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3)

字体:[ ]

  “我把她拖进我的后备箱,然后带到提前租好的房子里,那个房子里有我的玩弄她所需要的道具。但在这之前我要弄醒她,我要让她看着。”
  “细节我就不讲了,不过是这类案子的正常进展,魏队应该很清楚。”魏淮铭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她反抗得很激烈,于是我鞭打她,掐住她的脖子。”秦砚掐住魏淮铭的脖子,眼里是野兽看到垂死的猎物的兴奋,魏淮铭本能地反抗,却被他压制住了,“她越反抗我就越兴奋,可是我一不小心,把她玩死了。”
  “我很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具尸体……”秦砚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无奈地坐回在椅子上,“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犯人一定是第一次杀人,可是他为什么会想到分尸,甚至把尸块扔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根据我们发现尸块的地点可以推测,他抛尸的地点应该都是监控死角——一个可以说是过失杀人的人,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么多隐蔽的地方的?”
  “所以你怀疑他有同伙?”魏淮铭接了一句,“可是这样就又有问题了。同伙在这里面充当什么角色?难不成他还要找人玩3p?”
  “不对。”秦砚摇头。他的手指交叠在一起变换成不同的符号,好像意有所指又好像扑朔迷离,“他要的是绝对征服,所以不可能和人共享,甚至不会让人旁观。”
  “所以我想不明白,这个知道他在做什么并支持他,在他无助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想到的一个绝对信任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气氛突然变得很凝重,所有人的大脑都当机了。
  “咱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了,在其他部分尸块和各种信息找到之前先不谈这个。但是刚才秦教授的推理中,我有几点不明白。”魏淮铭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点上,烟雾映得他的脸有种沧桑感,“第一,为什么你是在小巷里藏着而不是早就跟踪了这个女人,找到合适的时机再动手?如果你在这蹲一晚上还没有人经过呢?第二,凶手如果是把人电晕然后再带到自己租的房子里的话,那么租的房子应该在什么地方?第三,你刚才和我一起演示的时候,左手顺着我的嘴划了一下,这又是什么说法?”
  魏淮铭抬起左手,自唇角起勾勒着嘴的轮廓,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秦砚心脏空了一拍,张嘴的动作都有些迟滞:“如果一开始就跟踪,会引起对方的警觉,不可控姓太强了,所以凶手应该是提前观察过被害人的生活习惯,然后下手的。至于出租屋,线索不足,我还不能确定在什么地方,但是肯定足够偏僻。”
  第三呢?
  秦砚突然闭了嘴,围观群众的目光都自然地落在他身上,盯得他现在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他总不能说……这是他的私心吧。
  好在外面发动机的轰鸣声拯救了他,众人被噪声吸引,看见一辆非常骚包的红色迈巴赫上下来了一个更加骚包的男人。男人染了个五颜六色的头发,发型像个鸡毛掸子,穿着一身名牌,从头到脚的logo大到再近视的人都能看清,就差没往自己脸上贴“我很有钱”的标签了。然而这身行头并没有压住他那张脸,周沐后来形容这男人的脸为“初恋脸”,魏淮铭咬牙切齿地说初犯脸还差不多,我看见他就想杀人。
  是了,这就是我们富二代警官魏淮铭的童年好友,孙楷辰。
  孙楷辰他爹孙祯是H市最大的房地产商,还控着海关,要做什么生意就没有不和他打交道的。明明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富豪,浑身却总透着一股子暴发户的味道,尤其钟爱大金链子大手表,他儿子非常完美地继承了这一爱好并时刻将其家族文化发扬光大。
  孙祯就这么一个儿子,整天宝贝得不行,自从孙楷辰第一次见魏淮铭就抱着他不撒手开始,孙楷辰他爸和魏淮铭他妈一拍即合,就决定以后让魏淮铭罩着他了。时至今日魏淮铭还在庆幸幸好自己是个男的,不然他可能三岁就被包办婚姻了。
  孙楷辰小时候被宠坏了,第一次见魏淮铭的时候就想抢他的玩具,被揍了一顿以后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从此坚定了一生跟随魏淮铭的信念,成为了魏淮铭生命中最大的一块阴影。
  在孙楷辰第四次被警校劝退之后他爸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儿子不是当警察的料,把他送去了国外学金融之后,魏淮铭才算摆脱了这个噩梦。
  但是今天,这块阴影又回来了。
  “铭哥!哎呦你说这是不是巧了,这片儿原来归你管啊!你啥时候过来的怎么不早说啊……”外面的鸡毛掸子说话了,声线不错,就是有点做作。
  魏淮铭打断他的话,正色道:“什么事?”
  “你对人家好冷漠哦……”
  “没事就滚蛋!”魏淮铭刚想以骚扰警察为名把他打出去,鸡毛掸子又说话了:“我是来报案的!”
  “我爸在外边养的女人失踪了。”孙楷辰接过赵政递来的第四杯咖啡,评价道,“糖还是加的太多了。”“我没加糖!”赵政来来回回冲了好几次咖啡还伺候不好这位太子爷,也不敢发火,只能磕磕桌子以示愤怒。
  “那就是咖啡不好,你这是什么牌子的?”
  赵政从垃圾桶里捡出来一个速溶咖啡的包装袋,孙楷辰的脸瞬间绿了。
  魏淮铭为了防止他们的话题越跑越远敲了两下桌子,示意他接着说案子。
  “还说啥啊,就是小姨子带着钱跑了的故事呗。要我说根本不是失踪,那女的比我还小,跟着他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图他啥啊,觉得钱要够了就跑了呗。我爸还真看上她了,非逼着我来这报个警,哎你还别说,其实那女的长得是挺好看的……”
  “打住打住。”魏淮铭对他这个跳戏的姓格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不停地提醒他把话题拉回来,伸手递给他一张表,“你先把基本信息给我登记了,名字住址什么的,填完再说话。”
  孙楷辰一向听他的话,抓起笔来一行行往下填,秦砚抱着个保温杯嘘着热气看看他又看看魏淮铭,轻轻皱了皱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