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4)

字体:[ ]

  孙楷辰写了几行就写不下去了,最后递给魏淮铭的纸上基本是一片空白,说:“我不知道这女的住哪,平时都住我家,我爸知道我烦他这些女人,从我回来以后就让她出去住了。仔细想想这女的好像挺厉害的,农村来的,在公司打扫卫生的时候正好被我爹看上了……现实版的灰姑娘啊,你说说这心机……”
  外来独居,年轻女姓。
  线索自己送上门来了。
  秦砚抬眼看了魏淮铭一下,正好和对方的视线对上,于是冲他笑笑。
  魏淮铭被那个笑容晃了一下,心想不知道老子喜欢男人吗,冲老子笑那么好看干什么?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他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冯渚。
  “魏队,第二袋尸块出现了。”
  魏淮铭放下手机以后拍了拍秦砚的肩膀:“走吧,秦教授。”然后转头看向孙楷辰,“走,哥带你去看看那是不是你要找的灰姑娘。”
 
 
第3章 夜莺(3)
  第二袋尸块是在河边发现的。
  几人赶到的时候河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不少记者比他们来得早,四面八方的闪光灯和快门声此起彼伏,黑洞洞的镜头仿佛无数道深渊。
  魏淮铭跳下车,掏出证件赶人,但是没有人离开。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后,这个惨死的漂亮女人将以这种最不雅观的姿态登上各个荧幕,成为各大营销号的热谈,成为只有打码才能看的新闻,被善意的或者恶意的人以各种方式扒出她的身世,然后收获人们的怜悯或者羞辱。
  不应该是这样的。
  魏淮铭砸烂了最近的一台相机。
  其他人愣了一下,然后所有的相机都被扔进了河里。
  魏淮铭气红了眼:“阻碍执法,全抓起来。”外勤组按住了几个记者,其他围观者一看这阵势也都散了,人少了,河边的风就显得凉了,人们踩过的地方留下大大小小的脚印,围着那袋尸块,仿佛再近一步就会把她碾碎。
  采样结束后,几个人坐在回警局的车上,没有人说话。
  秦砚从到现场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先开了口:“魏队,我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当然不妙。”魏淮铭翻着手机上的推送,“现在全世界都是这案子的新闻,还办个屁的案。”
  秦砚摇了摇头,搜了一张H市地图递到魏淮铭面前,指了他们发现尸块的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不知道魏队你有没有看过之前的卷宗?”
  魏淮铭调过来以后就翻了一遍之前的卷宗,H市没有悬案,所有卷宗上面都扣了结案的章,所以他看的时候也不太仔细,但是秦砚一提,魏淮铭就想到了那件曾经轰动全国的“金三角杀人案”。
  杀手连环作案,被害人几乎没有共同特征。凶手每次都把尸体分为三个部分抛尸在不同的地方,但是每次的三个抛尸地都可以连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所有等边三角形围绕一个圆心旋转,最终警方找到杀手抛尸规律,在其抛尸前守在预测的抛尸地,将其逮捕归案。
  案件告破耗时四年,受害者十六人,三年前此案结审,轰动全国。
  魏淮铭想到这突然放下手机,直起身来:“你怀疑这是金三角的手笔?可是他不是已经被枪决了吗?”
  秦砚摇头:“不是,连环杀手对自己的作案过程与结果都有很高的要求,但是这次的凶手手法很不干净,不可能是金三角,所以我怀疑这是模仿作案。”
  “连环杀手通常都会有崇拜者,那么……”秦砚的手指从地图上两个点连成的线中间一路往上延伸,最后停在一个点上,“这个信徒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冯渚,掉头!”
  “魏队,没有找到。”众人围绕着秦砚划的范围找了个遍,一无所获。这里是个商业区,如果有尸块也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才对。
  魏淮铭松了口气:“看来不是金三角……不是就好。”从上车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孙楷辰也明显放松了,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缓解气氛,却被秦砚抢先了:“可是,还有一个顶点。”
  一条线段,可以确定两个等边三角形。
  孙楷辰身子晃了晃,往后退了一步,非常做作地扶额:“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我晕血。”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后跑,五颜六色的头发在夕阳映照下倒是显得光芒暗淡了。魏淮铭刚想追上去,却被秦砚拦住了,说让他走吧。
  魏淮铭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上车去了。
  魏淮铭太了解孙楷辰了,他妈妈在他六岁时就去世了,从这以后他爸再也没有娶过别的女人,极尽所能地对他好,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出现了,于是父子间的隔阂终于被撕开。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他把所有的错误甚至自己母亲的死亡都归在了这个女人身上,可他并不恨她,更没有想过让她死。如果这个受害者真的是他的继母,他承受不住。
  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他懂孙楷辰的心情,可秦砚居然也懂。
  太阳只剩了一个小边,甚至连余晖都感受不到,警车向远处驶去,车后亮起的街灯仿佛与他们无关。前方是街灯照不到的地方,那里氵朝湿黑暗,寂静无声。
  魏淮铭右眼皮一直跳,索姓点了根烟往后一靠,偏头看向秦砚:“你真的挺厉害的。”秦砚被烟味呛了一下,边咳嗽边摇头,魏淮铭看他难受,猛吸了一口后把烟掐了。他发现秦砚真的很爱摇头,好像对什么都不赞同一样,但偏偏他气质温和得很,这个动作就带了点无奈和……宠溺?
  想到这,魏淮铭打了个哆嗦,敲了敲自己的脑壳——宠溺个锤子,你当谈恋爱呢?
  秦砚倒是没注意他这些小动作,他被呛得难受,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小声建议他以后还是少抽烟吧。魏淮铭刚才被自己的臆想恶心了一下,现在就起了逗他的心思,又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了,叼在嘴里凑到他面前,一口烟直接扑在秦砚脸上:“我小时候发过誓,我媳妇要是嫌我抽烟,我就不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