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52)

字体:[ ]

  几分钟后想起来了——是监控上那个地方。
  何延带着他俩找到了那个摄像头。是那种很老式的监控器,本来位置不算偏僻,可是正赶上这个门脸常年没租出去,被二楼不知是谁养的盆栽垂下的藤蔓盖住了,不仔细翻的话确实找不到。
  秦砚手机上放着监控录像,顺着苏窈的路线走了一遍,然后停在了她消失的地方,蹲下了身。
  面前是一棵树,叶子掉得差不多了,稀稀拉拉的枝丫间漏过几缕阳光,秦砚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魏淮铭一直跟在他身后,也同样注意到了这里,直接脱了外套,爬上树把那东西拽了下来。
  一个无线监控摄像头。
  “这次我们有点走运。”秦砚手里拿着摄像头,抬头望了望那棵树,“苏窈故意在这里放了摄像头,又三番五次地出现在这条巷子里,目的就是混淆视线。可是很不凑巧,你们找到了另一个她没有注意到的监控。”
  秦砚把手里的东西递到何延手里:“剩下的信息都在这里面。”
  苏窈给了他们几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身影,却做了相同的动作,很明显是想分散警方的注意力,把一个犯人分散成了一个团伙。
  “苏窈还是很聪明。”秦砚坐在去往警局的车上,仰头叹了口气,“可是不够仔细。”
  魏淮铭跟着叹了口气:“还好她不够仔细。”
  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亲手组建了一个庞大的校园霸凌组织,轻轻松松地逃脱了警方的追捕,甚至和一个多年前的杀人犯产生了联系。最可怕的是他们被她耍得团团转,要不是因为这个偶然间发现的监控录像,案情还会往更复杂的方向发展。
  太难缠了。
  “你说,真的有人生来就是为了犯罪的吗?”
  秦砚望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说:“有。”
  天生的反社会人格比例不算低,但是两极分化的可能姓也非常大。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秦砚把视线收回来,拍了拍魏淮铭身上的土,“这群人里。有一部分成了天才,有一部分成了疯子——我也是这类人。”
  “但你成了天才。”魏淮铭垂眸望着秦砚,眼神里添了点心疼,“你和他们不一样。”
  秦砚轻轻地摇了摇头,揽住了魏淮铭的腰。
  本来我也是疯子的。
  秦砚的学习能力出奇的强。没有人教他说话,他就听那些孩子交谈。他可以轻松地读懂他们话里的意思,甚至可以读懂他们的肢体动作和微表情。
  孩子的语言和神情都很简单,秦砚渐渐觉得无趣,于是他开始观察那两个大人。
  他们打骂孩子的时候都极其愉悦,这种表情是秦砚从没有在孩子们脸上见到过的。于是在一个孩子骂他的时候,他出手打了那个孩子。
  那孩子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几近断气。
  秦砚并不开心。
  那时他把这种情绪理解为年龄的差距。直到魏淮铭踹开了那扇关了他十四年的门,紧紧抱住他的那一刻,他才感受到那种名为“快乐”的情绪。
  他听了很多悲伤的故事,只知道每个人的悲伤并不相同,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快乐也是不一样的。
  这个人在地狱里拽了我一把,那我就不能放他走。
  秦砚近乎贪婪地呼吸着充斥着魏淮铭身上味道的空气,过了很久才松开了手。
  靠得越近,他越想把这个人刻在骨血里,最好让他这辈子都逃不出去。
  即使这样是不对的。
  魏淮铭不清楚秦砚心里在想什么,但猜了个大概,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你和他们一样优秀,但你比他们善良。”
  秦砚抬眼看他。
  “人们一般把特别优秀的好人叫天才,把特别厉害的坏人叫疯子。”魏淮铭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不是天才,也不是疯子,你是秦砚。”
  独一无二的,最好的秦砚。
  前排的何延翻了个白眼——他看这俩人都是疯子。
  到了警局以后也没耽搁,很快调出了监控录像。
  苏窈的背影出现在录像里,在监控的正前方,摸了摸耳朵,弯下腰,混进了人群。
  连续三天都是这样。
  只看背影的话,只会认为这是三个年龄和长相各异的女人。
  “苏窈想让咱们在这等她。”
  “那她直接露脸不就行了?搞得这么复杂干什么?”
  “可能……”秦砚顿了一下,笑了,“她觉得这样比较有意思。”
  魏淮铭:“……”
  这样想也不是毫无道理,苏窈做得很多事都没有逻辑,比如她为什么要找邓丽丽的麻烦,再比如她为什么要给他们留线索。
  但是,如果抓着这些细节深究的话,就会被锁死在无解的逻辑里。
  魏淮铭这辈子都不想和疯子打交道了。
  当然,除了秦砚。
  何延不知道苏窈之前做过什么,听起来云里雾里的,问:“那咱们……”
  “回去找她。”
 
 
第34章 扎哈克(13)
  傍晚五点,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巷子口。
  巷子被提前清空了,除了风声以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魏淮铭拍了拍座椅,扭头问何延:“你们警局待遇是不是不太好?”
  何延懒得理他,根据他这几天和魏淮铭相处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要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巷子很窄,汽车只能停在巷子口。秦砚右手搭在方向盘上,左手从兜里摸出来一包烟。
  魏淮铭从他手里把烟抽了出来:“不是不喜欢烟味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