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56)

字体:[ ]

  孙楷辰打断了他的话,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不跟你们扯淡了,我得去追老婆了。”说完又冲魏淮铭笑了一下,“放心,绝对不干犯法的事。”
  秦砚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很像当年被抓走的父亲。
  那个男人干了一辈子的坏事,到最后却像是解脱了似的,抱起秦砚亲了一口,然后转身就走。
  肩上担着罪孽,身上带着解脱。
  要多矛盾有多矛盾。
  邀请函掉到了地上,像是在雪地里盛开的一朵艳红玫瑰。
  美丽而恶毒。
 
 
第36章 阿库曼(1)
  到达彼岸的人,只有少数几个;其他所有的人,皆在此岸来去徘徊。
  《法句·智者品·85偈》
  .
  “你明天戴上我送你的耳钉吧。”魏淮铭站在柜台前帮秦砚挑手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个事,看了眼秦砚的耳朵又叹了口气,“忘了你没打耳洞了。”
  “打了。”秦砚偏了偏头,把另一边的耳朵露出来给他看,“你送了我以后我就打了。”
  说完又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可是会不会显得不太正式?”
  魏淮铭刚想说你别紧张,就听见旁边有人喊了他一声。
  那人一直在他们旁边挑手表,也没注意到他们俩进来,刚才听见魏淮铭的声音觉得耳熟,才扭头望了他们一眼。
  还真是熟人。
  魏淮铭小声骂了句娘,躲过了那人准备拍他肩膀的手,不咸不淡地回了句:“好久不见啊郑大少爷,不是在美国读博士呢吗,被遣送回来了?”
  那人也不生气,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笑得很官方:“受邀来参加宴会而已,后天还得赶飞机回去。”
  魏淮铭看着他那公式化的笑容和一丝不苟的装扮就来气,用鼻子哼了一声:“不是看不起我们这地界吗?怎么,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又想着回来分一杯羹了?”
  对方听着他句句带刺的话很无奈,也懒得装什么温文尔雅了:“魏淮铭你别没事找事行不行?多大的人了还跟十几年前一样幼稚。”
  魏淮铭被他气笑了:“我没事找事?郑渊你讲点道理,我他妈当年是不是和你说过这辈子别出现在我面前?”
  不然见一次揍一次。
  郑渊知道自己理亏,摸了摸鼻子,一偏头看见了他身后的秦砚,挑了下眉毛:“男朋友?”
  “关你屁事。”
  郑渊没理魏淮铭,朝秦砚笑了下,成功收获了一个白眼。
  郑渊:“……”
  他好像没有得罪过这个小朋友吧。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秦砚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好感。
  郑渊长得很高,相貌也不差,但是太像个假人了。说话办事都好像是在按照既定的程序执行,就算是被激怒,语气也像是长辈训斥不听话的小辈一样。
  这种时时刻刻要高人一头的感觉,让人有点反胃。
  魏淮铭下意识地挡了秦砚一下,盯上了郑渊手里的表,问柜姐:“这表多少钱?”问完也不等柜姐回答,直接甩了张卡,从郑渊手里把表拿了过来,“我买了。”
  “这是我先看上的。”郑渊拦住了准备刷卡的柜姐,“刷我的。”
  另一张卡又坚持不懈地递了过来。
  郑渊干脆抓住了魏淮铭的胳膊:“你就这么喜欢抢我的东西?”
  魏淮铭挣开他的手,拍了拍袖子,冷冷地回了句:“郑渊,我不想跟你翻旧账,但是你欠我的,我可从来没说过不用还。”说完又觉得没意思,直接扔下了手表,拉着秦砚出了门。
  秦砚回头望了一眼,看到郑渊转了转手里的表,冲他笑了笑。
  从店里出来以后正好路过一家奶茶店,秦砚要了两杯奶茶,递了一杯给魏淮铭,边走边嚼珍珠,含糊不清地说了句:“来,说出你的故事。”
  魏淮铭戳了一下秦砚鼓起来的腮帮子,叹了口气:“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因爱生恨的故事。”
  从上高三开始,魏淮铭就觉得自己的上铺不太正常。
  除了作息非常规律,酷爱学习,洁癖严重以外,郑渊还特别喜欢往别人床上爬。
  一个宿舍四个人,每个人都和他挤着睡过觉。但是没过多久,他就不再往别人床上爬了,洗漱完直接上魏淮铭的床,还自觉地把靠外的位置空出来。
  魏淮铭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郑渊是高三才转学过来的,俩人都是在外地,魏淮铭想着他一开始人生地不熟的能遇到个老乡还挺开心,而且郑渊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话题,俩人经常是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但是没过多久,郑渊的行为越来越奇怪。
  先是无时无刻不紧跟在魏淮铭身后,甚至连他和孙楷辰说句话都要甩脸子,后来直接演变成未经允许就动他的私人物品,翻他的手机,看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
  魏淮铭和他翻过几次脸。郑渊道歉态度一直特别诚恳,说完就会收敛一点,但是过不了几天就又变回了原样。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从上铺爬下来把熟睡的魏淮铭叫醒,给他看了一部十八禁的片子。
  他说:“我喜欢男的。”
  魏淮铭头一次被男的表白,还是以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然后他就被郑渊整了。
  “那个王八蛋不知道从哪找来个女的,非说是我整怀孕的,事情闹到校长那去了,我妈好说歹说才压下来。”
  魏淮铭瞄准远处的垃圾桶吐了一口珍珠;“虽然是压下来了,但是全校都知道了,估计你现在随便找我一个同学问问都会说我是个渣男。我本来想揍他一顿,结果人家不声不响地转学了,在外国一待就是十几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