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42)

字体:[ ]

  他们在他面前勾勒了一个世界的雏形,和他所在的这个只有一盏灯的黑漆漆的小屋子产生了强烈的对比,他不止一次地跟父母提起,他想出去看看。
  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他们带着一群孩子出去的时候,秦砚混进了这群孩子中间。
  秦砚经常挨打,但是这次被打得最狠。
  那个被称作父亲的男人拿着鞭子抽得他皮开肉绽,他好几次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没有,他又被扔回那个小屋子里,继续守着一波又一波的孩子。
  秦砚见过外面的世界了,没有阳光,没有花,没有树,也没有可爱的小动物,只有无边的黑暗和狞笑着的恶魔。
  父母说的是对的,这些都是坏孩子。
  外面的世界很可怕,他不能出去。
  这个认知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这里来了两个不一样的孩子。
  这是一对姐弟。他们的衣服崭新而漂亮,身上有香香的味道,女孩子头发上还别着一朵刚开的桃花,她长得比桃花还漂亮。
  很多年以后,这依旧是秦砚的童年记忆里最亮的颜色。
  但是,他把她害死了。
  “你们家演技还真是祖传的。”男生见秦砚走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不是爱演吗?来,给你们换个场子。”
  秦砚坐的地方是一个角落,背靠着一面墙,男生站起身来,捅破了离他们最近的另一面墙。
  这里确实是一个仓库,不过只是仓库的二分之一。
  这不是一面墙,只是一块硬纸板,隔开了这两个空间。
  纸板的后面,坐着把他们绑来的男人和魏淮铭。
  魏淮铭的嘴被堵上了,一脸疑惑地望着秦砚,而他身后的男人正饶有兴味地盯着他们旁边瑟瑟发抖的女人。
  明晃晃的灯光悬在两人中间,所有躲藏都变得可笑起来。
  “来啊,接着演啊。”男生从魏淮铭嘴里抽走了布团,扔到了秦砚脚边,“来,告诉他,你是谁。”
  秦砚平静地和魏淮铭对视,眼里仿佛装了一潭死水。
  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我不敢。
  我想让你知道,其实我自私,阴暗,甚至连爱都污浊不堪,可我不敢。
  我太怕失去你了。
  他们刚才的对话,魏淮铭其实全都听见了。他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个男生说秦砚是杀人犯,也想问为什么秦砚说他父母双亡,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母亲。
  但他不敢。
  真相呼之欲出,但谁也不敢迈出那一步。
  男生看他们谁也不说话,决定帮他们个忙。
  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照片交到魏淮铭手里:“魏队,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照片上是个小女孩,七八岁的年纪,在一片山花里笑得很灿烂。
  怎么可能不记得,她的尸体是魏淮铭亲自刨出来的。
  “这是我姐姐。”男生盯着照片上的女孩,眼眶有点红,“好看吧?”
  从小到大,他最喜欢的人就是姐姐。妈妈会给她买最好看的小裙子,扎最漂亮的小辫子,姐姐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天使,会甜甜地笑,会给他准备小惊喜,还会在他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时候冲出来挥舞着柔弱的小拳头保护他。
  可是,他没能保护住姐姐。
  他亲眼看见一群禽兽把她带走,任他怎么哭闹都无济于事。姐姐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衣衫不整,身上满是伤痕。他抱着姐姐哭,却反过来被安慰,说没事的,很快爸爸妈妈就会接我们出去了。
  姐姐说什么他都信,既然她说爸爸妈妈很快就会来,那就再等等吧。
  他想,等他们来了,他一定要让他们把那些畜生都揍一顿,他可记住那群人的脸了。
  哦对,他还要问他们,为什么把他和姐姐弄丢了。
  地下室里暗无天日,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也不知道姐姐被拖出去又扔回来多少次,还是没有人来接他们。
  直到姐姐再也没有回来,他才意识到,没有人会来了。
  他会和其他哭闹的孩子一样烂在这里。
  男生抹了一下眼睛,指着秦砚说对魏淮铭说:“是他杀了我姐姐。”
  这和魏淮铭的记忆不一样。
  这是一起拐卖儿童的案子,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昏暗的地下室——地下室不小,但关着几百个孩子,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倒产生了人声鼎沸的拥挤感。
  他听说了太多拐卖儿童的事件,但是自己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觉得一阵心悸。
  人贩子不止卖孩子,还会把他们租给有特殊癖好的客人,结束了以后会把孩子送回来,等着下一次再租。这种孩子的待遇会好一点,通常被打扮得漂漂亮亮,身上也不能带伤。但除了这些好处以外,他们还要接受非人的折磨。
  刑警们在后院里挖出了十几具尸体,一个个地核对之后发现,这些都是曾经被租出去过的孩子。他们生前全是爸妈的心头肉,却这么结束了短促的一生,甚至连尸体都毫不体面地被塞在这个肮脏的后院里。
  魏淮铭把回忆翻来覆去地查看了好几遍,也没能从里面找出来秦砚的影子。
  秦砚那时候最多十四岁,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女孩的死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说话是吗?来,我帮你讲。”男生仰起头叹了口气,缓缓地掀起了回忆的帘子。
  “那天姐姐回来以后,又是满身的伤,但是却没有力气安慰我了,我很明显地感觉到她已经奄奄一息。没过多久,那个王八蛋就骂骂咧咧地进来了,嘴里说着不干净的话,把我姐姐从笼子里拽了出去。我拦了,但没拦住,其他孩子也不敢招惹他。我亲眼看见,他拿着鞭子抽我姐姐,但是姐姐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让那个男人抄起刀,我更不知道,为什么唯一一个在笼子外的人不能上去拦一下。”
  男生捂着脸,脱了力一样顺着墙壁滑下来:“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场景,姐姐身上被砍了好几刀,然后像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一样被带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而你们口中正义感爆棚的秦教授,站在伸手就能夺下刀的位置围观了整个过程,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