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32)

字体:[ ]

 
 
第21章 曼提柯尔(14)
  苏窈惩罚齐丹的方法和她惯用的手段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找些学生围堵她,打她,或者给她制造些麻烦。
  齐丹的作业经常不翼而飞,桌子里会时不时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虫子,她想和哥哥诉苦,却被那群人告知,这是齐赛默许的。
  齐丹问齐赛:“为什么?”
  齐赛很想保护自己的妹妹,可他脖子上拴着枷锁,只能像个定好了程序的机器人一样不停地重复着,再等等,再忍忍。他不止一次尾随着齐丹,看她身上的伤疤越来越多,却不敢上前。
  齐丹的头被人按进水里,身上的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他只能在一切结束后飞快地给她递上一件衣服,或是一包食物。
  齐丹对他厌恶到了极点。
  于是她开始向别人寻求帮助。
  齐丹长得很漂亮,是被从小夸到大的那种漂亮,她很清楚这一点。班里正好有个学生会的男生,前段时间刚对她表白过,她一直端着架子没有回应,现在派上了用场。
  男生知道最近几乎整个学校都在声讨齐丹,根本不敢和她有什么往来,于是齐丹把他约到了CAO场,吻了他。
  “他说他会帮我。”齐丹在审讯室坐得很累,动了动身子,“但是他骗我。”
  两个星期,齐丹受到的霸凌只增不减,还要时不时迎合那个男生,企图获得哪怕一丁点的怜悯,但是没有。
  陪秦砚他们去食堂的那一天,她回来就收到了男生的纸条。
  他约她周六去酒店。
  齐丹手里的纸条展开又攥上,攥上又展开,最后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
  明天就是周六了。
  齐丹说着眼圈就红了,使劲咬着下唇控制了一会儿情绪,抬头问秦砚:“为什么是我?”
  她知道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也有很努力地去赚贫困生的奖学金;知道要和所有同学打好关系,所以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知道自己除了成绩好以为没有任何优势,就更加努力地学习。
  她一直都在做好孩子,却要受着这些无妄之灾。
  “我家重男轻女,有什么气都撒在我身上。我从小就挨打……我哥以前特别护着我,只要看我身上有一点伤就要和爸妈吵架,后来我爸妈就学聪明了,等他不在家了再打。”齐丹扯了扯自己的领子,里面新伤旧痕都显露出来,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十几岁女孩子的身子,“然后我也学聪明了,把伤疤都遮起来,我哥看不见了就不会和爸妈吵架,我还能少挨点揍。”
  齐丹把胳膊放下来,接着说:“现在我安安分分地在学校读书,又成了别人的撒气桶。”
  从小父母就说她生来就是讨债的,现在她也经常在想,是不是她这种人就不应该活着。
  “没事了。”秦砚握住她颤抖的双手和她对视,“都过去了。”
  “我过不去!”秦砚温柔的声音像是星星点点的火花,看似柔和却轻易点燃了她心里的炸|药,齐丹憋了很久的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我过不去啊……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们追着我,拿着斧头和锯子,我不停地跑啊跑,然后我被什么东西绊倒,看着他们把我切开……我醒了以后发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们又在等我出门了……我就很想死。”
  “那邓丽丽呢?”秦砚等她发泄完了情绪,问了这么一句,明显感到齐丹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丽丽怎么了?”
  “死了。你害死的。”
  “不可能……我什么都没做……”齐丹情绪起起落落,现在已经进入一种近乎崩溃的状态,秦砚看她猫哭耗子的样子觉得恶心,只是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你告诉苏窈了。”
  学生会散落一地的档案里,有一个画了最大的红叉——那是邓丽丽的。
  档案上用各种颜色的笔标注了大段大段的文字,清楚地记录了这件事的全过程,最后苏窈甚至落了款“送你们的线索哦”。“线索”两个字被加粗了,旁边还画了个笑脸。
  “苏窈?学生会会长?”齐丹不解,“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到现在还在狡辩,你也是个人物。”秦砚冷笑了一声,帮她讲故事,“你本来想讨好学生会的人,让他帮你说两句好话,甚至为了达成这个目的都不惜牺牲自己的清白,但是没想到这根本没用。于是你开始转变思路,想向更高层服软。”
  “你找到了苏窈,告诉她邓丽丽已经换了打工的地方,求她放过你。”秦砚敲了敲桌子,把齐丹的注意力拉回来,“你很聪明,也够狠,但是苏窈更狠。”
  和魔鬼做交易的后果,就是自己也会变成魔鬼。
  故事其实很简单,苏窈很喜欢那个咖啡店的服务生,可那个服务生看上了毫不起眼的邓丽丽。苏窈懒得自己动手,直接找人去阻止邓丽丽上班,没想到她还挺倔,不管是被揍了还是差点被强|暴了,都风雨无阻地准时去咖啡店报到,苏窈就一直找人变着法地找她麻烦,后来的事就是齐赛讲过的了。
  齐赛不知道的是,咖啡店老板看邓丽丽踏实肯干,家庭也确实困难,就给她推荐了个别的工作,说是咖啡店工资的三倍,就是环境乱了点。邓丽丽急需用钱,根本不在乎工作环境,当天就辞了职换了工作,也顺带摆脱了学生会的纠缠。
  然后学生会的目标变成了齐丹。
  邓丽丽平时虽然独来独往,换了工作以后也需要有个人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就和齐丹说了——她完全没想到齐丹平静的祝福里藏了什么刀子。
  “你问我,为什么是你。那为什么是邓丽丽?”秦砚叹了口气,“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
  单纯得像张白纸,却被无数双手染上黑色,揉皱,再揉破。
  “我也是迫不得已……”齐丹放弃狡辩,盯着自己的脚尖掉眼泪,抽抽搭搭地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