊得不敢抬头了。
  “感情你俩这是一夜情了?”魏淮铭拿着手机,视线却是放在了赵政身上——当事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煮熟的虾。
  孙楷辰语不惊人死不休:“可能是吧。比较持久的一夜情,我过了那晚以后一直念念不忘那种。”说完又补了一句,“你们在哪呢?我过去接你们呗?”
  孙楷辰那边还有风声。他全副武装地站在街上,背景里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和四面八方的“铃儿响叮当”提醒着魏淮铭今天是平安夜。
  平安夜吃苹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