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37)

字体:[ ]

  如果这上面没有那么多伤疤的话。
  魏淮铭每看一眼心就揪起来一点,到最后干脆别开了视线。
  大大小小的伤疤遍布整条胳膊,最长的一条甚至从手腕延伸到了肘部。秦砚只把袖子往上挽了一半,但魏淮铭看这道疤的走势,一定是不止在小臂上。
  “这些疤……”他还是没忍住问了。
  秦砚刚按上棉签,顺着魏淮铭的视线看了一眼,视线又落回自己的棉签上:“小时候我爸妈打的。”
  “家庭暴力吗?”魏淮铭突然想到秦砚的老家,补了一句,“为什么不报警?”
  秦砚把棉签扔到垃圾桶里,把袖子拉下来,叹了口气:“魏队,你不是没在那地方待过,这种事情,太正常了。”
  正常到所有孩子都觉得挨打是应该的,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种错。
  “我从出生起,爸妈就一直在打骂我。我和别的小孩说,他们就告诉我,爸妈打你一定是你做错了,只要什么事都做好就不会挨打了。然后我就强迫自己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但是我还是挨打。后来又有小孩告诉我,这是应该的,爸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打你,你忍着,哄他们开心,就是尽孝。”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不敢报警,而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需要报警的事。”秦砚套上了外套,对着给他整理衣领的魏淮铭说了声谢谢,接着说,“我用了很多年,才弄懂了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很幸运,可以有一个接受这些知识的机会,但是有很多孩子永远都不会懂。”
  就像周婉。
  她始终觉得,她被卖掉是正常的,她不被喜欢是正常的,因为自她出生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在告诉她,这是正常的。
  从来如此,便是对的。
  魏淮铭听完秦砚的话以后就没再说话,秦砚也没有找话题的意思,两个人一直保持着半米的距离。
  天气还是很冷,街道冷冷清清,偶尔有过往的行人也是脚步匆匆地低头走过,满眼都是凄凉的肃杀感。
  魏淮铭一直盯着走在前面的秦砚,张了好几次嘴又闭上,走了一段路以后终于还是开口喊了他一声:“秦砚。”
  秦砚转过身看他。
  魏淮铭往前走了两步,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到最近。
  “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我其实很早就想说了……准确点说我好像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了。”
  他搓了搓手,眼神飘来飘去就是飘不到秦砚身上,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这个人吧,不太会说好听的话,也不浪漫,还不会搞卫生,更不会做饭……除了有钱和长得帅以外一无是处。”
  魏淮铭挠了挠头,挤豆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但是我也没见过你们联系……而且人得往前看是不,你这么年轻,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还有你不喜欢男的……这个我就只能努力了,实在不行就让你在上面……”魏淮铭说着突然打了个磕绊,最后终于憋出来一句,“总之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能不能跟我处对象?”
  秦砚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魏淮铭的目光,心脏像是要跳出来。
  他听见自己说:“魏队,你很好,但我们不合适。”
  头一次被发好人卡的魏淮铭还听不懂话里的意思,不解地追问:“既然我很好,那咱俩为什么不合适?”
  秦砚也没见过这样的,只能实话实说:“因为我不好。”
  “我觉得你挺好的。”
  不一样的。
  实际上,从遇到你那天开始,我就无药可救地爱上了你,但是我从不敢肖想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穷极一生追寻的光明,亮到我只敢看,不敢碰。
  这段话在秦砚的嘴边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烂在了肚子里。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距离已经近到鼻尖碰鼻尖的地步,气氛却越来越尴尬。
  最后还是魏淮铭找了个台阶下。
  “你现在不答应也没事。”魏淮铭摆摆手往停车的方向走,轻飘飘地丢了句,“大不了我从现在开始追你。”
  声音很轻,但是掷地有声。
  秦砚仿佛被钉在了原地,耳朵里除了剧烈的心跳声就是魏淮铭那句“我从现在开始追你”。
  何德何能。
  两人回了警局,那十几个瘾君子还在群魔乱舞。
  不过,还有个清醒的。
  一个人坐在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喝水,手指纤细,五官像是被细细雕琢出来,柳眉杏眼,动作优雅得仿佛是在品什么上好的茶。
  秦砚之所以能认出这是个男人,纯粹是因为他们见过。
  平安夜那天他在他们面前抱走了一个孩子,今天又在局子里见了。
  “好久不见啊。”魏淮铭也认出了男人,搬了把凳子在他面前坐下,“要是早知道您是这种地方的老板,咱们就不用费这么大劲把您请来了。”
  其实魏淮铭他们并没有抓到这男人。他本来在楼顶的监控室里,看见他们闯进来想趁乱逃跑,结果好巧不巧被外面正和小姑娘唠嗑的赵政抓了个正着。
  男人抬头瞟了他们一眼,把手搭在了腿上,笑了:“要是早知道两位是警察,我也不用被请过来了。”
  魏淮铭头一次见认罪认得这么痛快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秦砚也笑了:“那先生准备给我们提供什么线索吗?”
  那男人歪头看了秦砚一会儿,答非所问:“其实我们是一类人。”
  秦砚眯起了眼睛。
  “什么人?”
  男人常年做着伺候变态的生意,对危险的感知非常灵敏,自然地改口道:“好看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