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54)

字体:[ ]

  瞬间烟雾弥漫。
  “我CAO,他从哪掏出来的烟雾|弹?”魏淮铭竭力挥散着眼前的烟雾,好不容易冲到何延身边,刚把他推上车就感觉肩上一凉。
  妈的,最近真是多灾多难。
  秦砚刚准备开车,被魏淮铭一把推到了副驾驶上,没理会一直在往外冒血的肩膀,迅速拉下了手刹。
  不知道多少颗子弹打在了玻璃上,甚至还有一颗穿透了玻璃划了进来,何延偏了下头才有惊无险地躲过去。
  魏淮铭:“我就说你这车不行!都他妈不防弹!”
  何延刚才被吓了一跳,现在胆子也大了,直接和魏淮铭对吼:“我他妈买车的时候也没想着让他吃枪子儿啊!”
  “当警察就得做好时刻吃枪子儿的准备!”
  何延翻了个白眼,懒得听他的狗屁理论。
  苏窈选的这个地方真是好,说偏僻也不算,没开多久就到了闹市区。现在夜市刚刚开始,各种小摊贩刚刚摆好了桌椅,身后那群人也渐渐没了动静。
  魏淮铭找了个地方停下车,本来想就着自己胳膊受伤的由头和秦砚撒个娇,一转头看见对方煞白的脸,吓得赶紧掰着秦砚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翻了一圈发现秦砚没受伤,刚松了口气,胳膊就被拽住了。
  “去医院。”秦砚声音沉得吓人。
  “好。”魏淮铭说着就去摸方向盘,又被秦砚拽了下来。
  “我来开。”
  “肚子上三刀,胳膊上一枪。”秦砚的车开得一点都不比魏淮铭开得温柔,横冲直撞的,像是和油门有血海深仇似的。
  何延被晃得有点晕车,迷迷糊糊地听见秦砚说了句“我要杀了他们”。抬眼一看前面那俩人都跟没事人一样,以为自己听错了,就没有多说。
  魏淮铭确实没听见秦砚说了什么,刚才精神高度紧张,现在松懈下来以后彻底没了力气,身上一阵阵的发冷,直接疼晕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秦砚的身上,照出他好看的眼睛和……眼睛下面的黑眼圈。
  魏淮铭从床上弹了起来:“我睡了多久?”
  “24小时。”孙楷辰正好推开病房门进来,回答了他的问题。
  魏淮铭看着他手上的不明物体:“这是啥?”
  “花篮啊。”孙楷辰理所当然地晃了晃大得离谱的花篮,里面数不清的大白花随着他的动作欢快地摇了起来,还有几朵掉在了病床上,和白色的床单一起构建出了一种悲凉感。
  魏淮铭非常委婉地对孙楷辰的审美提出质疑:“你确定这不是花圈?”
  “怎么能是花圈呢?”孙楷辰拍了拍手,身后涌进来了一大批黑衣人,每个手里都抱着一大捧白花,填满了整个屋子。
  排面。
 
 
第35章 扎哈克(14)
  魏淮铭让孙楷辰把他的殡仪队遣散了,顺带着把他也轰了出去。散落一地的白花和纯白的床单融为一体,把魏淮铭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映得更加苍白。
  过来换药的护士一推门看见这场景,还以为自己走进了重症监护室,反复确认了一下门牌才走进来。
  护士年纪不小了,人长得壮实嗓门也大,进门就指责魏淮铭小题大做,明明没什么大事还给整得像报丧似的,害她差点扭头去叫医生。
  秦砚:“不严重?”
  护士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个人,吓得一哆嗦,捂着心口缓了一会儿后冲着秦砚呸了一声:“一个个的都在这装神弄鬼的,想吓死谁啊?”
  她手上一哆嗦不要紧,指甲直接抠到了魏淮铭的伤口处,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秦砚眼疾手快地甩开了胖护士的手,脸色很不好看:“换个人来。”
  魏淮铭见他这样,也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来,往后拽了秦砚一把:“哥,算了算了。”
  胖护士刚才被秦砚的气势唬住了,现在听见魏淮铭这话好死不死地问了句:“他是你哥啊?”没等他解释,胖护士又补了一句,“我以为是你大侄子呢。”
  魏淮铭愣了一下,旋即松开了抓着秦砚的手:“打残了算我的。”
  直到被扔出去那一刻,胖护士还在思考秦砚到底是魏淮铭的大侄子还是小舅子这个问题。
  秦砚关上门以后回头看见一脸怒气的魏淮铭,突然笑出了声。
  魏淮铭错了搓脸,嘴角耷拉下来:“我有那么老吗?”
  “不老。”秦砚捡起还没缠好的绷带仔细地帮他绑好,又小心翼翼地亲了一下他的右手,“疼吗?”
  右手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通过神经末梢传到大脑,中途打了个弯,在心脏上挠了一下。魏淮铭被挠得心里痒痒,表情就更加委屈,小声说:“疼。”说完伸手把秦砚皱起来的眉毛抹平了,狡猾地笑了笑,“要秦小砚亲亲。”
  说完自己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亲就亲,还他妈亲亲。
  秦砚对他向来是有求必应,低头就在那条胳膊上亲了一下。
  魏淮铭扬了扬下巴:“不是胳膊,是这儿。”
  “先欠着。”秦砚把他的胳膊放好,从桌子上挑了个橘子,给魏淮铭嘴里塞了一瓣,见他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失笑道,“哥哥,别这么看我,不然忍不住。”
  魏淮铭吞下那瓣橘子,顺便舔了一下秦砚的手指,眉眼弯弯:“忍不住什么?”
  秦砚无奈地摇摇头,又喂了他一瓣橘子以后试图转移话题:“孙楷辰昨天晚上来的时候,跟我讲了一件事。”
  “什么事?”
  “说是他爸办了个宴会,想让你过去。”秦砚看了看魏淮铭二级伤残的胳膊,“能去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