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26)

字体:[ ]

  赵政也回头看,发现魏淮铭手里攥着一大块卫生纸,再仔细一看,哦,有只手包在卫生纸里。
  卫生纸很快被染红了,魏淮铭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秦教授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赵政问完又看见缩在角落里当透明人的女孩,“这个小姑娘是干啥的?你们……”
  “闭嘴。”魏淮铭心情差到了极点,赵政还一直耳边嗡嗡嗡,成功把他点炸了。
  “再说话就让你变成这样。”
  孙楷辰不怕死地回怼了一句:“你老婆受伤了凶我老婆干什么?”
  一句话又把魏淮铭的火气浇灭了。
  秦砚尴尬地咳了一声,试图把手从魏淮铭手里抽出来,却因为失血缺了点力气,被按得死死的,耳根有点红。
  倒是女孩先出声打破了寂静:“你们是条……警察吗?”
  “不是。”孙楷辰终于找到了一个听众,忙接话,“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人民英雄。”
  “是警察。”秦砚自动屏蔽孙楷辰的嘴炮,“等处理完手里的事我们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只需要如实回答就好了,结束以后我们会送你回家。”
  “不能回家!”女孩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把走神的魏淮铭惊了一下。
  “我是被我妈卖过来的。”女孩叹了口气,脸上是和年龄不符的沧桑,“十岁就被卖了。刚开始说给我找了个好人家,我就迷迷糊糊跟着走了,后来才知道是这种地方。六年了,一分钱都没到我手里,老板扣一点,剩下的给我妈,我妈再供我弟读书。”
  女孩在车窗上呵了口气,小手勾勒出了一个漂亮的心形。街灯明明灭灭地打在她的脸上,有一种极致的落寞。
  魏淮铭听了觉得不对劲,问她:“你不是十八岁了吗?”
  “老板说了,不管谁问,都说十八。我们这种的还好点,顶多被人说长得显小,那种又老又丑的也腆着脸说自己十八,我都替她们嫌臊。”女孩冷哼了一声,眼里全是不屑。
  “感情你们这行也搞歧视啊?”孙楷辰这话倒是把女孩气着了,张口就骂:“我们这行怎么了?大家都是干活挣钱,谁他妈比谁高尚啊。”
  “没没没……我没别的意思,您消消气。”跟泼妇骂街他没经验,直接认怂。
  秦砚在医院包扎了一下,又听医生讲了一堆注意事项,等出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圣诞快乐。”魏淮铭还在谨遵医嘱默念刚才听见的,生怕遗漏了什么,只听见秦砚说话却没听清说什么,就“啊?”了一声。
  秦砚把嘴贴在他耳朵上,又重复了一遍:“圣诞快乐,铭哥。”
  魏淮铭耳朵边上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子在爬,又被他滚烫的耳根煮得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秦砚调戏成功,低头笑了一下,突然感觉到一只手压在了自己头发上。
  魏淮铭本来和他差不多高,现在站在台阶上就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他胡乱揉了两把秦砚的头发,眼神深邃得像是要把他刻进去,笑得比刚冒出头来的太阳还暖:“圣诞快乐,小朋友。”
  孙楷辰在车里打了个盹,刚睁眼就看见那俩人在外边卿卿我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把目光转回了车里。旁边的赵政还睡得跟死猪似的,孙楷辰帮他把身上盖着的衣服掖了掖,拍了拍他的脸,赵政皱着眉头动了两下。
  孙楷辰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圣诞快乐。”
  后座的女孩也一直没睡,听见孙楷辰这句话以后抬头望了望窗外。太阳刚好跳出来,给大地换了一层暖色滤镜。
  又是新的一天。
  刑警队短暂的休假在圣诞节这天结束了。
  一群人不情不愿地收拾着自己的桌子,互相连早安都懒得讲,看见魏淮铭进来都涌上去,准备用唾沫把他淹死。
  “等等等等。”魏淮铭昨天跑了一整天,又一宿没合眼,现在就跟个老旧机器似的,转一下脖子都能听见关节咔咔响,实在没精神和他们闹,“你们看我和秦教授昨天折腾了一天,现在还没合过眼呢。这不是缺人手才让你们提前来上班吗……各位同志体谅一下啊。”
  “关我们屁事。”周沐同志失去了共情能力,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姐姐今天还有个相亲呢,让你这么一折腾,没了。”
  “没事,反正也相不上。”赵政说完躲在了魏淮铭身后,成功躲过了飞过来的一本书。
  闹归闹,他们还是挺心疼他这个队长的,没几分钟就赶他去睡觉了。
  魏淮铭在自己办公室里支了张床,见秦砚站在门口看着他,有点疑惑:“怎么了?”
  “我睡哪?”
  “你回家啊。”魏淮铭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挂彩了,给你批个假,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回来。”
  秦砚笑:“你这是以权谋私。”
  “我就爱以权谋私。”
  秦砚叹了口气,冲他挥了挥手:“已经好了。”
  “别闹。”魏淮铭过去按住他乱动的胳膊,被他孩子气的动作气得发笑,“倒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爱岗敬业的。”
  “家里太安静了。”
  听秦砚这么说,魏淮铭心也软了下来,又想起来他之前和自己说的童年,一下子父爱泛滥得厉害,于是给秦砚也支了一张床。
  赵政本来想问魏淮铭现在要不要审那个女孩,结果推开门就看见俩人在办公室里睡得昏天黑地的,又闭了嘴,轻轻地把门带上了。
  孙楷辰正在开车,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电话另一头是个低沉的男声,开口自带混响,像是被处理过的机械音:“少爷,回家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