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47)

字体:[ ]

  车里安静了几秒。魏淮铭想着自己是不是逼秦砚逼得有点紧了,刚想打个哈哈把这个话题揭过去,就听见副驾驶上传来一声轻轻的“哥哥”。
  魏淮铭手上松了一下,差点和旁边的车撞上。
  车里光线太暗,看不清秦砚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眼里盛满了星星。
  魏淮铭得寸进尺:“你再叫一声。”
  秦砚以为他没听清,干脆凑到他耳边又叫了一声“哥哥”,直接把他骨头都喊酥了。干脆找了个地方停了车,掰过秦砚的脸定定地望着他:“宝贝儿,再叫一声。”
  秦砚就着他的手又把脸往前送了送,抵着魏淮铭的鼻尖喷了口气:“哥哥。”
  突如其来的吻让秦砚愣了一下,三秒钟后,他伸出右手,轻轻扣住了魏淮铭的后脑勺。
  魏淮铭亲得毫无章法,只知道捧着秦砚的脸一顿乱啃,俩人牙碰牙嘴碰嘴地硬刚,没一会儿嘴角都带了伤。魏淮铭正啃得高兴,突然被秦砚推开了,神情一下子失落起来。
  秦砚看不得他这样,叹了口气以后无奈地笑了:“哥哥,接吻不是这样的。”
  魏淮铭还没从怀疑自我魅力的情绪里出来,嘴突然被一个温热的东西盖上了,然后又有什么东西滑进了嘴里。秦砚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眼里的温柔都要溢出来。
  “哥哥,伸舌头。”魏淮铭整个人都是呆滞的,就听着秦砚的指挥动作。感觉到舌头被细细地咬着,有轻微的刺痛感和淡淡的血腥味,激起了全身上下涌动的热气。
  秦砚松开手的时候,魏淮铭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问他:“你怎么这么有经验?”
  因为我梦见这个场景好几遍了。
  秦砚不动声色地擦了擦嘴角磕出来的血,笑了笑:“可能是天生的吧。”
  魏淮铭重新启动了汽车:“这技能也太犯规了吧。”
  “你不喜欢吗?”秦砚按着他放在手刹上的手往前靠了靠,埋在他的颈窝处咬了一口,感受到身下的人一瞬间的僵硬,然后——他就被推开了。
  魏淮铭狠狠踩了一脚油门,望也不望秦砚一眼,说出来的话像是牙缝里挤出来的:“秦小砚你就招我吧,一会儿到了家再说。”
  秦砚低头笑了一会儿,突然没声了。
  他其实不是特别主动的人,平时就算借他几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放肆,但是他现在就是要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地确认魏淮铭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到底有多喜欢他。
  身份转变太快了,快到让他害怕。
  他怕失去的速度比得到的速度还要快。
  魏淮铭平时总是缺根弦,但是在秦砚的事情上却通透得很,听见秦砚那边没声了也没说什么,就是放慢了车速。
  前面正好亮了个红灯,魏淮铭停了车,打开了车里的灯。
  秦砚眯着眼适应了一下光线,望向他。
  魏淮铭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小朋友,别想太多。”
  揉了两把以后觉得手感不错,手就放在秦砚头上不动了。秦砚抬眼看他,眼神有点像鹿。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说完又觉得没什么说服力,接着说,“我知道你还不能从以前的事里彻底走出来,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很好。我对你好不是因为我同情你,可怜你,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我对你好仅仅是因为你是秦砚。秦砚值得,也只有秦砚值得。”
  秦砚低下头,眼角有点湿。
  秦砚的整个世界都是魏淮铭打造出来的,第一次,魏淮铭带他看到了阳光和生命,第二次,魏淮铭带他看到了爱情。
  这都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这都是你。
  秦砚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何德何能,但是现在魏淮铭告诉他,他值得。
  我是你忠实的信徒,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相信。
  “我们天生一对。”魏淮铭勾起了嘴角,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干净漂亮。
  两个人的运气真的不怎么样,遇了一路的红灯,还堵了会儿车,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雪越下越大,下车的时候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魏淮铭一进家就急急忙忙地换鞋,正往外抖着鞋里的雪,就看见秦砚把那个柜子打开了。
  魏淮铭偏着头往里瞅了瞅,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柜子。
  里面的柜子打开了,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柜子。
  魏淮铭失笑:“你这是俄罗斯套柜?”
  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咔哒”一声脆响,秦砚从最后的柜子里掏出来一个保险箱。
  秦砚把保险箱搬到魏淮铭面前,缓缓地按上了指纹。
  数不清的照片从保险箱里掉了出来。
  魏淮铭一张一张地捡起来,表情越来越严肃。
  每一张照片都是他。
  抽烟的,开车的,和其他人打闹的,甚至他自己都不记得的很多场景,都被锁在了这个保险箱里。
  秦砚看着他的表情,心里突然很没底,说话的语速也减慢了:“其实这才是我最大的秘密。”
  他手上整理着照片,垂着头放空,“我一直在跟踪你。”
  从我被你救出来那一刻起。
  魏淮铭捡完最后一张照片,叹了口气:“宝贝儿,你下次照照片的时候能不能找找角度?”说着痛心疾首地挑出来几张姿势诡异的照片给他看,“你照成这样,能看见个啥?”
  秦砚声音软软糯糯的:“偷拍嘛……”
  “以后不用偷拍了。”魏淮铭把那几张丑得不行的照片撕了,碎纸屑在半空打了几个旋以后落到了秦砚脚边。秦砚不自觉地想把碎纸屑捡起来,一低头又被魏淮铭抱了个满怀。
  “我很开心,但是也很心疼。”魏淮铭的声音从秦砚的传到他的耳朵里,有种厚重感,“你以后一定不要这么辛苦了……不对,是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