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31)

字体:[ ]

  五点五十。
  学生会办公室大门紧闭,被人反锁了。
  六点整。
  魏淮铭撬开了门,屋子里除了散落一地的文件和被风吹动的窗帘,什么都没有。
  窗户外面是熙熙攘攘的买饭大队,根本没有办法从这片蓝色的海洋里挑出来一个人。
  苏窈跑了。
  秦砚一张张捡起地上的纸,发现全是学生档案。有些用红色的笔圈了出来,有些用黑笔打了叉,而齐赛那张,清清楚楚地写了一个“死”字。
  桌子上的纸条被风吹起来,秦砚伸手接住了。
  同样是红色的字迹,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大字:“抓住我。”秦砚把纸条放到鼻子旁闻了闻,是血。
  他现在不觉得苏窈有精神病了。她清醒得很,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冯渚的电话打了进来,说是外勤工作已经做完了,案发现场被封,报案人也已经带回警局,让他们直接回去就好。魏淮铭嗯了两声就收起了手机,点了根烟。
  “你说,是不是太巧了?”学生会办公室在二楼,魏淮铭目测了一下,这个高度就连他都要好好琢磨一下才敢跳下去,没想到一个小女孩就从这轻而易举地逃了。
  “咱们前脚砸了地下酒吧的场子,后脚就死了个人,还他妈是当年已经归案的连环杀手干的?”魏淮铭猛吸了一口烟,又接着说,“邓丽丽和咖啡店有关系,咖啡店和酒吧有关系,酒吧和嫖|娼有关系,嫖|娼和毒品有关系,毒品和王叔有关系,王叔和李瑾有关系,李瑾又和那个变态杀人狂有关系。”
  “还有一条线。邓丽丽和齐丹有关系,齐丹和齐赛有关系,齐赛又和苏窈有关系。”秦砚看着手里的学生档案,补充了一句,“我怀疑,苏窈也和金三角有关系。”
  起点和终点都一样,但起点和终点都不见踪迹。
  “最好别让我抓到他。”魏淮铭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啐了一口,“不然老子剐了他。”
  尸体被带回来了,情况和秦砚猜测的一样。
  即使被血泡得发胀,也不难看出尸体的切口平整,手法干净利落,像是只用了一刀就切了出来。尸体被一分为二,对称得像是用尺子精心比过,比上一具尸体不知好看了多少。
  是的,秦砚第一反应是好看。
  这个凶手像是把人体当成了一种艺术品,切割成自己能想象到的最美的样子,然后装箱,等人们发现。秦砚甚至可以想象他切割时的样子,想象他用卷尺量好划线,用小刀细细地剔骨,最后温柔地亲吻自己的成品。
  艺术是有生命的,他赋予了尸体新的生命——一种扭曲的,完全不该存在的生命。
  “不是所有艺术都值得被尊敬的。”秦砚温柔地抚摸着尸体,低声说了几句话,突然绽开了笑容,“那就看看我怎么把你的艺术毁掉吧。”
  法医看见他这表情,吓得差点把手术刀插进自己胳膊里。
  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心理学家全是精神病——诚不欺我。
  魏淮铭拿了尸检报告,气势汹汹地敲开了陆白办公室的门。
  “你自己看吧。”魏淮铭把报告拍在他桌子上,“别他妈和我说什么跟‘金三角’没关系,你不是看着他被枪毙了吗?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一模一样的手笔你还跟我说是巧合?”
  魏淮铭完全不顾身份,一股脑地问完以后搬了个凳子坐在陆白对面和他对视,眼神狠厉:“我反正不懂规矩,就知道犯法得抓。陆白同志,你涉嫌包庇罪犯。”
  陆白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也没翻尸检结果,只定定地看着他:“另外两袋呢?”
  “还没找到。”
  “那你激动什么?”陆白推开他凑过来的脸,往后靠了靠,一脸疲惫,“一袋就能确定了?你一句话就能重审一个案子?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不是推测。”
  “找到那两袋之前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魏淮铭最烦这种神神叨叨的人,气得要命,吼道,“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他妈怕你死!”陆白深吸了一口气,抓起桌子上的尸检报告站起身来,拍在了魏淮铭脸上,“你知道当年死了多少人吗!十六个?十六个是他妈受害者!咱们刑警死了二十六个!”
  陆白气得发抖,脚上踉跄了一下,又摔回了椅子上。
  十几张纸纷纷扬扬地在空中舞了一圈后落在地上,扑簌簌的声音像叹息又像颂歌。
  “二十六个刑警,为这个案子送了命。其中最小的才二十岁,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几,我们都不敢和他们家属说。结案那天我们叫了所有家属来认领尸体,哭声几乎把房顶掀翻了。一个老人握着我的手问我,坏人是不是他儿子抓到的,我说是,你儿子是英雄。”陆白抹了一把脸,接着说,“现在你拿着这种证据不足的东西来和我说,他们抓错人了,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你凭什么?”
  “我是个警察,我不可能不想找到凶手,但是你不能拿这些东西……”陆白指着地上的纸,声音颤抖,“不能拿这些东西……来否定二十六条人命啊。”
  魏淮铭想过很多陆白一直不让他重审这个案子的理由,但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
  没有阴谋论,他只是不想愧对二十六条英魂。
  “我会找到的。”魏淮铭俯身捡起地上的尸检报告,走到了门边又停住了。
  “所有证据,我都会找到的。”
  “不论会不会翻案,他们都是英雄。”
  “别怕,老头儿。”魏淮铭打开了门,望着门口被他们的争吵声吸引过来的众人,视线落在了秦砚身上,眼神极尽温柔,“我们也是英雄。”
  魏淮铭转身给陆白敬了个礼,后者无奈地笑笑,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就拜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