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50)

字体:[ ]

  魏淮铭皱眉:“你不是在想案子吗?”
  “没有,我有点困。”
  “……”
  单靠几段模糊不清的视频,就算秦砚是神仙也猜不到苏窈到底听到了什么。她消失的地方离那条巷子并不近,甚至前面还有一大段距离在监控范围内,很难理解她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地方行动。
  何延刚想说话,被魏淮铭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那头刚说了一句话,魏淮铭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转头对秦砚说:“邓丽丽他妈不见了。”
  他们从医院回来就派人去找了邓丽丽的妈妈。她不会用智能手机,定位很困难,派出去的刑警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找遍了她可能出现的地方,全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她的住处更是一片狼藉,桌上放着很多天前的食物,各种衣物散落一地,像是发生过什么激烈打斗。但是不论发生过什么,整个屋子都在告诉他们,这家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他们又去找了她做月嫂的那家,发现她也已经好几天没来了,雇主和他们说的时候还带了很大的怨气,说她不守信用,说也不说一声就不见了。
  她走得很匆忙。
  “应该是被人强行拉走的。她之前告诉我们,有人和她说只要她从楼顶跳下去,就会把邓丽丽送回来。”魏淮铭的手机一直在响,每传来一张照片他就点开给秦砚看一眼,何延本来也想凑过来看看,没多想就把胳膊搭在了秦砚头上,直接被魏淮铭推开了。
  秦砚随手理了一把头发,接着说:“很明显,那个人和这位母亲的谈话不是在她的住处进行的。”
  魏淮铭抢着回答:“也就是说,他们先绑架了邓丽丽,然后绑架了她妈?”
  “他们有没有绑架邓丽丽咱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甚至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找到邓丽丽,只是拿着这个筹码来威胁她,这样她才能失去理智,把我们引出来。”秦砚说完又思考了一下,补充道,“但是我总觉得,仅仅靠几张照片,还不至于让她去跳楼。”
  “你不会想说照片可能是P的吧?”魏淮铭看到秦砚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要我说,你还是想太多了。一个连智能手机都没有的中年女人,哪知道这些?再说了,就算她觉得是P的,你想想一个整天干着超出自己身体负荷的活只为了供女儿上学的单身母亲,怎么可能像你一样理智?”
  要让她崩溃,几张照片足够了。
  秦砚盯着魏淮铭看了一会儿,把他盯得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发现上面有什么东西,刚低下头检查衣服就听见秦砚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来了:“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变聪明了。”
  魏淮铭想我以前也不傻,但是秦砚既然是夸他的,他也懒得反驳。
  “意思就是说有一群人绑架了一个女孩然后又绑架了她妈,再然后绑架了你们,现在又把她妈绑架了?”何延听了半天才把故事线理清,魏淮铭琢磨了一下,好像大致就是这么个过程,于是冲他点了点头。
  “所以咱们现在要做什么?”何延看魏淮铭不顺眼,觉得还是秦砚靠谱,直接凑到秦砚跟前去问他。魏淮铭坐在另一边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
  “去这吧。”秦砚的视线又落到了电脑上面,画面正好卡在苏窈消失的那一瞬间。
  虽然并不知道苏窈为什么选择在这里藏起来,但他总觉得,这是故意做给他们看的。
  有人想让他们过去。
  何延屁颠屁颠地跟在秦砚身后,刚想跟着秦砚的脚步踏出门去,面前突然横了一条胳膊。
  魏淮铭仗着身高优势垂着眼睨他,看不清眼里的情绪:“何队,聊聊?”
  秦砚走了一段路以后发现魏淮铭没跟在身后,一转头看见俩人勾肩搭背地返回了屋子里,皱着眉喊了一声“魏淮铭”。被点名的人头也没回地扬起胳膊摆了摆手:“何队让我带他去找厕所!”
  秦砚的眉毛拧成了八字。
  何延被魏淮铭搭着肩膀,时刻担心自己瘦弱的身躯会被他捏碎,听着魏淮铭胡说八道也不敢反驳,只能跟着他的路线走,然后俩人就走到了——厕所。
  何延站在厕所门口,表情复杂:“所以你真的是来上厕所的?”
  上厕所还非得结伴,什么毛病?后半句话他没说,因为本来已经进了隔间的魏淮铭伸出手把他也拽了进去。
  厕所的隔间很小,装两个结实的大男人就显得更加拥挤。本来就怂的何延感受到魏淮铭近在咫尺的呼吸,更怂了。
  魏淮铭把门关上,低头望了他一会儿后开始点名:“何延。”
  “哎。”
  “咱俩以前是不是一个学校的?”
  何延听他这语气像是来翻旧账的,别开视线模棱两可地回了句:“可……可能是吧。”
  魏淮铭听他承认了,一脸理所当然地接着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何延:“……”
  不好意思,我应该是全警校最讨厌你的人了。
  魏淮铭彻底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自顾自地往下说:“每天起床都要在我床边转一圈,不管做什么项目都黏在我后面,连洗澡都得盯着我看,是你吧?”
  这误会可就大了去了。
  何延整个警校生涯唯一比魏淮铭做得好的地方就是比他起得早,所以他每天起床的时候看到魏淮铭还没起就会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在这股自豪感的驱使下,他就免不了在魏淮铭床头多走几圈。
  至于做什么项目都要在黏他后面,是因为想超过他啊!如果魏淮铭射脱靶的时候他能立马来个十环那是多有面子的事啊!洗澡的时候盯着他看是要看他的身材管理有没有比自己强啊!
  直男何延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在魏淮铭眼里,gay得一批。
  魏淮铭见他没说话,以为他心虚,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不计前嫌。这一下把何延的注意力拍回来了,一抬头发现魏淮铭脸色比刚才还吓人,直接打了个哆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