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25)

字体:[ ]

  女孩对毒品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大,想挣扎却被魏淮铭不动声色地压住了手脚,只能不停地求饶,眼底全是绝望。
  “我会死的……”
  三楼的监控室里,一个女人一直盯着某个显示屏,突然皱了眉。
  女人拨通了电话。
  秦砚刚把一个药片塞进女孩嘴里,包间门又被推开了。
  “两位先生,抱歉打扰你们。”还是之前的服务生,还是同样的表情,“作为今天唯一的胜利者,我们老板说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们。”
  秦砚一脸不耐烦地搂着发抖的女孩:“一会儿再去。”
  服务生也毫不退让,神色有些凝重:“抱歉,老板说现在就要你们过去。”
  “好好好。”魏淮铭跟个醉鬼似的上前去充当和事佬,哥俩好地揽住服务生的肩膀,目光却放在了秦砚身上,突然压低了声音,“告诉你们老板,他完蛋了。”
  服务生还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小腹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跑!”
  魏淮铭把秦砚拽到了自己前面,想他手里把惊魂未定的女孩接过来,又被秦砚制止了。
  “我来,我体力好一点。”
  “……”
  魏淮铭此生第一次被人说自己体力不行,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秦砚也不是没分寸的人,就任由他抱着了。警报响彻了整个酒吧,他们从地下上来以后,身边就已经围了不少人。
  秦砚踹开不知道第几个保安,挤到了他们进来的小门前。
  锁了。
  “有……大门。”一直在秦砚怀里扮演死尸的女孩突然出了声,给他们指了路。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是她好像能出去了。
  女孩心如擂鼓,开始细心地帮他们注意着四面八方的人。
  酒吧确实有一个大门,甚至开在较为繁华的地方。
  魏淮铭从一个正在推机车的人手里抢了辆车,道了声谢以后向夜色深处驶去。
  秦砚坐在机车后座,迅速把女孩从怀里扯出来,还顺便拿衣服擦了擦手。
  魏淮铭不开机车好多年,现在坐在车上又起了吊儿郎当的范儿,准备追忆一下当年,脑袋却突然被秦砚推了一下。
  一颗子弹夹着风声从他耳边呼啸而过,蹭破了秦砚放在他脸边的手,但是他很快把手收了回来。
  “我CAO,这群王八蛋还他妈有枪!”魏淮铭惊魂未定,把车速调到最大,耳边终于没了乱七八糟的声响。
  魏淮铭也不知道自己开到了哪,停下车以后打开手机。手机卡了一会儿,然后闪出了孙楷辰和赵政的消息——全是99 加。
  电话也被打爆了,他有点头痛地回拨了过去。
  “哎呦我的哥你还知道你有手机呢……”魏淮铭没心情听他们说废话,直接打断了孙楷辰的长篇抒情,有气无力地回了句:“给你发个定位,过来接我们,快点。”
  赵政不明所以地望着表情突然严肃的孙楷辰,后者揉了揉他的头发:“走吧小可爱,铭哥有难,八方支援。”
  “一群废物。”女人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冷冷地吐了个烟圈,“真能耐,给我放了俩条子进来。”
  “都喂狗吧。”
 
 
第17章 曼提柯尔(10)
  女孩下了车以后踉踉跄跄地找了个垃圾桶开始抠嗓子,试图把刚才秦砚塞在她嘴里的毒品吐出来。魏淮铭刚走过去用羽绒服包住她,就听见秦砚叹了口气:“别抠了,没毒。”说完还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
  魏淮铭抓了一个尝了尝,有点甜。
  女孩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注意力一分散身上的寒意就被放大了。她身上的衣服穿了和没穿没两样,即使身上裹了魏淮铭的羽绒服,腿还是露在外面,在这寒冬腊月里真是要冻死的节奏。女孩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蹲下身抱着腿取暖,她脸上的亮片掉得差不多了,现在仰着一张素净的小脸,倒是显得又小了几岁。
  “多大了?”魏淮铭问。
  “十八。”女孩脱口而出。
  “那你长得挺显小的。”魏淮铭说完这句话以后就没再理她,他现在脑子乱得很,一边整理着线索一边四处张望,生怕再有人追上来。
  视线落到地上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秦砚脚下有一抹刺眼的红。
  “受伤了?”魏淮铭身体先于脑子做出了反应,把秦砚藏着的左手拽了出来,看见上面一道血肉模糊的口子,翻出了皮肉露出里面的骨头,身上一阵发凉。
  “你……怎么不说……”魏淮铭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道伤疤怎么来的,再联想到秦砚像个没事人似的忍了这么久都没喊一句疼,连带着双手都开始发抖。冰天雪地的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手边别说消毒水了,连水都找不到,魏淮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不停地给孙楷辰打电话。
  “魏队,真没事,小伤。”秦砚看他这样,实在是心疼得厉害,温声软语地安慰他,又被魏淮铭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非得把骨头都打穿了才叫有事?你他妈不心疼自己我心疼行不行?你到底要跟我见外到什么时候?”
  秦砚乖巧地闭了嘴,低眉顺眼地看着他在自己手上捣鼓。
  他哪敢越界啊,就现在这样,他都快疯了。
  蹲在一边的小姑娘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突然捂住嘴笑了。她在风月场上待了太久,见识了形形色色的疯子,都快要忘了真正的喜欢是什么样的了。
  好在孙楷辰的车来得不慢。
  魏淮铭上了车,说了句“去医院”以后就没再言语。孙楷辰一肚子的问题,一路飙车找到他们却连句夸奖也没有,只享受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待遇,不甘寂寞地开口:“去医院?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