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35)

字体:[ ]

  虽然心里明白这次的作品不完美,但并不愿意承认,一旦被人指出来,就一定会被激怒。
  “激怒他之后,他会做什么?”魏淮铭不解。
  “他会有破绽。”
  先是李瑾用拙劣的手法模仿了‘金三角’之前的手段,成功地吸引了始作俑者的注意,在自己完美主义的驱使下进行了新的犯罪。他其实是想告诉警方,那个人是在模仿他,而他才是完美的。
  但是现在警方说他也是在模仿。
  一个男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按亮了手机,看完一个视频后狠狠地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四分五裂。
  这是公开挑衅。
 
 
第23章 扎哈克(2)
  齐赛和齐丹都被送回了学校,校方表示并不知道学生会这种规章制度,承诺了会清查学生会,为没能及时发现学生心理问题道了歉,态度非常好。两人又交代了一堆有的没的以后就离开了学校。
  “齐赛说苏窈他爸给学校捐了钱她才当上的学生会会长,但是她的档案上写的是孤儿。”魏淮铭手里拿着苏窈的档案问秦砚,“所以咱们又被骗了?”
  “苏窈很聪明,很难判断她说的哪句话是真的。”秦砚随手翻了翻档案又还给了魏淮铭,“她留的线索上说她看上了那个咖啡店的服务生,你信吗?那种变态,先不说她会不会喜欢上一个人,就算她真的喜欢,也不可能不采取任何行动。”
  秦砚打开手机相册,从里面挑了一张照片出来,手指却放在了苏窈的一寸照片上:“这是咖啡店的店员拍的,你现在觉得眼熟吗?”
  魏淮铭仔细对比了一下,还是觉得两个人一点都不像。
  “浓妆误导了我们。我们一开始只注意到了她不想让我们认出她的长相,却忽略了她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真实年龄。她根本不是二十来岁或者三十来岁……”
  “她是十八岁的苏窈。”
  她其实一直在监视邓丽丽,又怎么需要别人动手。
  照片里浓妆艳抹的女人仿佛注意到了偷拍者,视线转过来,挂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笑容透过照片展现在魏淮铭眼前,带着无尽的讥讽与恶意。
  张亚飞工作的那家KTV在案发后就关门了,像地下酒吧一样人间蒸发,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张亚飞的家属虽然联系上了,却一直没有来警局。赵政试着又给他们打了几次电话,却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说是自己没这么个儿子,死了才好,让他们别多管闲事。魏淮铭还去他家走了一趟,不出意外被赶了出来。
  走访之后才了解到张亚飞上初中的时候不好好学习,跟着一群小混混鬼混,天天打架,爸妈帮他赔医药费都快把家底赔光了。他爸恨铁不成钢,说你滚吧我没你这么个儿子,谁能想到张亚飞给他爸磕了个头以后就真的走了,除了每年给家里寄钱以外再无音讯。
  最后的消息却是警察带来的死讯。
  老两口CAO劳了一辈子,到最后连儿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们固执地觉得,只要他们不领尸体,儿子就还活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
  即使杳无音信。
  线索突然在这里断了,所有案子都没有了头绪。刑警队除了每天和各种监控和档案作斗争以外没有任何实质姓的线索。
  但是KTV附近的监控也早就全部被拆除了,那家咖啡店倒是还照常开着,但也从没见过可疑人士。店主坦坦荡荡,见他们经常来还贴心地给所有人的咖啡打了半价。
  倒像是一下子进入了休假模式。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周婉自从进了警局就没想着走,自来熟地和所有人打成了一片,还主动承担了买饭和打扫卫生的活。她姓格活泼,嘴又甜,很讨人喜欢,周沐碰到个和自己同姓的漂亮小姑娘还觉得尤其亲切,想着这小姑娘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琢磨着给她找个活干。
  周沐跟魏淮铭提了好几遍,魏淮铭也没给个明确答复。
  他总觉得虽然周婉说自己和地下酒吧没什么联系,却是藏着话没说的,像个定时|炸|弹一样埋在他身边,滴滴滴的,就等着哪天炸你个猝不及防。
  他不可能让这样的人在刑警队长住下去。
  秦砚第四次去“遇见”的时候,见门上贴了个招服务生的单子,于是向老板推荐了周婉。
  周婉听说之后立马明白了,笑着冲秦砚噘嘴:“小哥哥,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秦砚其实对周婉印象还不错,也和她开玩笑:“周婉同志,组织派给你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能不能完成?”
  “保证完成任务!”周婉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以后就想往秦砚怀里扑,被他轻轻巧巧地躲开了,周婉也不尴尬,视线飘到魏淮铭的背影上,吐了吐舌头,故意喊得很大声,“看来小哥哥的肩膀只能给某人靠啊。”
  魏淮铭被这一声吸引,扭头看秦砚,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
  周婉每次看这俩人互动都觉得好笑,又叫了一声“秦砚”,却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呆愣在原地。
  秦砚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成功地把她的魂叫了回来。
  “我刚才想到。”周婉突然仰头和他对视,声音有点颤抖,“我妈找的那个人贩子,也姓秦。”
  “是吗?真巧啊。”秦砚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眼里却满是警告。
  周婉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他拍碎了。
  是啊,真巧。
  俞县就一家姓秦的。
  让周婉去咖啡店打工确实是个好主意。虽然咖啡店老板一口咬定自己和地下酒吧没有任何联系,周婉也表示并不知道这道暗门,但秦砚还是觉得这里有蹊跷。现在地下酒吧搬走了,周婉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还能顺便帮他们监视着咖啡店,而且老板包吃包住,算是一举多得。
  送走了周婉,整个刑警队又陷入了休假状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