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40)

字体:[ ]

  魏淮铭和秦砚一起拽住女人的一瞬间,空中炸开了一簇烟花。
  女人开始发了疯似的挣扎,被秦砚一个手刀劈昏了。
  烟花在白天并不起眼,很快化作了一屡白烟。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26章 扎哈克(5)
  烟花升起的地方和这栋楼距离很近,正好在他们头顶炸开,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秦砚把昏倒的女人翻了个身,叹了口气——这是邓丽丽的妈妈。
  “你说咱们现在去追还来得及吗?”魏淮铭问完又觉得好笑,视线落到女人身上,也跟着叹了口气,“算了,先回家吧,外面冷。”
  楼下看热闹的人散得差不多了,人们发出的或长或短的嘘声,没一会儿就被冬日里凛冽的风划得七零八落。
  魏淮铭扛着个人等电梯的过程中周围时不时走过一些人,大部分都是脚步匆匆地走过去,但还有几个掏出手机来录小视频的,都被秦砚拦下来了。
  “是警察,不是人贩子。”魏淮铭是直接从警局过来的,证件还揣在身上,给所有人展示了一遍才把他们打发走,末了还加了一句,“都这么有正义感,怎么只知道发小视频不敢过来救人?要真是人贩子,你们录这玩意儿有用?”
  秦砚知道他心情不好,只能唱|红脸给各位道歉。见电梯开了,忙连推带搡地把他给塞进去了。
  俩人大眼瞪小眼地面对面坐着,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那女人有醒的迹象,甚至打起了呼噜。魏淮铭忍无可忍,直接走过去给她拍醒了。
  女人突然被叫醒,惊慌失措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看见秦砚的时候没来由地打了个哆嗦,嘟囔了一句:“还真找来了。”
  魏淮铭离得近,听见了她这句话,问:“什么找来了?”
  “你们啊。”女人如释重负地笑了笑,“那个人跟我说,只要我从这栋楼上跳下去,你们就能帮我找我闺女。”
  “我们一直在找……”
  “找个屁。”女人打断了魏淮铭的话,声音还是淡淡的,“这都多少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我去局子的次数都快比我回家的次数多了,你们除了拿同一句话敷衍我以外连个屁都崩不出来。”女人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叠照片拍在了桌子上:“你们找不到,但是他们找到了。”
  二十几张照片,全部是一个人。
  穿校服的,在咖啡店打工的,被一群女生殴打的,被扒光的,在酒吧被调戏的,穿着暴露的衣服陪笑的,抽烟的,喝酒的,甚至吸毒的。镜头记录下了这个女孩的故事,可以轻而易举地读懂,却又不想读懂。
  “他们说,只要我从这儿跳下去,就把闺女还给我。”女人红着眼眶指了指天花板,又用手捂住脸,低低地啜泣起来,“对不起……我都是为了丽丽……对不起……”
  秦砚一直没能搞懂她这种没来由的情绪起伏,只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搞清楚:“他们把邓丽丽给你送回来,和我们找到你又有什么关系?”
  “嘭。”
  锁好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友好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抓到你们啊。”男人躲过了魏淮铭的拳头,在他小腹上狠狠插了几刀,又转身在秦砚身上补了几刀,“老实点,大家都好办事。”
  秦砚虽然被砍了几刀,倒也真真切切地打在了男人脸上。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啐了口血以后嘱咐身后的人把他们俩捆起来,魏淮铭这才发现他还带了不少人来。
  “二位都是人物,不敢怠慢。”男人拍拍魏淮铭的肩又在秦砚脸上补了几拳,才像是终于泄了愤,说话和气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老大想找你们聊聊,但两位不好请啊,只能出此下策了。”
  “你们老大想见活的还是死的?”魏淮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皱着眉头说,“等我们到了,都成人棍了。”
  男人看了看他发达的腹肌,非常委婉地表示就他这个健康程度,即使再捅几刀也死不了。
  魏淮铭讨价还价没成功,又朝着秦砚的方向努了努嘴:“就算我受得了,他也受不了。”
  男人又转头看了看秦砚。他本来就白,现在因为失血显得脸色更加苍白,嘴唇已经彻底没了血色,看起来就像是往脸上铺了层白纸。秦砚瞳孔有些涣散,喘气声很大,从被捅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真有种随时要咽气的感觉。
  男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怀疑刚才那一拳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即使觉得秦砚像装的,他也还是叫了人来给他止血——万一真死了,他担待不起。
  魏淮铭清楚秦砚的身体条件,知道他是故意装出来的,但是看他这样心里还是一紧,一个劲儿地催促他们动作快点。
  “哎,没看见那还有一道子吗?”
  “你这个结捆的,比我家狗玩毛线的水平还差。”
  “那什么玩意儿啊你就往伤口上倒,没看见人家都皱眉了吗?能不能有点专业素养?”
  男人烦不胜烦地踢了踢魏淮铭屁股底下的凳子:“你有完没完?能不能有点身为人质的素养?”
  “我这个人什么都不缺,就缺素养。”魏淮铭抬头冲着他吐口水,男人堪堪躲过,还是有点吐沫星子粘在了衣服上。
  被他这种流氓样磨得没了脾气,男人干脆蹲在他身边和他唠嗑:“你现在不怕失血过多了?”
  魏淮铭看秦砚那边被包扎得差不多了,翻了个白眼:“本来就不怕,就是心疼我媳妇。”
  男人打量了秦砚一会儿后点了点头,像是认同了魏淮铭的审美,随手点了根烟,还给他递了一根。意识到后者现在被捆着,非常贴心地帮他塞进了嘴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