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53)

字体:[ ]

  秦砚叹了口气,又摸出来一个打火机:“偶尔抽。”
  谈到这个,魏淮铭突然想起来一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十四岁以前没有接触过烟酒,后来被人领养以后一路开挂地学习,且不说抽烟喝酒这种技能和他的气质实在不搭,就他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这股劲也没时间去学这个。
  秦砚趁他走神,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点着了,也不急着放进嘴里,用两根手指夹着,表情像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
  “跟你学的。看你有段时间经常抽烟,就想尝尝是个什么味的。”
  魏淮铭死活想不出来那是哪段时间。他刚上高中的时候见高年级的学生抽烟觉得挺酷,嘴里就经常叼着根烟瞎转悠,见人乱喷一口气,连打架都倍儿有面子。但是他遇上秦砚的时候警校都毕业了,早过了那段日子了。
  秦砚把烟塞进嘴里,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你抓了我爸以后。”
  亲手打开了那个集中营一样的笼子,然后又在后院挖出来十几具尸体以后。
  魏淮铭想起来了。
  那段时间他总是无意识地重复一个动作,有时是洗衣服,有时是整理东西,更多的时候是抽烟。他妈来警局看他的时候发现了这些异常,硬是压着他去看了心理医生,结果医生没跟他说两句话就断言他有病,魏淮铭就这么被关了几个星期。
  这也是他不喜欢心理医生的原因。
  “你那时候精神状态很不好,我总看到你趴在窗口抽烟,抽完烟好像情绪就会平复一点,然后我就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治好你。”
  秦砚的脸被黑影笼住,除了缓缓升起的烟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根据声音判断出来他现在的心情不太好,“第一次抽烟的时候吐了,后来我就开始大量地抽,然后就成习惯了。”
  其实烟味并不好闻,抽烟也不舒服,只是烟雾会让面前的世界变得不太清楚,产生一种并不真切的美感。
  他也爱上了这种逃避现实的感觉。
  魏淮铭刚想说什么,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女人,矮,瘦,穿着大花夹袄,提着个篮子。
  何延吸了口气:“今天的装扮有点夸张了啊。”刚说完就拉开车门冲了出去。秦砚之前告诉他的,只要见到苏窈,一定要在她还没进巷子前拦住她。
  秦砚按住了想跟着冲出去的魏淮铭,盯着那个背影,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何延抓住了那个女人。
  就在这个瞬间,秦砚猛地推开了驾驶座的门,冲着何延吼了一句:“趴下!”
  何延条件反射地趴下,与此同时,一枚子弹从他头顶呼啸而过。
  那个女人转过头来,一脸错愕。
  这不是苏窈。
  何延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手就被人踩在了脚下,一股钻心的疼。那只脚的主人恶作剧般又在他的手上撵了几圈,何延仰起脸就想骂人,眉心处突然有了寒意。
  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握着枪的手指纤细,白得近乎透明,与黑色的手|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这只漂亮的手松松地搭在扳机上,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
  “苏窈。”秦砚站在车门边,同样扣动了扳机,“放开他。”
  苏窈顺着声音望过来,看见秦砚以后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她讨厌秦砚的语气。
  这么想着,抵在何延眉心的枪口又往前进了几分。
  “是你们输了。”苏窈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没有起伏,听起来像是宣布“游戏结束”的电子女声,在冬日的寒风里穿透力极强,硬生生变成刀子,直直插进了几人的耳朵里。
  “那可不一定。”魏淮铭抬起了右手,何延看到苏窈眉心处出现了一个红点。
  苏窈只知道眼前闪过了一道红光,却不明白是什么原理,依旧气势十足地向魏淮铭叫嚣:“就是你们输了!还不认!”说完更生气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
  “那就看谁比较快了。”魏淮铭心里同样在打鼓——苏窈太不可控了。她现在就像个胡搅蛮缠的小孩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魏淮铭不知道现在这样激她到底对不对,但他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不敢杀你。”一个男人从巷子里走了出来。他比苏窈高两个头,穿着熨帖的黑色西服,在苏窈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转过头来朝着秦砚行了个礼——像是中世纪的欧洲贵族。
  男人往前走了几步,魏淮铭下意识地端着手|枪往后退了一下。见他这样,男人干脆也停了脚步:“很抱歉我的女儿给你们造成了困扰。”他回头看了一眼苏窈,女孩捕捉到他眼里的责备,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她的精神不太正常。”男人示意苏窈把枪放下,然后摊了摊手,示意自己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接着说,“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所以请你们听我把话说完。”
  秦砚把魏淮铭端着枪的手按了下去,同样很客气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虽然并没有见过面,但我想你们对我并不陌生。”男人的视线投到秦砚身上,“我是苏窈的父亲,也是你们一直在找的——”
  “金三角。”
  红点挪到了男人的眉心处。
  感受到狙击手的恶意,他也毫不在乎:“说实话我并不想找你们帮忙,但是我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现在你们才是最不想让我死的人。”
  “有一群人在追杀我。我已经上了通缉令,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像个老鼠一样到处乱窜。”远处响起了车辆的声音,男人脸上闪过一丝烦躁,只能直奔主题,“我希望你们在我死之前抓到我。”
  “游戏已经开始了,哪一方先抓到老鼠,哪一方就是赢家。”
  汽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男人抱起了苏窈,转身向他们鞠了个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